Charing Cross – the fading world of books

guardian.co.uk的编辑说,由于久负盛名的Murder One书店的关门,意味着查令十字街的曾经有的历史风格将不再,也标志着一个时代的逝去.于是他们做了这样一个flash来缅怀查令十字街的历史.
如果你痴迷于书的世界,那么你肯定对查令十字街难以忘怀,那本《查令十字街84号》也即是爱书人的圣经.这个Flash通过多个视角的照片和视频展现了现在的查令十字街的影像,当然,编辑们也不会忘记添上老照片来让大家感怀

给爱书的童鞋哈,猛击下面的链接去感受一下查令十字街的氛围吧

http://www.guardian.co.uk/books/interactive/2009/jan/31/charing-cross-bookshops

查令十字街曾经依靠独立书店的生意而兴隆,如传奇的Marks&Co书店,那个因为《查令十字街84号》而享誉世界的旧书店,遗憾的是也早已经关门了

时间列表

做一个时间列表,记录一些已经past的事情,毕竟有些东西,想做一个标记,比如,某年某月,抽完了第一只烟

4月12日 摘草莓

天晴,但是前几天都下着不小的雨,所以大棚里面很多积水,摘草莓的时候很不方便.活动是白云黄鹤8区的yxl和yungui组织的,

4月18日 有些事情很沮丧

有些时候很沮丧

比如说看到了很有意思的东西却找不到人分享

比如说

说话的权力

4月中旬 西藏与火炬

关于西藏的事情我不想多说,每个人都有一把自己的尺子,只不过说话的人都不知道自己的那把尺子为何是那样子

关于火炬,不知道为何硬要说圣火,其实就是一个火炬罢了,也许被人们挂载了过多的感情吧

4月26日 梁文道讲座

铿锵三人行中的梁文道,题目是在西方反华浪潮和狂热民族主义之间,很贴切现实,但是题目不是预订的,不愧是凤凰卫视的人,讲得也很不错.换了两次场地,最终选择是管理学院的学术报告厅,能够坐五六百人的学术报告厅都坐满了人,很多武汉道长的fans赶过来了

欧阳康的表现也很不错,很期待什么时候他讲课.

详细:http://www.univs.cn/newweb/univs/hust/2008-04-27/837018.html

录音下载,http://202.112.28.132/hust/lecture/1363.mp3

4月29日 柏杨死了

久负盛名,其实我只是想说,您老终于舍得走了,在经历了如此多以后

丑陋的中国人似乎一度是禁书,读完以后觉得还好,更钦佩其对蒋的反抗

第四支烟 2008-05-11 20:37

当年痞子蔡能够用一盒烟写出一部第一次亲密接触

我抽了四支,于是心情平静下来了

接着看书写代码

5月12日 四川8级地震

14:28分,我没有任何感觉

但是在学校东门外14层楼的师兄有强烈的感觉

不想发表太多意见,这个世界很可怕,连我这个冷血都觉得

5月14日 头疼

大脑动脉痉挛似乎又复发了

但是没有那么严重,似乎

5月18日 03年的时候

天很蓝

时间很多

我还很青葱

那只是03年的时候

5月19日 法学考试

很不幸的记错了时间,也记错了考试,但是一切还可以挽回

前一天夜里蚊子咬得很凶,精神很差,再加上不喜欢记,所以只看了几遍笔记,最后考试才发现很多细节没看

失误啊失误哦,以后一定要注意

5月21日 公共管理学考试

没啥好说的,开卷,想到什么写什么,似乎答得还比较行云流水


似乎,不记得的,就那么不记得了,是该忘记吧,忘记这所有的一切.记那么多干嘛,写那么多干嘛,我不知道,只是在这里记录一些东西,也许有人看,有人会和我产生同样的生命感触,也许没有,希望呢,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东西.欲望呢,人的另一个名字,史铁生说,倘使没有欲望,没有这种动力,存在还存在什么意义呢

明天,继续看书,Coding,目的不是别的,给自己一个存在下去的目标

杨,如果让我找一个比较感冒的姓氏的话,我想,那大概就是”杨”了.自从伊谢尔伦的风让我认识了你的忧郁,你的无奈,继而在田中大神的原作中品茗你的身不由己,于是一种无以言语的感觉深深的印在脑海,也许就是那样罢了

Hi,杨,生日快乐,宇宙历负793年于地球.

如果没有伊谢尔伦的风的文字再次进入我的眼帘,也许对于我而言,今年的今天,虽然因清明而放假,但也会如平常的许许多多日子一般,淡淡的逝去这一天的光阴.也会在寻常的乱绪中忘记你的红茶,你的语录,你那魔术般的奇迹,你懒散的盘膝在桌子上惬意的品茗尤里安亲手泡的红茶,你的一言一语,在眼里,是如此的可爱与亲昵

命运总是很无奈,于是我们总是会身不由己.你也只能去读的战史科也被取消而转入战略科,而后由于上级逃亡而成为负责人,于是开始了自己的魔术师杨生涯.三十三年的人生,十三年的军旅生涯,盛名之下的你只是希望尽早的退休,去研究自己感兴趣的历史,于是也会说出

「如果从明天开始,退休金突然增加10倍的话,那么就算叫我去信神也可以。」

只是你没有等到那天的到来,艾尔法西尔出发后我们就走上了一条无法自已的道途.生命欲望不如黄金有翼狮子般璀璨无比的莱茵哈特的那般强烈的你,在历史的半推良心的半就下走上了一条自己并不愿意的道路,于是立下了不败之名,只是这一切,却不得不接受,直到你说了声对不起,对不起,然后闭上了眼睛,才安静的离开了…

其实,你也只是再寻常不过的人,只是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只是一直在迷途中,也不知道归途在哪里

可是,一切正如伊谢尔伦的风所说的:

你知道,我们要看的那个故事它不忧伤不婉约不惆怅,它讲的仅仅是,从前有个喝红茶的男人,想当历史学家,然后死掉了。

可是,一切的一切,重归寂静后,我们依旧在这里,念叨着你.而我,也学会喝红茶,并一边安静的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