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和高考

今天看了一下世界杯的澳大利亚对日本队,最后10分钟很精彩,澳大利亚队8分钟连进3球,从1:0反超,完成形势大逆转.让人惊叹!不过比较令人郁闷的是pplive播放的远不及电视上面播得快!hz在群里面说2:1咯,我才把1:1发出去!郁闷…3:1咯,我还莫名其妙,这样我和我爸坚持到了最后,惊叹澳大利亚人怎么能够最后都!哎….我爸走了我就不关心咯.非球迷!不过中国人的心中日本队输了反而更加高兴.虽然赛后的评论很中肯.但是比赛过程中澳大利亚进球时,解说员也非常的激动.

今天陪hz回学校去了一下,看见一楼门厅上贴了世界杯的赛况,对于还在学校里面读书的学弟学妹们来说,想通宵看世界杯是不可能的,我看见两个同学拿了体坛周报看,赫赫,也只有这样咯.对于我高考后解放的同学来说,这个夏天是狂热的,前天估分出来感觉还好,希望能够延续到成绩出来后!每晚通宵看球的人还是有,不像我都不看球却这么晚休息….

虽然说有同学考得还好,但是也有同学考得并不好,今天看了在作弊中慢慢成长,进一步对教育感到怀疑了,然后看了 zola 的一篇日志,感觉还好,心里更所有戚戚焉…Copy过来收藏:

最近,不巧看到温瑞安的武打小说,也看到Aether写的《余炎未尽》,我便抄来和一下Aether,顺便祝愿没有考上父母喜欢的学校的考生能找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祝愿所有的朋友洒脱面对人生路。

白愁飞就从杨无邪领上的痣作”引子”:
白愁飞道,”你额上有痣,理应少年得志。”
杨无邪道:”我是少年得痣–痣疮的痣。”
白愁飞:”以兄之才智,而今成就,还不相配。”
杨无邪:”我只自己所学的有个用处,并无大志。”
愁飞:”为什么不考取功名?”
无邪,”考过了,考不上。”
白大诧,”你也会考不!?太不公平了!”
杨淡然:”也没什么。考不上反好。”
白讶异:”为什么!?有个功名总是好呀!”
杨嘿然:”当今官衔都有价,甚至可以预支了名衔,先到地方当官,搜刮了百姓血汗钱后,再上缴买官的欠账。这种官有何希罕?”
白:”可是以真才实学考取功名:十年寒窗苦才不算白费啊!”
杨:”考什么?无非是上头设定下来的题目。他们不学无术、学无所创,我为什么要去符合他们定下来的价值?”
白,”可是……”
杨:”屈原作《离骚》,司马迁作《史记》,都是震烁古今的伟大作品,他们哪个考取过功名?反而郁郁不得志、不得恩宠的过一生,如此要上面的昏庸君臣来认定自己;我何不逍遥过一生?连前朝的王安石、司马光都时贬时废,我这读书、志向不如他们的,还争个什么,逞个啥?”
白:”那也不尽然。像诗人高适,就为唐王所重用,官拜封疆大臣,还……”
杨:”高适?他从来就看不起文人。他的《塞下曲》写了什么?’大笑问文士,一经何足穷。古人昧此道,往往成老翁’;又吟过:’十年守章句,万事空寥落’等句。他佩服歌颂的是狄仁杰、魏征、郭元振这些名将、英雄,《旧唐书》里不是说他:’喜言王霸大略……!逢时多难,以安危为己任’么!”
白:”这,这只是个例外……”
杨:”没有例外。历来考取了功名富贵的状元、探花、榜眼。有几个在诗才文章上有卓然传世之作的?无非只会写些讨天子、权贵喜欢的文章而已。骨头一旦软了,风骨自然也没了,还谈什么才气!比较有书生气李白、壮甫、元稹、哪个得志的?连功名也无一个。自古文人讨得皇帝、权宦高兴时就有封赐,一旦不喜欢,不高兴,就像梁武帝一样,一怒就逼死了沈约,武则天则折磨死了陈子昂!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一–成绩好的,多是听活的,朝廷、皇帝要的只是听话的人,不过, 真正的身怀绝艺之士,又岂是个甘于听命的人!
白:”不过,历史上确有’朝为布衣,夕为卿相’的事,张仪、苏秦,不惜’头悬梁,锥刺股’,凭才识纵横捭阖,终于一朝成名天下闻……”
杨:”闻?闻什么?秦皇六合,虎视何雄哉。这之后,文人侠士,全给打杀下去了。到了汉武,又将听话的读书人收编为奴才。咱们今朝算是重文轻武,但也只取对他垂首听命,别无异议、恭顺平庸的文人。太祖确开了文官为重的先例,但他的江山是在’陈桥兵变’中各武将士兵’黄袍加身’得来的,自也怕历史重演,故以文防武,为保江山。他若能器重文人,就不致把一个只会写词作乐玩女人的、偶尔只发发牢骚的李煜以:’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为由而杀害了。要是李后主能像今朝大臣一样,歌功颂德、讨好讨欢、摇尾乞怜、阿谀奉迎,说不定就不必服毒自尽了。连才学悟性高绝的东坡居士,亦不见容于前朝,最后还得流放江湖,寥落疏狂以终。连他之大才亦如此下场,何况是我等小人物!如果要这样屈辱自己,才能在朝廷谋一官半职,这种官、职我要来有屁用!人应有所为,有所不为。这是我们不屑为的。你也考取不第,可万勿意沮,试看天下有真寸实学之上,有几个是科举出身的?就算有,也是暗自发奋,私下努力,苦学以成的!你在楼子里当了副帅,岂不就是从江湖子弟一路一级级一步步的打上来的吗?这才是白手兴家、空手创业呢!”
白愁飞本要劝说杨无邪,却不料反给他安慰了一番。
他心中大不是滋味,只好转换话题:迂回试探:
“可是、以杨军师之能,在这儿只当白楼总管,还是大材小用了。”
杨无邪斜着眼看白愁飞:”那你以为我该供什么职位才名符其实?”
白愁飞心中一懔,但仍把话说到底了,”以兄之建树功勋。至少也是个副帮主才算称职。”
杨无邪哈哈大笑。
白愁飞急问:”笑什么?”
杨无邪只笑不语。
白愁飞怒问:”有什么可笑的?我都是为了兄好。”
杨无邪笑道:”我才不当副楼主。楼主也不当。要是身居如此要职,我岂能读那么多书、收集那么多的资料!然而,收集编汇这些极有用的资料讯息才是我的兴趣。要是当了楼主,就该把精力时间多放在壮大风雨楼,改善子弟兵的事情上,连小甜水巷那儿都不能涉足了。而今,我忙有忙趣,用有用处,闲有闲时,何乐而不为之哉?我喜欢为人重用,但就不想独担大任,没了个消遣余裕。一旦如此,就不好玩了。是不?”
白愁飞碰了一鼻子灰,忍不住揶揄了一句。
“看来,杨军师也真胸无大志。”
杨无邪依然笑态可掬,指着自己额前道!”我确是胸中无痣,但头上有:老大的一颗。”他长原得十分高,容光焕发,虽然实际年龄远比白愁飞年长,但乍乍看去,两人几乎相去不远;白愁飞玉树临风,飞扬跋扈,但杨无邪也自有一股目无余子、平视王侯之气派,笑起来连牙齿也白得发亮过人。
白愁飞为之气结。

不能不有所感慨.原文link:http://www.zuola.com/weblog/?p=476

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取搜搜 在作弊中慢慢成长,的确让我们有所反思.

发布者:巫山霏云

巫山霏云,87年生巨蟹,文科生,IT男,喜读书,不求甚解,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