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七月七日

在简陋的床上翻了一个身,是刺眼的日光,师兄们,在电脑面前切题.摆摆头,再次合上眼,靠在厚厚的算法导论上.感觉的时间,就那么无声的飘逝

大概一周的时间,一周的时间没有写什么东西了,我知道一周的时间是怎样就那么的过去的,如果像一个旁观者一样,看着自己,慢慢的在时间线上行走,像个木偶人一样,就像那些皮影人儿,谁都不会怀疑自己的时间是被悄悄的被偷走了

20岁的生日来了,我什么都没有做,参加一门考试,睡得很香,很香,以至于监考老师都看我不惯.在这个炎热的夏日,奔波在学校,陪着段苗师兄,虽然累点,却是依然很快乐.送他去汉口火车站,一个多小时的车,我发现,武汉,其实也不大.在候车室检票门口,挥手告别,有点失落的,看着他的背影渐渐的消失在通道.回来的车上,看着武汉的灯火霓阑,感觉颇为冷,我想,是空调的原因吧.

按照传统的男进女满虚岁计算方法来说,去年的我就已经过了弱冠之年,事实我也这么过的.再想想,弱冠之年已经过去了那么久,可是我的字还没有动作,不由得心伤.曾经说,弱冠之年要给自己起个字,60岁的时候要给自己起个号,现在看来,如果想要号的话,得早点准备了,不然可能难说了,这个字,07年还是要定下来,我想…

最后一门考试的结束,意味着,我在数学系的生涯的完结,理了一个非常handsome的发型,当我抱着西瓜回去的时候,纷纷赞叹我的头比西瓜要圆,但可惜圆并不意味着好吃.不知道为何要理这个头,当理发的人再三确认的时候,我再一次很武断的点头了.我知道,如果不武断点就难有下次了.历史仿佛又有重演,三年后,几乎类似同样的处境,我再次理了一个同样的发型.不知道,三年后,我会有什么怎样的寄寓,那时的我,大概毕业了吧

网络中心,总要弄点乱七八糟的事,于是,基地断网很多天,也是没有写点什么的原因,今天才知道凤凰的给我的生日礼物,谢谢了.:)

七七事变70周年…物竞天择的角度讲…从道德的角度讲…

嗯嗯,慢慢的扯角度,我睡觉去了…天亮了,又是一个大热天…

发布者:巫山霏云

巫山霏云,87年生巨蟹,文科生,IT男,喜读书,不求甚解,

加入对话

2条评论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