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地搬迁

没有红色的条幅,惺忪的睡眼,新房间雪白的墙壁那样触目,然而没有太多的惊讶.还不熟悉的桌椅,雪白的墙壁,只是失落了那些豪迈的壮语,还有那条激荡人心的红幅…

一个事实是,我们离开了那段历史.

在白云发个通告,才送走的Magic.D师兄失神的说:我才走就开始大变化了…又想起我的高中,在老校区待了5年后,我们搬到了新校区,是第一届,也是最后一届…后来有师兄说,再回母校,不知道该回哪里了

诚然要面对将来,只是不时回原先的房间时有些失落,好歹,一年是记忆,存储的是这里的每一声键盘声响,每一次呢喃打闹,每一次商量题目,生命的色彩,描绘与此,交相辉映的AC,我们曾经守候的同舟人共相济,我们的口号,冲出亚洲,走向世界…

去年的夏天,尚还怀着来懵懂的憧憬而来,转眼间,又开始了一个夏日.也曾在风雨中走出来,经历了平淡的日子.但不少大家的欢笑,还有无私的友谊,最为不舍.只是天不遂人愿,终而有些东西会要令人心酸,舍不得离开,一次又一次的在痛苦中徘徊,只为流连于此.又是一个夏日,我却将挥手离去,失声,不为他者,只为这份心中的美好

有许多的记忆如飘零的花瓣,零落在这里,有曾经的那些人已经只剩下笑靥音容仍藏于心.如今已各奔东西,只因我们还怀着各自的命运,逐渐凋零的青春带往每一寸明天

轮回中的流水的兵,青葱岁月去,再回首,只记得曾笑语嫣然,豪情万丈,虽壮志凌云,又怎奈岁月如歌,萦绕于耳际

发布者:巫山霏云

巫山霏云,87年生巨蟹,文科生,IT男,喜读书,不求甚解,

加入对话

2条评论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