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习惯了一种存在

每个人都习惯了一种存在,当记忆消散一切不复归来

于这个隆冬的寒夜,重又在久未亲临的硬盘中于不经意间翻出了《不能说的秘密》.再次回茗于其中,不由间被其中那种唯美浪漫所感怀,沉浸其中无法自已.一直不喜欢周杰伦在电影中的表情,永远是那副德性:一丝不苟的头发,几乎没有变动的表情.如果说《不能说的秘密》中有什么出彩的,那便是光线的运用,以及桂纶美的变现了

经常在桂纶美那透澈的笑容之中沉陷,无法感知一丝矫柔的痕迹.有一种于心底的温暖缓缓洋溢全身,我不知道为何.从未掩饰自己对于其灿烂的笑容之喜爱,倘使选择,愿在其笑容中凝固永恒的记忆.所以叶湘伦最后的选择是如此的决绝,是我也如此的宁愿舍弃一切的而奋不顾身

所以,再次见到路小雨那浅浅的笑容那一刻,我知道,幸福是如此的逼近以致于让我眩晕

喜欢钢琴,虽然我从未接触过.感情的一切印象无以《海上钢琴师》中赋给最多.永恒的记忆来自1990那未曾受过人间烟火熏陶的清澈面容,如海洋般明晰的心灵.

也许一切都太美好,记忆的喧嚣始于面对悬梯的选择.对于1990来说,城市太大,无法弹奏属于其的乐章,只有那艘行僵木就的邮船,才是他永恒的故乡.在那个空旷的餐厅,有属于他的一架钢琴,有属于他的观众.面对一个未知的人生,1990选择了自己的方向

面对着震撼的,是镜头从船舷拉到天空,个人在那个面前是如此的渺小,是如此的脆弱,以致于我们在人群中把自己迷失以寻求一种安全感.当面对我们的存在之时,生命,是如此的脆弱

选择一份美,而把存在的痛苦忽视

发布者:巫山霏云

巫山霏云,87年生巨蟹,文科生,IT男,喜读书,不求甚解,

加入对话

3条评论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