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是一场电影


如果生活是一场电影,那么我就只是一个演员,而不是导演

如果从2008年11月7日算起,一直到今天(2008年11月13日).假如不是昨天觉得应该要去上课,才冒着寒风跑到了东九,也许我会继续无视生活中所有既定的安排,躺在床上等待阳光的照耀

在周一的早上去理发店,在师傅异样的目光下,理了一个光头.我知道很多人无法理解我的行为,即便这样我也要义无反顾的前行.假如在7月这样理发尚有人可以理解,那么在现在这个时间,即将进入了寒冷的冬天,一个正常人实在没有理由去理一个光头,然而我终究还是去了.换而言之,我不是正常人,确实如此

为何要在周一理发,原因无非是周日的时候去参加了河北的版聚.上周五的晚上参加了湖北的版聚,上周日参加河北的版聚,而在周三则是闪电的生日.在短短的一周时间里,我连续参与了几场腐败.如果说湖北的版聚是xinqing拉我过去玩,那么河北的版聚其实去的颇为有些莫名其妙.也许只是为了摆脱一下生活的惶然无措

生活其实划了一个圆,从北京回来后的日子没有丝毫本质上的变化.如果有值得一提的东西话,那不过只是把写代码的时候用来看书了而已…

我知道那趟短暂的旅途不过是按了一下收音机的PAUSE,烦闷的生活仍然像噪音一样将继续在耳边嘈杂.始终还是无法摆脱一种不可避免的存在,而如果我选择了滞留北京不回来,也许将会有一个完全不同的体验.但是我始终只是一个懦弱者,最终还是选择了回来,而生活则不可避免的再次沦为了平庸,在边缘的时候最有机会出走,在

这不是两年前的情况,我很清楚.两年前我最终还是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方向,尽管在有人看来我是逃离了一种生活,也许就是叫做逃离.当然我宁愿叫做选择,人不可以没有选择的自由,假如存在道德的判定的话,库布里克在《发条橙》里面就提出了这一个重要的问题:”假如人不可以选择做好人或者做坏人,那么做好人还能够成为一种道德上的善么?”

但现在,却远非当年的境遇,如果当年还有任何可能希望,那么现在只是一个人的摸索.我不愿意去想太对,宁愿躺在自己的床上安眠.睡觉是一种幸福,睡到自然醒更是一种幸福.无数哲人的苦苦思索在我看来还不如睡觉来得舒畅.是吧~~上帝,存在,理想,不论寻求何种宗教的慰藉,或者哲学的维度,其实叔本华早已言及:唯有死亡

我不知道该怎么用语言来表述一种情况,就像这个毫无思绪和可能的东西.所有的东西就如同浆糊一般黏稠紊乱…也许,只是随便写点什么发泄一下……给这个混乱的互联网再增添一点垃圾

也许正如太宰治在《丧失为人资格》中那样,神一样的孩子~~~未完待续…

发布者:巫山霏云

巫山霏云,87年生巨蟹,文科生,IT男,喜读书,不求甚解,

加入对话

1条评论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