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提笔

生活并不如我们所期待的那样。的确,这一切并不是我所期待的,然而2009年的第一个光头就这么开始了。或许从刚刚还一团乱发到目前这样还很是让人不习惯这种变化,这其中也包括了我自己吧。希望自己的生活从乱糟糟的情况中重新清理或许是我的一个小小期望。但生活也许就像阿的巧克力盒子里面的巧克力,在没吃到之前永远都不知道会是什么滋味。

已经很久没有认真提笔写下一点文字,如果这也能够称的上文字的话。也不清楚自己究竟处在一种怎样的纠结状态,或者说是丧失了言语的能力。太久的沉默以致于朋友都开始提醒我这些日子没有任何声响。也许我该为这些日子的无所作为负责吧,可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过去的日子就如一团乱麻复杂而不堪回首,直到自己有了勇气一刀断开,才发现生活已经支零破碎,无法拼凑出一副完整的印象。

提起笔来,感到颇为的沉重,一阵阵的恍惚中闪现生活中破碎的镜头。如果说这几个月是一场梦,我毫不怀疑其虚幻性。生活永远比小说精彩,但是我们更喜欢读小说,究竟是它的不可接近,还是它的真实呢?我不知晓。十几个小时能够在乔伊斯的笔下演化为一本恢弘著作,而我只能够选择让过去在尘封中腐朽,然后贴上几个不知所以然的标签,证明曾经存在但是已经消弭的日子。

回头开头提到的光头,在我理发的时候,理发师很是不厌其烦的再三询问我是否真的确定一定要将头发都给离掉,而我很确定的说:“是的!”。然而,在确定下却是内心的不断冲突:做,或者不做构成了我的抉择,并非一如嘴上的坚持,心里还是不断的徘徊于其间。事实上思维并不是简单的做或者不做,还有一种深刻的背景使得行动被赋予了独特的意义,就在这种背景中,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很难想象我在前一天的晚上心情是如此的沮丧,以致于从抽屉里翻出了两个月前买的那包未开封的烟,在阳台上看着闪亮的灯火我无从寻觅。究竟是怎样的原因我似乎无从知晓,归咎于巨蟹座的神经质似乎是过于简单的解释。而我唯一可以做的,便是给我的朋友打一个电话,寻求他们的帮助。

焦灼的灵魂要怎样才能够得到抚慰?当习习的晚风吹在我和朋友的身上时,感到是如此的欢畅,彷佛之前的沮丧是如此的遥远而不真实。缓行,不需要太多的安慰,只要有一个身影,便让我感到生活是那样的淡定,纯真而美好。一切或许就只是需要一个凌波丽的微笑,便能让人觉得生命突然变得积极而有意义了。

夜里的校园是如此的静谧,失去了白天的喧嚣和浮华,沉浸到了灵魂的深处。而我们正行走其间,在昏黄的路灯下,有树的阴影摇曳,脚步的清脆是如此与心的节拍相合,一切彷佛在小步舞曲下,轻盈而飘逸。如果此刻正在月光之下,我无法幻想那份唯美的景色。隐约透过时间看到白天人们行色匆匆的身影,可以看到什么东西正在悄悄的流逝,那不是我们所能够挽留的,但是或许可以珍惜。

立夏已过,尚未小满。时节已经不再熄灯,于是韵院的寝室还露出昏黄的灯光,隐约可以感觉到人们的忙碌。但路上的空寂已经证明这已是深夜,人们即将要进入睡眠。而我庆幸能够在这个时分闲庭信步于校园,享受朋友陪伴的快乐,如果白天有什么烦恼,那么在此刻那都不能妨碍我享受这份美妙的感觉。于是想打一个电话告诉朋友们此刻的快乐,无需幸福的闪电,只要宁静的夜晚与朋友的相随,生活就不再是充满苦涩与艰辛,就为了这一刻的愉悦,值得承受所有一切的苦难。

不需要太多的慰藉,才能够让不安宁的心平静。只需要片刻的美好,证明生命的意义,于是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所有的苦难带来的痛苦随之烟消云散。蛙鸣响起,我怀念初中的岁月,在月光下独自欣赏摇曳的树木,众人安眠在宁静的夏夜而我选择了欣赏夏夜的宁静。只是回不到那从前的过去,于是我和朋友一起缓慢远行……

当我在理发师的再三询问时,明白过去的生活将会如剪去的头发,一丝丝的掉落在地上,然后扫掉。新的生活也将随着新的头发将重新生长出来,我相信,生活中将会有什么值得我为之受难,就像那晚的夜色,如此的美妙,一生都值得去铭记。

感谢小北,在我低落的时候陪我,感谢多多,让北陪我。@2009.5.17

发布者:巫山霏云

巫山霏云,87年生巨蟹,文科生,IT男,喜读书,不求甚解,

加入对话

2条评论

  1. 还是gg.cn好,一下子就找到你啦
    什么时候搬家啦?才发现,O(∩_∩)O~
    发现你的感情超细腻啊,哈哈,怎么把头发都剪啦?

    搬家很久了,大概有一两年了吧,这也不是大学里面第一次减光头了额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