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离歌

让我想起那个下午的,是颐和园的湖光山色。还是在小学的教室里,下午的阳光,透过窗户以一种斑驳的姿态落在课本上,而那一张纸,正渲染着北海的湖光塔影。印象就定格在那儿如同爷爷那年带我去找叔叔的路上,被时间刻画的棱角是如此的坚毅与刚强,以至于我在以后的很多年都将坚毅与棱角分明的皱纹混在一起,连带着他的所有印象成为了最深的痕迹,所以当我在十几年后再次重新审视那张已经显得有些衰老的脸时,才恍然发现时间是如此的残忍

在小些的时候,读小学的那会儿,会从家里的柜子翻出一叠厚实的照片,那是妈妈藏着的,那是爸爸和她走出那片遥远的农村打拼生活之初的记忆,那是他们去南岳,或许是许愿,还对生活充满希望的时光,但那都不和我没有关系,尽管我曾经翻出来一再的问那些对他们已经遥远的记忆,可那只是已经沉沦到生活之下的所有一切还未老去的故事。

城铁五分钟,可以从上地到五道口,站在公司前的十字路口,向北是清华的东南门,向西到了北大的东门,向南是中科院的各个所,这些学生时代的至高堂殿,而今都已经轰然倒下,不再成为了令人瞩目的焦点,却依然吸引着众多学子的目光,尽管,我对这种目光开始感到反感

在现实中,奋斗的,不是自己的努力,而是生活的庸俗。来北京快一个月了,感觉却越发的无趣,逐渐的融入了地铁里面拥挤的人流,逐渐丧失了言语的能力,只是偶尔看着天空,也会发呆,却不知道该想什么,于是有些怀念武汉,虽然那并不是一个很适合人居住的地方,虽然那里充满着痛苦的经历与伤害,虽然那里让我惨痛的成人。可却有我最后的学生时代,以及最后一丝希望与寄托的存在

在感到无助的夜里,才明白人是如此的羸弱,所有的时间都已经凝固成为了每天的上班下班,每天早晨,奔驰的城铁将人们带离睡城,夜晚再送回来。所有的人都在工作后睡觉,睡觉后工作,在上车和下车间争抢地铁的出口……

北京,一座充满梦想的城市,北京,一座理想破灭的城市,无数人怀着梦想与激情来到这里,找寻自己的机会,又有多少人失望的离开了这儿,留下来的人开始自己的生活,继续醉生梦死,在空虚中继续迷失自己

武汉,我开始如此的怀念那儿,尽管我在那儿的时候是那么的痛恨,那么的渴望离开。尽管只有一丝的希望,尽管只是一份难得的可能,我还是希望能够坚持一种信仰,坚持一份爱,坚持活下去。还有自己的未曾湮灭的理想

假如有一天,我无法坚持一份没有希望的爱,请原谅我。如果有一天,我不再谈及自己的理想,请原谅我。如果有一天,我不在坚持,请原谅我。这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孩子,还有一种是死了的孩子……

看不见永久,就听见离歌

 

仅以此文纪念我逝去的22年

发布者:巫山霏云

巫山霏云,87年生巨蟹,文科生,IT男,喜读书,不求甚解,

加入对话

2条评论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