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无声

今年的第一场雪,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落下,除了一场风,没有任何的征兆。

直到雪停了,我恍惚感到雪已经下了,人们都在银装素裹的世界里欢乐,而我看着雪花一片片飘落,心里在想是否有一个什么人在某个地方和我一样的看着雪花飞舞,不知是一种闲愁,还是一种相思。

一年的冬天就这么来了,悄无声息。离开北京的时候,心里有一种热切的期望与喃喃的不舍,却不料以一场暴雨告别。等不及的回到尚在秋日的晴川,刚换下北方的衣服,就听闻北京换上了新装。尚兀自庆幸之前已去香山看遍山红叶,给几位业已工作而未能成行的师兄给予同情,不料大家趁雪登山,不由为安全担心,及到照片分享,不由感到银装素裹的香山也是别样一番神韵。

姗姗来迟,晴川之前也曾有落下一次,但不及两天便已经全化了。那时正巧感冒发烧,浑身无力不能外出,整天宅在寝室里清理硬盘中的电影,最后发现想看的电影依旧是那么庞大,看过的电影依然少得可怜,和几个朋友比完全是惨不忍睹,暗地里安慰自己数量和质量没有必然的关系,但也只是怅然,心境早已不如之前,更何况又到了大四的日子。

在元旦去往咸宁的路上,言及时间才发现自己已经回汉两个月。当初期盼的热切,已然在晴川的寒冷中灭去,冷寂的一如墓地,只是还没有刻上墓志铭。不知不觉,时间就在恍惚中度过,也许是什么都没做,隐约记得的就只剩下ICPC武汉赛区,生病发烧,ACM校赛,上过几节课,考了四级,以及去了若干次武大和电影还有几本书。似乎在北京的时候说要做的事情,最后都只是成了口头上说说而已,等到再想有所作为,却发现已然是期末的日子,再看日历。才发现已是大学的最后阶段,想着这些年似乎什么都没做就过去了,不由感到一种怅惘。

回头看看周遭同学朋友,不是出国即是深造,剩下我这工作的人无法安宁的四处寻觅。出国,GPA烂,英语更烂,读研,已是无心在国内继续煎熬,其实是知道自己已经静不下心来继续读书,只能先去外面漂泊若干岁月。明明知道自己被自己关在自己的心屋,却始终不曾有想过走出的念头,我只愿在这里陪你老去,直到老去。走在路上,看着人们是那么的熟悉,却又那么的陌生,就像卡夫卡的小说一般。丧失了重心的世界就如同灵魂溢出后的四处漫游。找不到方向,寻所谓的天堂,一直挣扎着仰望上帝,却明白只能够依赖自己的力量来寻找光明。

《城堡》中的K似乎被邀请过来做土地测量员,却发现到来的理由成了最为荒谬的存在,于是他堕入了一个陷阱,在这个陷阱中不断的挣扎,试图去重新建立这个理由的K最后在不断的尝试中放弃,并沦为了村民的一员。其实我一直想不通的是,为何K从来就未曾想过离开,直到最近才恍然大悟,原来《城堡》就是生活的隐喻,我们本无所从来,自然无从谈起离去。K以为城堡操作一切,进入城堡就能够解答他的疑惑,其实城堡也不过是在执行它的使命,一切都没有理由,我们只能在生活中沉沦,解答存在的意义

雪落无声,岁月喑然度过。我依然携着我,在窗边看着日出日落。面朝大海,春暖,是否花开。

发布者

巫山霏云

巫山霏云,87年生巨蟹,文科生,IT男,喜读书,不求甚解,

《雪落无声》上有2条评论

  1. 我前几个月也病了,虽然身体不适,感觉大脑想事情倒是思路清晰了。一般制定计划都会超过自己实际的执行能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