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的最后一节课

我之所以坚持要从北京回来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希望再次回去上课,珍惜这最后的一些日子。这是一个令人发笑的理由,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能够做到,事实证明除了和09的一起上过几次课外,我也只是在刚回来那阵子去上过几次本班的课。

其实并非我不想去上课,而只是大多时间没听,无法跟上节奏,更多的原因在于其实我并不是要上课去听什么,而是希望能够再和同学聚聚。现实是残忍的,每次去上课很少能超过十个人,更多的时候,只有5-6个人在偌大一个教室,况且其中还有诸如我这种埋头读其他书的人,这早已早已不再是我所期望的课堂,我也不是能够静心读书的我。

从北京回来后我一直时间紊乱,直到班长开始催促才发现已经临近期末,匆匆赶了几天,连抄带写的才把四篇论文赶出来,如此潦草,自己也只能为自己默哀。对着课表,发现已经到了这个学期的末尾,还剩下最后一节课,佛教哲学。恍惚还记得黄熹在课堂上发怒的事情,只是大家最后还是不领他的情,考研的依旧自习,找工作的依旧找工作,打游戏的依旧打游戏,飘渺如我者继续飘过……

在这个学期的最后一节课上上大学的最后一节课,时间和逻辑上取得了如此的一致,不由得暗叹教务科的苦心安排。对于我来说,这种课是必须要上的,仅仅是为了纪念就必须要去。虽然不会听课,但是我会带两本书过去读,尽管这书和课堂好无关系。迈着伤残的腿一步一步的走到东九,想着以后再也不会在这上课,也不会有东九的教室分给我们班了。同学们现在都各自算计着,想早日离开这地方,再也不会有课堂上济济一堂的同学,叽叽喳喳,再也不会有老师点名读书,回答问题,我也不用怕舒年春叫我起来回答那些问题,雷瑞鹏带责问的眼神,张廷国洪亮的声音,高秉江的批评,唐琳那儒生般的念书,黄其洪的眼神让我惭愧……

原以为最后一节课的人会要多一些,没想到居然依旧寂寥得可怕,带我才5个人,还有两个来旁听的,黄熹在讲台上摆弄播放视频没有声音。交了论文,顺便帮黄熹把声音的问题折腾好了,站在讲台上看着空荡荡的教室怎么都可以理解黄熹当初为何会生气。只是原谅我暂时没有兴趣来静心读佛,连敷衍一下的心情都不带一点。

回到座位上,打开《去东方:收获灵魂》,一本讲基督教在中国传播的。投影仪显示视频是讲的辽宁海城大悲寺的妙祥僧团的故事,名字叫做《解脱之路》。黄熹不喜欢给我们上课,因为我们上课的人太少了,除了中间讲过一段时间的《金刚经》,不知道其他时间是否都在放视频。也罢,对着一群无心的人讲课也是一种痛苦,不如乐得清净

在昏暗的晨光中,洪亮悠远的钟声传入耳边的时候,我忽然觉得心里宁静许多。在有一阵子我很亲近禅宗,那是我最为失意的一段日子,花了两年的时间才走出那段灰暗的岁月。还能如妙祥僧团那般修行的,我以为在这片土地上绝迹了。能够虔敬的向善和安心的修身,我默默的向这些修行者致敬。以前很难理解的那些献身上帝的年轻神父,现在也无法相信看到这些年轻的和尚。常常会想起在《仙剑奇侠传》的电视剧中,剑圣会要下山去经历一番尘俗,而我总觉得酒剑仙更为可爱。海德格尔的“向死而生”,和孔子的“未知生,焉知死”,总是让我思忖不清。

及至播完,黄熹讲了两句结课话,三俩掌声想起,才在心里默念到大学最后一节课就这么结束了,四年的时间转瞬即逝,只是没想到最后一节课时会如此这般结束。一个人走在熟悉的路上,暮色中的东九与我的距离是如此的遥远,此景是如此的凄凉。思量着,四年下来恍若什么都没有,再掂量,还是有一些东西,只是没有达到我的预期,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甚为怀念高秉江那抑扬顿挫的讲课,总是让我沉醉其中,不知时之降至;张廷国的课也很是不错,只是我常常会走神;万小龙胖胖墩墩的很可爱,讲课也非常的有意思。顿新国一丝不苟但不乏可亲,总让我觉得很是尊重,华工这地方留不住他,果然我还没毕业就回了南大。徐敏算是我补修时才认识的新老师,讲课也还不错,人也非常的可爱,很受小学妹们欢迎。黄其洪讲课也别有一番趣味,我可以预期到他今后应该会更棒。舒年春那夹杂不清的讲课总是会昏昏欲睡,闻骏的照本宣科让我低头翻书,小欧阳的声音常常让坐在靠后的我听不清楚,唐琳儒士般的吟读让我非常不习惯,雷瑞鹏略带责问的眼神总让我很怕,还有好些老师,只是接触不多

和寝室的人算计着时日,发现来年竟只能在这个地方待四个月不到了,不由感到怅然……过去的时日,曾经的现在,我们是否曾经珍惜,让自己不会后悔呢?我们谁又尝试着珍惜现在呢,大家努力的朝前奔走着,只有我停下来看一下身后?

在最后的时候来面对这一切,不管当初的决定是否正确,我想,这都值得的。

发布者:巫山霏云

巫山霏云,87年生巨蟹,文科生,IT男,喜读书,不求甚解,

加入对话

2条评论

  1. 最后一课竟如此凄凉……
    我竟然都记不起我大学的最后一堂课了,是否更无奈……

  2. 想一想 这学期居然没有上过一节课 全翘了~~
    挂了一门实验课 生死未卜 但愿最后能把学位证给我放我一条生路

    和博主相似 在课堂上浑身不自在 只好睡觉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