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流苏的倾城

对于张爱玲的小说,我读得并不多,印象却颇为深刻。《倾城之恋》是我比较喜欢的一篇小说,再次品读,则另有几分滋味。

印象比较深刻的一是柳原说的:

我念你听:‘死生契阔──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的中文根本不行,可不知道解释得对不对。我看那是最悲哀的一首诗,生与死与离别,都是大事,不由我们支配的。比起外界的力量,我们人是多么小,多么小!可是我们偏要说:‘我永远和你在一起;我们一生一世都别离开。’──好像我们自己做得了主似的!"

不知道张是不是要在这儿表露自己对那些山盟海誓的鄙夷。自己也已经不再谈论那些誓约,并非鄙夷,只是此刻已然不易,珍惜更是难得,至于今后的事情,自当好好把握。但相恋的人总是希望获得持续的存在与安全感,哪怕这个诺言并不会兑现。我很好奇柳原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是否因为过去的经历而说出这番话,但此刻他显然想说,但却又没有任何把握

不过是一个自私的男子,她不过是一个自私的女人。

这是怎生贴切的一句话,爱情本就是自私的,可人们却偏偏要用怎样的话语来形容和渲染,而这些话语被冠之以最美丽的语言的桂冠。我默默的忏悔,可曾制造多少谎言。

一场战争,留住了范柳原,也成全了流苏的爱情。在上一篇日志中我说到《大话西游》中至尊宝的沙暴是夕阳武士和情人的遮蔽。而在《倾城之恋》中,战争剥离了那些俗世的纷纷扰扰,让恋爱终于开花结果:

……在这动荡的世界里,钱财,地产,天长地久的一切,全不可靠了。靠得住的只有她腔子里的这口气,还有睡在她身边的这个人。她突然爬到柳原身边,隔着他的棉被,拥抱着他。他从被窝里伸出手来握住她的手。他们把彼此看得透明透亮,仅仅是一刹那的彻底的谅解,然而这一刹那够他们在一起和谐地活个十年八年。

一种很美妙的感觉,就是“还有睡在她身边的这个人”,不再一个人,用两个人的存在来构建一个存在的世界,不再落寞。

没想得很清楚为何柳原会喜欢上流苏,但那并不重要。精彩的是两个人在谈恋爱的过程中的那份计较,相互之间的猜测与计较,无异于一场精彩的攻防战,个中艰苦恐怕只有当事人才能明白。彼此是心里所渴求的,但试图建立平等的恋爱关系时又必须克制自己的欲望,这种痛苦是非恋爱中的人所能体会的,而欲求的同时还必须掩饰自己的渴望,寻求一种体面的形式来达到彼此拥有对等的尊严。所谓“欲拒还迎”是也,真是精辟入里。

本就是凡人,只是计较一点个人的存在,证明这是对等的爱情,寻求的并非只是身体的欲望和仅仅是为了嫁人生活。是否柳原早已厌倦了相亲式的交往,才会在流苏身上寻到一丝别样的感觉。在《倾城之恋》中,是否张在用流苏描绘了自己的渴求呢?

到处都是传奇,可不见得有这么圆满的收场。怎样才能获得一份自己的爱恋归宿,或许也是张爱玲所怅然的事情……

发布者:巫山霏云

巫山霏云,87年生巨蟹,文科生,IT男,喜读书,不求甚解,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