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两个月

按照往年的惯例,学校6月26,27这两天就赶毕业生走了。于是乎还有整整两个月,就要从这所待了四年的学校滚蛋了。

一直很期待离开这一天,但真的当这一天要到来的时候却又感到一种莫名的怅然。从三年前开始我就不断的送人离开,以致于我以为自己习惯了离别,但真到自己要离开的那一天却怅然了。带着五味俱全的心情看着日期一天一天的逼近,嘴里不说,心里却总是希望这一天晚一点到来。无论怎么评价,本科四年在对我的作用是巨大的,尽管千般不好万般无奈,但它就是这样一个环境,染上的痕迹终身都无法除去。

有时候想,回到四年前,如果武大没有提早截止接收材料,如果不是要求体检资料,或许最后我会选择武大,而非华工(尽管很多后来者喜欢称呼华科,但我还是习惯叫华工)。但命运之途早已划定,注定了的是要来到珞瑜路1037号,而非珞珈山。人永远没有办法回到过去重演另外一条道路,于是我无法想象如果去武大会是怎样的情形,抑或接受了重庆大学的邀请又会有怎样的可能性,我只知道我来到了这里,成为了现在这样。

命运就是这样,高居于头顶无情的看着你,或许是带着一丝冷冷的笑容。我无法用满意或不满意来形容自己的现状,即使某些人用某些标准予以了评判,但那并不能代表我就如此认为。这四年就是一个腐朽的堕落过程,只有选择,没有奋斗……曾经寄希望的时日已经逐渐远去,对比着有时觉得可以看到未来自己是何等的懦弱与无能,但有时又觉得自己每一天都在不断的产生新的可能,尽管还是一样的懒散与堕落。

早些日子,班长向每个同学寻求写在系里杂志《慧源》上的寄语,我很恐惧,于是拖了好些日子。最后被班长追讨得不行了,就丢了一句话“学有涯,思无止”。虽然并不是很满意,勉强也就凑数了,至少还蛮符合哲学系的内涵。恍恍惚惚的发现还有两个月,自己的学生生涯就在某种程度上划了一个句号。而自己一寝室的书,又不知道哪一年才能够看了。

并不觉得“学有涯” ,尽管学生生涯马上就要划上一个句号了,学习却是不能停止的,很可惜的是有时候感觉自己和身边的人已经开始逐步丧失了学习的兴趣和热情。中学教育给我们带来的最大的一个作用就是通过题海战术让我们丧失了学习的乐趣,从而打消了我们对知识的渴望。知识真的无用吗?或许文凭无用才是真的!

但眼前重要的是这两个月的时间,但毕竟还有两个月,这两个月将会怎么度过呢?我很期待

发布者:巫山霏云

巫山霏云,87年生巨蟹,文科生,IT男,喜读书,不求甚解,

加入对话

1条评论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