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夜里

自从西二旗修站以来,习惯赶最后一班地铁的时间,不早那么一刻,也不晚那么一会,正好可经历入夜前的最后时分,目睹这座城市进入睡眠。五道口的路上小贩们仍在借着尚未熄灭的灯光坚持,而回龙观的黑车司机们依旧在寒风中吆喝着去上地西二旗,行色匆匆的人们带着疲倦的神情缩着身子晃过,往家中赶去。从宇宙中心到睡城,从一个空间转移到另外一个空间,把劳动力贩卖时刻切换回自己掌控的阅读时间。

很喜欢行走在夜里,空荡的路上没有车马,只有恣意的空气在周遭盘旋,冷峻的空气让人格外清醒。这是最为清醒时分,那些在白天不适合思考的问题,这会儿重又回到了自己的舞台,抓紧这难得的时间表演。这一切,也只是因为远离白天那嘈杂的车马喧嚣,让人想起那句久远的歌词“只有远离人群才能找回我自己”,只是这早已经不是那首歌的年代。就如《十一度青春之老男人》中那长大的少年,早已经在重重生活重压下失去了曾经的锐利。

昨天夜里写完那东西后才发现,居然是这个博客的第四百篇日志。回顾了一下过往,已全然忘记了开始这个博客的具体日期,隐约还记得个中经历的几番折腾,而域名都换了好几次,最近才成的此番模样。最早的文章居然是转载的一些东西,第一篇日志居然是在05年6月写的一篇有关《十年》的感受,距今足足五年有余。从那段遥远文字中,隐约可以看到一些现在自己的影子。此后还有一些日志,记录了一些故事的心情,而那些故事也没有刻意去遗忘,只是如今大多已经被雪藏在记忆或者日记之中。等到再过五年,十年之后一切又会怎样,看一下这些年自己走过的路,我没有把握言说自己在五年后会有怎样一个模样。

写出来的东西,一般而言还是要给人看的,不过五年前的文字,和五个月前的心情,大概也只有自己才能够明白。对于写下文字的人来说,他人的反应便成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昨晚写就的那些东西,模模糊糊的讲了一些工作的感受,于是本来就藏在背后的那些东西就更加不为人所知了,于是大家便拿文本说话,就猪肚表述了自己的关注。我乐得扯些题外话,只是一些熟悉的朋友,还是会看透文字后的那隐藏着的心情,给我支持和鼓励。以前读不懂李义山的诗,现在每回按下发布按钮,便嘲笑自己亦不过如此,那些藏在词语和句子背后的意义只有自己才能够看出来。

很久没有使用网页来写博客了,以前的编辑器太过简单,如今Wordpress的编辑器甚至可以套用博客主题的CSS来实现所写即所见,让自己觉得很舒心,于是开始喜欢在线写日志。以前在离线的博客程序里面写了半天的文字,或许因为一时不想写,就中途搁在那儿,等到想起的时候,已经不记得要写什么了。前些日子收拾了一下live writer,里面居然已经遗留了十余篇未完的文字,而最早的那一篇甚至是在两年前的一个夜晚所写,许多东西我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而那时的心情更是荡然无存。

很感谢关注我博客的朋友,在过去的日子里,这儿更多的是我自己情绪的宣泄地,伴随着我的思考,只有那些忠实的朋友才会关注这一片蛮荒之地。有时候在Google Analytics里,可以看到哪些朋友访问了我的博客,而搜索引擎过来的绝大多数居然是五年前我曾经写下的那些关于pascal和lazarus的介绍,当他们看到我的日志的时候,是不是会感到惶惑。但在这一亩三分地上,我要努力的耕耘的自己的一份心情,其实无关其他,只是自己对于自己的一种尊重。

始终相信的一点是人与人之间的感受和思考是可以互通的,尽管在很多时候我把自己的思考和感情糅杂在一起,或许也只有我自己才能够明白在自己文字中参杂的各种词语所蕴含的意义。这一切就如同阅读一本小说,在我看《约翰·克里斯多夫》的那些夜晚,情绪激动,四肢颤抖,激情澎湃。罗兰的理念,通过激扬的文字,传达到了我的内心深处。即便那些描述克里斯多夫的激扬文字,通过傅雷的转译,也深深的将我打动。我相信,那就是文字的力量,能够将人类的经验加以分享和交流,传达我们的信仰和坚持,消灭孤独和恐惧。

行走在夜里,和属于自己的时间起舞。

发布者

巫山霏云

巫山霏云,87年生巨蟹,文科生,IT男,喜读书,不求甚解,

《行走在夜里》上有4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