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逛豆瓣书店

星期五的中午有个同事号召去吃螺狮粉,发现居然是在文津酒店对面,距离蓝旗营也不远了,想着这些日子都没有什么太多心思买书,已经很是有些日子没有去了,吃完后便决定过去逛逛。

蓝旗营还是万圣为大,雨枫这种主打女性的地方我倒是从来不去,五道口有一家光合作用,虽然质量还可以,但也嫌弃其风格。豆瓣书店倒是趁着豆瓣的兴隆和网络而逐渐做起了一定的知名度的。

进门便发现了乔治·奥威尔的《1984》,挪过去,发现旁边居然是他的文集《我为什么要写作》,本来只想着过来看看的,结果瞧见这本书就感觉有些忍耐不住,又逛了两圈发现兰姆的《伊利亚随笔》,摩挲着纸张有些无法放下,上海译文的这个版本着实看着令人喜欢。

转过去,回头间不经意居然看到了之前忘记在那儿被人提到的《思痛录》。这本传言禁书(或者说是非足本)居然让我在这儿和它相遇,翻了一下这部韦君宜的自传性质小书,虽然只有薄薄的不到200页,却看到许多未曾听闻的往事,当下立马选了一本品相好的抱在怀里,唯恐被人抢去。

在旁边还有一些同系列的,挑了一本杜高的《又见昨日》,讲述了杜高在过去那些岁月里面的经历。也许最有名的是《杜高档案》的发现,让人们可以以翔实的历史资料来看待在当朝前30年发生的那些事情。

今天必然又要破费了,最后又挑了一本《中世纪大学》,本来还想看看《芝加哥大学的理念》,最后因为时间不早了,还要赶回去上班而作罢

发布者

巫山霏云

巫山霏云,87年生巨蟹,文科生,IT男,喜读书,不求甚解,

《小逛豆瓣书店》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