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此夜不长好

那时就太晚了吧,这种念头不断的在脑海中盘旋,如木乃伊般将自己缠绕。这是可以在那一刹那将自己赶入地狱的恐惧,即便在温暖的床上,它带来的彻骨的寒意也无法驱赶。没有可是,是我自己决定等待,决定等到那个日子,尽管我不知道在这段时间会发生什么,最终的结果又会是怎样,但还是狠心让自己停下来,于是只能战战兢兢的数着日子。

梦醒的时候,意识还沉浸在那个美妙的世界中,时间不徐不疾的慢慢走来,又悄无声息的将一切带走。窗外的天气是如此之好,在武汉很难看到这样灿烂的阳光。然而却总是在四年那个地方,尽管有种种地方让人觉得不愉快,但总是让人思念那个地方,一切不算美好,然而总是让我在梦中流连。

那些过去的故事已经成了不可言说的记忆,昨天在阳光下的惬意和夜里的恣意癫狂,即便没有物是人非,也早已经不是那个感觉。“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看”,尽管在过去的日子里曾经在很多地方做错了,但也还自己讨巧的说也曾经很认真的去做过,并将往昔深深的印刻在了脑海。不说曾经多么的美好,或者荣耀,至少且行且珍惜。

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不能说生活就多么的美好,也不能下定论说就很糟糕,只是勉力自己努力加餐饭。希望彼此看来都越来越好。在繁忙的工作之余看看书是我的一种努力,而能在读书之余对生活和工作,对我们的经历不断的认识,也是我的一点小小努力。

一路上的很多经历,未必就是痛苦,我始终相信那是上帝赐予的礼物,不断的将自己磨砺。在这个过程之中,我们获取的不是欢愉,而是通过我们对待挫折的态度,内心不断获取对于生活的领悟,重新认识到自身和这个世界。幸福的人是幸福的,但我又何尝没有得到一种独特的体验?相信生活,相信这个世界,不在于荒谬和痛苦,而在于我们内心的坚强。如果自己还能去喜欢一个人,那么至少证明我们还没有对生活麻烦,还有想法。

夜里看书太晚,本已觉得时间太晚该去睡觉,然而白天整理的《沉浮与枯荣》正在旁边,对于江平校长我还是很有敬意。“我所能做的是呐喊”,这是江平的心声,而我的意义在于,在沉痛的现实中,寻找最终和最后的灵魂归宿,重新构建自由之所在。

相信这一切,因为我还葆有自己一直以来最为珍惜的那种能力。

衣带日已缓

发布者:巫山霏云

巫山霏云,87年生巨蟹,文科生,IT男,喜读书,不求甚解,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