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有梦

醒来,怎么都没想到,居然会在梦到遥在大洋彼岸的小花,还有过去一些年的生活。

在郁郁葱葱的校园,那栋待了将近三年的大学生活动中心,小吃城的汤煲与果冻,二楼有番茄炒饭,其实我比较喜欢集锦园的饭菜。偶尔在集贸的水果商那儿驻足,或者去买点别的什么果蔬,带两杯四季花的奶茶。一起吃饭,聊天,听她的感情故事,谈论我们共同的朋友。偶尔也一起出去逛街,那时的光谷大洋才刚开业不久,路过让我拘谨的内衣区,偶尔她会调皮的指着某件说,我现在穿着这个,让我面红耳赤。

在大活去喻园的那条路,我送她回家许多次。东九到大活的路,她也来往过很多回。那时我还住在紫菘,总觉得一切是那么的自然,如同躺在浅水中的身体感受水流的缓缓流动,微风拂过前额带来的丝丝清凉。生活安静的坐在角落里面,她为GT而在东九忙碌,而我则在那间不小的办公室享受自己的阅读世界和代码空间,有时她也会在我那儿自习,我们会坐在各自的角落看各自的书,欢乐时也会彼此逗乐。

那年的生活很恬静,我们不徐不疾的走过了大学最滋润的一段生活但却不知道。而后的日子里她认识了男朋友,而我搬到了韵院开始新的生活,尽管距离并没有差别太多,但两个人也开始渐行渐远,偶尔聚聚一起吃饭,问候下彼此的生活,谈论一下感情上的问题,也不再有那年的安静。毕业的时候,忽然发现时间悄悄间将我们最后的美好时光悄然带走,剩下天南海北的遥祝。

等到时间飞逝而过,我已经在帝都工作了一年,而她在遥远的美利坚合众国攻读自己的硕士。我们的时间颠倒,于是只能趁着彼此作息相交时发出一声问候,于是总是在中午的时候和她说一声晚安,或者夜深人静的时候听她去做午饭。

只是在梦里,我们还是一样的,走在斑斓的树荫底下,享受微风的清凉,没有时间的安静夏日,飘荡着她的微笑,还有她的牢骚。我们欢闹,我们漫走,我们吃着喻园的饺子,在喧嚣的人群中穿行,在时间中分享着彼此的欢乐和烦恼,一点一滴。

于是,趁着她还没有睡觉,和她说起那段路,那些时间,那些人,那些事,于是我们现在想来,才发现那是多么美好的一段时间,只是那时沉浸其中,未能注意是那么的美丽。如今我们隔海相望,彼此之间却只能问候什么时候能再相见。

朋友你说,只有失去,才会懂得珍惜。我知道,我们是在不断的改变,我们也流落异乡,不过我们也一直在那儿。

发布者:巫山霏云

巫山霏云,87年生巨蟹,文科生,IT男,喜读书,不求甚解,

加入对话

3条评论

  1. 文中好多high context的词汇~
    或许只有在HUST待过的人,才会明白它们的意义吧~
    然而,我对此文中这些词情有独钟~
    以为里面承载了太多回忆与想象……
    这时候的华工一定是漫天梧桐雨吧!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