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8.9

这是我在武汉度过的第六个夏天,如果一切从06年的那个8月开始算起的话。

似乎有些令人难以置信,我和武汉已整整有五年的纠结,就如同在一个长长的梦,遇到了一个陌生的女子,之间产生了许多奇妙的故事,充满辛酸苦乐。这些故事或许并不能用美好来形容,但总是让人不时回想起经历,尽管略带苦涩。

在那个8月之前,我在湘潭度过了我的童年,小学,以及中学,除开长沙,我和那个城市以外的世界没有其他的接触。和许多人一样,从出生以来的记忆,整整十九年的时间,都是有关于那座城市的故事,尽管它们大多处在一种遗忘和半遗忘的状态,或者记录在我的日记里面。他印刻着我的祖辈们在田间劳作的身影,记录了我父辈们奔波劳碌的足迹,我茫茫然的四处窥望,但对我来说,这一切似乎并不那么令人满意,萌动的心总是希望能够走出去

过去常常是一种好东西,在回忆的时候,总是会觉得很美好。即使再糟糕的过去你也知道无非如此,更何况都已成过往,木已成舟让我们毋须再承担任何责任。最吸引人的莫过于所有你现在遇到的麻烦,在那时还远未出现他们的魅影。

在那个8月来临之前,我无限憧憬着自己的大学生活,一半来自于高中老师的谆谆教导和父辈们的言辞,另一半则来自于对那个并不怎么令我满意的家庭的逃离。所有的过去对于躁动不安的我来说,都是一种过于沉重的包袱,我迫不及待的来到了武汉,期待着能够有一段新的生活,尽管我对它一无所知。

尽管我始终无从明白,对武汉为何有一种强烈的离弃的欲望,但我却明白此生注定会有无法摆脱的纠结在其中。在这过去的五年时间,我看到了自己面对变化时的成长,也遭遇了措手不及的打击,但值得庆幸的是居然一路走下来了,还收获良多。

2006年8月9日,我永远清清楚楚的记得那个日子,我离开了生活19年的城市,来到了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大学生活的帷幕就这样缓缓拉开……一切很奇妙的是,我当年是那么的想去武大学读工科,最后却在一个华科这样工科学校以文科生的身份毕业。这究竟是怎样一种命运?

未来的不可知,也许这也就是命运的可期待之处

发布者

巫山霏云

巫山霏云,87年生巨蟹,文科生,IT男,喜读书,不求甚解,

《2011.8.9》上有2条评论

  1. “我当年是那么的想去武大学读工科,最后却在一个华科这样工科学校以文科生的身份毕业”

    读到这儿心中忽然咯噔了一下。

    “未来的不可知,也许这也就是命运的可期待之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