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预期

我一直如此认为:对于这个荒诞而冰冷的世界而言,其最令人期待之处在于未来的不可预测。每当看到生活中发生的各种始料未及的事情,或是遇到难以言语的情况,尽管很难以理解,但还是会觉得生活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可能性,这个世界也因此不那么单调和枯燥。

所以身边发生的很多故事,包括自己身上发生的一些事情,我会淡定的面对。大概是明白有些事情就是那么神奇,而我们对此却无能为力,于是我选择了乐知天命。

但这个世界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没有被预先设定,于是我们可以努力的去做一些改变。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了一个乐观者,是不是因为觉得与其做悲观者,不如乐观的看待事物。

写在一些令人难以理解的事情之后

祝福在旅途的朋友

今天在豆瓣上看到一个寻人的帖子,来自微博,说有一个女生只身一人走川藏线,已经失踪20多天了。作为一个刚从川藏线上下来的人,确实很担忧其安危。从成都到拉萨的那一段318国道,很多路段的路况都非常的糟糕,更何况还有泥石流,落石等危险,有的路段甚至被水冲毁了。路途险恶只是一方面,一路上的民风亦是非常的彪悍,在出发之前,同学就跟我说芒康到然乌那一段路上不太太平。四川境内的甘孜州也不是很安定,雅江也有抢劫的。在西藏的时候,听说前两天路过的理塘那儿又有喇嘛闹事了。不过很幸运的是自己一路上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在芒康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女孩子,独自一人搭顺风车。很是敬佩,也有些担心安危,和路上的朋友聊天,也曾风闻过有女孩子出事的事情。不过到拉萨的时候,在平措青年旅舍遇到了她,后来要离开拉萨的时候又在古修那书坊遇到了她,准备继续搭车去尼泊尔。心里很是钦仰这份精神,也祝福她在接下来的旅途能够平平安安。

但危险总是存在的,一路上也遇到了很多车毁人亡的事情,在稻城的时候,听说有一队植物学的迷失在了那边的莽莽山原。但不管怎样,有危险的旅途才会给人带来不一样的感受。在川藏线这样一条充满神奇的路上,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也会有各种各样的故事,这些东西充盈了你的生命。难忘在各处的小旅馆里面,和来自天南海北的朋友长聊,不断的体悟人生的意义与价值。

想来离开西藏也快一个月了,说要写的游记一直没有开始动笔,好不容易整理了一个行程表,也只是一个草稿。旅程结束以后,生活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闲适,依然有很多事情需要忙碌。在旅途中生活很简单,但回来后发现生活中会有各种事情分散你的精力,如何打理生活,也是一种能力。

还是祝愿天下在路上的朋友,身体健康的平安走下来,活着才能继续下一段旅程。

 

有关书店

在豆瓣上看到Viking说涵芬楼可能要搬走了,让人感到有些无奈。早就听说了商务印书馆的涵芬楼,但我在北京的时候没有来得及去看看,现在听到这个消息,很是失落。总还是希望有机会能够去看看这座有着百年历史的老楼。这些年来商务印书馆的书不曾少读,受益良多,总想去瞅瞅这个带着一些神圣的地方。

其实不光是涵芬楼,朋友说的三味书屋,中国书店,三联韬奋书店等,我都没有来得及去看看。至于第三极,只是匆匆一瞥的路过,然后就听到它已经倒闭了。不过就是希望在它们存在的时候我还能够有机会去光顾一次。

听说在钟芳玲的《书店风景》出来以后,里面有两家书店就倒闭了。还不到第三极倒闭,在更早的风入松搬到地下室的时候,人们就已经开始讨论实体书店的生存问题。至于万圣书园,据说几个合伙人一直在往里面倒贴钱,实在让人钦佩他们的坚持和毅力。在当前能够读书爱书已属不易,开书店尽管是每一个爱书人的梦想,却并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前阵子当当和卓越在火拼书价,已经让人们觉得实体书店愈来愈难以生存下去。

网店有更便宜的仓库,更多的品种,更大的库存,更低的进价,低价和品种齐全引来了更多的顾客。原本利润就不高的实体书店,高昂的租金已经让其不堪重负,网店吸引走的人更是雪上加霜。第三极的倒闭和只是实体书店倒闭浪潮中的一朵浪花而已。

其实书店的低迷,网店也没有显得火爆。贝塔斯曼退市,卓越和当当做了十来年才慢慢起来。作为一个文化大国,国人的读书率却如此低下,以致于被大前研一在《低智商社会》中说中国将无希望成为发达国家。我不知道发达国家是一个什么概念,但我想人们对于美好社会这个设定会比较一致。大家都说这是一个浮躁的年代,什么都是粗制滥造,就像食品卫生问题一样混乱。浮躁的社会是读不下书的,大家都在为金钱和名利而奋斗,读书什么的所带来的优雅和美并不能带来直接的愉悦,于是被抛之脑后。

今天看到了王建硕的《不害怕优雅和美的中国人》,真希望在这个以生产力为宗旨的国家,能够不那么急匆匆。我也相信那肯尼迪的第二句话:

我相信,当历史的尘埃从我们的城市上空飘过,人们将会忘记我们在战场或政坛上的胜利或失败,而只记住我们对人类精神作出的贡献。

作为人类智慧的结晶,书籍将一直存在下去,不管将来是不是数字化。至于实体书店,我想也会一直存在下去,也将会走出自己的一条路来。未来会是怎样的,就让时间来告诉我们吧。

夜有梦

醒来,怎么都没想到,居然会在梦到遥在大洋彼岸的小花,还有过去一些年的生活。

在郁郁葱葱的校园,那栋待了将近三年的大学生活动中心,小吃城的汤煲与果冻,二楼有番茄炒饭,其实我比较喜欢集锦园的饭菜。偶尔在集贸的水果商那儿驻足,或者去买点别的什么果蔬,带两杯四季花的奶茶。一起吃饭,聊天,听她的感情故事,谈论我们共同的朋友。偶尔也一起出去逛街,那时的光谷大洋才刚开业不久,路过让我拘谨的内衣区,偶尔她会调皮的指着某件说,我现在穿着这个,让我面红耳赤。

在大活去喻园的那条路,我送她回家许多次。东九到大活的路,她也来往过很多回。那时我还住在紫菘,总觉得一切是那么的自然,如同躺在浅水中的身体感受水流的缓缓流动,微风拂过前额带来的丝丝清凉。生活安静的坐在角落里面,她为GT而在东九忙碌,而我则在那间不小的办公室享受自己的阅读世界和代码空间,有时她也会在我那儿自习,我们会坐在各自的角落看各自的书,欢乐时也会彼此逗乐。

那年的生活很恬静,我们不徐不疾的走过了大学最滋润的一段生活但却不知道。而后的日子里她认识了男朋友,而我搬到了韵院开始新的生活,尽管距离并没有差别太多,但两个人也开始渐行渐远,偶尔聚聚一起吃饭,问候下彼此的生活,谈论一下感情上的问题,也不再有那年的安静。毕业的时候,忽然发现时间悄悄间将我们最后的美好时光悄然带走,剩下天南海北的遥祝。

等到时间飞逝而过,我已经在帝都工作了一年,而她在遥远的美利坚合众国攻读自己的硕士。我们的时间颠倒,于是只能趁着彼此作息相交时发出一声问候,于是总是在中午的时候和她说一声晚安,或者夜深人静的时候听她去做午饭。

只是在梦里,我们还是一样的,走在斑斓的树荫底下,享受微风的清凉,没有时间的安静夏日,飘荡着她的微笑,还有她的牢骚。我们欢闹,我们漫走,我们吃着喻园的饺子,在喧嚣的人群中穿行,在时间中分享着彼此的欢乐和烦恼,一点一滴。

于是,趁着她还没有睡觉,和她说起那段路,那些时间,那些人,那些事,于是我们现在想来,才发现那是多么美好的一段时间,只是那时沉浸其中,未能注意是那么的美丽。如今我们隔海相望,彼此之间却只能问候什么时候能再相见。

朋友你说,只有失去,才会懂得珍惜。我知道,我们是在不断的改变,我们也流落异乡,不过我们也一直在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