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行渐远

这几天武汉的气温如同跳水的股市一样,直接从20多度跌到了0度,下午甚至飘起了小雪,让人忽而感觉这2011年的第一场雪来得是如此之早。作为一个在武汉生活了五六年的人,对武汉天气之恶劣也早已了然于心,仍然还是始料未及,被冻得不行。

去年在北京工作,于是乎冬天就在北方过了,对于一个常年生活在长江以南的人来说,暖气是一种不可思议的东西。然而在体验了北方的暖气是多么的温暖之后,我忽然发现自己还是更加的怀念南方那寒冷的冬天给人的感觉。

其实也没有别的原因,可能是寒冷给人带来更多的刺激,让人觉得紧张,同时也会让人清醒,冷静。在北方温暖的室内,总会有一种懒洋洋的感觉,恍恍惚惚的就那么过去了。寒冷,总是会让我的头脑更加清醒的意识到自己和这个世界,比方说,自己的状态。

从离开北京算起,我已经离职整整8个月了。这8个月来,不说就一定经历了很多事情,但每次回想起来,总是感慨时间是在如何打磨一个人。这些日子尽管没有看太多书,但总是会遇到很多事情,或是让人无奈,或是让人感慨。

算下来,毕业也是一年多了,每每遇到昔日同窗,总是会发现大家开始了各自的生活。在一转眼间,有些朋友跳槽了,有些个朋友结婚了,beta生下了他的女儿,忽然觉得生活是那么近,大家都已经不再青葱。在上海的时候,看到了那帮曾经一起吃喝玩乐的朋友,虽然依稀能看到昨日的情景,但也开始忙碌于生活。

我曾经抱着憧憬而来,结果发现生活并不如愿,那些微小的希冀可能并不是那么容易达成。徘徊了很久以后,才发现这是一条只有一个人能走的路,虽然艰辛,却是自己所选择的。我们渐行渐远,不是因为产生了无法弥合的分歧,而只是对过往的理想与信念的坚持而已。

总而觉得,人总是孤独的。在这条越走越远的这条路上,将来只能会越来越艰辛。我要打开行囊,把里面的挂念都丢开,轻装上阵。忽然想起裴多菲的诗句:

生命诚可贵,

爱情价更高,

若为自由故,

二者皆可抛。

数九天寒

10号,星期三,所谓的管制最后一天了,早上也没有班主任前来教我们起床.但我依然7点多就爬起来了.虽然昨天我2点才休息的…

武汉这个时候的早晨还是很冷的,可能习惯了吧,并没有太大的感觉,但是草场上的人工草坪都已经成了白茫茫的一片,似乎很久没有看到过霜冻了,路边的野草还坚忍的在白色中泛出点点惨不忍睹的绿.三级跳的那个凹槽里面依然还积着前些日子的雨水,上面浮着破碎的毛玻璃,这才想起冬天原来还会结冰的…

对尼采很感兴趣,在图书馆借书的时候,翻了三本尼采的书,还有就是数学了,数学分析,高代.我一直以为数学和哲学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古代的数学家无不是哲学家.这些书,大概就是我这个寒假的精深食粮了,但是我不知道我能够看多少,能够明白多少.最近慢慢研读《数学:确定性的丧失》,虽然很早以前接触过一些,只是没有系统的去思考过…数学,就像哲学,愈是深入学习思考,就愈是迷惑而茫然…

无聊吗?也许我们都还没有麻木,所以我们感到无聊

只是好冷,不只是身体,还有心里的感觉.

你寂寞吗?《那时花开》中高乐问打电话来的欢子.我不寂寞.欢子说.那为什么你打电话来,因为你寂寞.

我寂寞吗,是的,我不知道你也不知道,谁又知道呢?也许只是一个谁也说不清…也许只是我们太过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