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行渐远

这几天武汉的气温如同跳水的股市一样,直接从20多度跌到了0度,下午甚至飘起了小雪,让人忽而感觉这2011年的第一场雪来得是如此之早。作为一个在武汉生活了五六年的人,对武汉天气之恶劣也早已了然于心,仍然还是始料未及,被冻得不行。

去年在北京工作,于是乎冬天就在北方过了,对于一个常年生活在长江以南的人来说,暖气是一种不可思议的东西。然而在体验了北方的暖气是多么的温暖之后,我忽然发现自己还是更加的怀念南方那寒冷的冬天给人的感觉。

其实也没有别的原因,可能是寒冷给人带来更多的刺激,让人觉得紧张,同时也会让人清醒,冷静。在北方温暖的室内,总会有一种懒洋洋的感觉,恍恍惚惚的就那么过去了。寒冷,总是会让我的头脑更加清醒的意识到自己和这个世界,比方说,自己的状态。

从离开北京算起,我已经离职整整8个月了。这8个月来,不说就一定经历了很多事情,但每次回想起来,总是感慨时间是在如何打磨一个人。这些日子尽管没有看太多书,但总是会遇到很多事情,或是让人无奈,或是让人感慨。

算下来,毕业也是一年多了,每每遇到昔日同窗,总是会发现大家开始了各自的生活。在一转眼间,有些朋友跳槽了,有些个朋友结婚了,beta生下了他的女儿,忽然觉得生活是那么近,大家都已经不再青葱。在上海的时候,看到了那帮曾经一起吃喝玩乐的朋友,虽然依稀能看到昨日的情景,但也开始忙碌于生活。

我曾经抱着憧憬而来,结果发现生活并不如愿,那些微小的希冀可能并不是那么容易达成。徘徊了很久以后,才发现这是一条只有一个人能走的路,虽然艰辛,却是自己所选择的。我们渐行渐远,不是因为产生了无法弥合的分歧,而只是对过往的理想与信念的坚持而已。

总而觉得,人总是孤独的。在这条越走越远的这条路上,将来只能会越来越艰辛。我要打开行囊,把里面的挂念都丢开,轻装上阵。忽然想起裴多菲的诗句:

生命诚可贵,

爱情价更高,

若为自由故,

二者皆可抛。

北京轮滑

我在北京上班的时候,部门新进了一个同事,瘦瘦的北大研究生。那天没事看他的简历,发现他也喜欢玩轮滑,就觉得很是亲切。交流了一下,才知道居然是北大轮滑的元老级人物,于是彼此更是惺惺相惜,互相约定什么时候有空一起在北京大街小巷穿行。

彼时我刚到北京不久,还在适应新的城市和新的工作环境,整天忙于熟悉手上的工作。而他也刚刚开始工作,还在被导师和和学校之间的事情所羁绊。时间一下就是两个月过去,我们也只能是在工作之余勾勒该去哪些地方转悠,他说要带我去北大看那些小孩玩平花,而我也一直憧憬着能在北大和清华游荡。

等到十月的时候,漠漠的事情震动了武汉,北京,合肥三地,在我的周转奔波之下,整个事情居然也算是安定下来。在这个事情之后,T和我聊天的时候说,既然你那么喜欢那个姑娘,为什么不回武汉呢。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如雷灌顶,醒悟到原来自己一直没有破开心结。在漠漠的事情刺激下,我才明白,其实这北京说所有的一切都是空的,与其在那儿诉说自己的思念,倒不如行动起来,回武汉去。

很久以前我一个朋友诉苦的时候给我说了一句印象深刻的话“见他会伤心,就想和他在同一个城市,呼吸他呼吸过的空气。”直到我打定注意离开北京的时候才明白过来,这句话背后到底有多深的情感,隐藏着怎样的悲伤。有些事情,真的只有自己体验过了才能够明白隐藏在背后的那种深切情感。

于是,在工作了四个月后,我开始了各项工作的筹备,打点行装收拾东西准备回武汉。而为了攒生活费,买轮滑鞋在北京穿行的计划也就被我放弃了。于是这件事情就变成了同事不时和我提起在北京穿行的安排,而我却一心惦记着那遥远的南方的城市,以及在那个遥远的城市的她。

最终,在北京、清华校园里也没有出现我踩轮滑的身影。而北京轮滑就这样成了同事对调侃我的话题。

 

辞职两个月

看一下日历,已经到了6月的时候了。在2个月前的那些日子,我还像沙丁鱼一样每天挤着地铁,在五道口的高楼里和每一个正常的IT民工一样敲着键盘,写着那些自认为还不错的代码。不过在3月31日那天,一切都改变了,出于种种理由,我离开了搜狗,也离开了北京。坐在熟悉的Z12上,我很忐忑,对于将来会发生的事情,尽管每天都如下棋一样演算了很多道,依然还是什么感到十分的茫然。但我并不害怕,毕竟是自己做出的决定

若干天后,我踏上了天府之国成都的土地,开始行走川藏线。在路上我不断的遇到各种朋友,他们来自天南海北,有着各自的身份和工作,大家傍晚相遇,在夜里一切聊天喝酒,交流彼此的见闻,天明之后各自踏上彼此的旅程。在以前,我绝然不会明白可以如此的经历一种人生,但在路上,我才发现其实有更多的事情是可以去做的,有许多风景是可以去认识的,有许多朋友可以遇到,有许多故事可以聊,

在结束旅途后的好长一段时间,我还处在一种神迷的状态,时间彷佛凝滞着,但也在飞舞着,一切彷佛还在昨日,却已然是今天。直到有人离开武汉,我才慢慢调整回状态。很多年以后我肯定还会想起那一段旅程,对我的人生有着怎样的影响

在白驹过隙间,西藏之行也已经结束有一个月的时间了。在这一个月里面,也会充斥着睡觉,饭局,无聊以及各种应酬,没有了强制的生活,人总是很容易懒散。努力的尝试在这种自在的情况下,逐渐掌握自己的生活,于是慢慢发现生活的条理逐渐清晰,也会去设定一些计划,比如读书,比如写字,比如锻炼早已经被工作毁了的身体。以为只有在自由的情况下才能够真正掌控自己,一如康德认为只有自由意志下,才有善和恶。努力之间,慢慢的读完了一些一直拖着的书,也开始恢复锻炼身体,还玩起了滑板。在接下来的日子,应该会尝试着努力坚持一些事情,去做一些事情。

离开北京后,走了许多路,遇到了很多人,也发生了很多事。自己在在努力的去做很多东西,希望一切都会朝好的方向走吧

北国的雪

经过一个漫长的夜晚,醒来,窗外是白茫茫一片。时间停止在7点23分,猛烈的咳嗽似乎要将五脏六腑吐出。

喜欢落地窗,躺在床上的时候,侧着就能欣赏这个世界,尽管头痛难忍,可还是觉得这纯白的世界很恣意。还在昨天的时候,上一场雪尚在地上挣扎,半夜的时候,这一场雪赶过来凑热闹,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了。本以为在帝都的日子里看不到雪了,转眼也已经立春了,可还是在这最后的日子里赶上了她们莅临人间,尽管这第一场雪是人工降下来的。于是还可以想象,会在余下的日子里面遇到多少不曾预期的事情。

从去年毕业到现在,来北京已经8个月了,这其中发生了许多的故事,给我带来很多感受,不管是来自生活的打击或者朋友的帮助以及其他各种刺激,我都给予诚挚的感谢,是他们让我更加坚强,可以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生活是无目的的行为,旅途的重点不在于终点,而是路上的风景。尽管我没有完全做到,但希望至少珍惜了在的状态。

有经历过一段很艰难的日子,数着日子过日子的时候,在无望和希冀之间徘徊,最后恐怕还是归于绝望。但毕竟不可能大彻大悟了,只是因为无法摆脱红尘俗世的牵挂。感谢T和漠漠,在我彷徨的时候让我明白了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也找到了通往心路的方向,尽管未来并不可能完全如此,但我也明白了自己的希望。

T和漠漠最后的分手,也是最理想不过的情况。作为一个周转于T,漠漠,漠漠父母及漠漠同学之间的协调人,能够让这件事情最后走向一种颇为完美的结局,让我感到很是幸运。常常说,人要在失败后爬起来,才能走得更好,希望T和漠漠今后能各自幸福。

现实的状态总是要改变的,尽管许多人觉得我现在过得挺不错的,但这并不是我所希望走的路,我能明白他们的希望,但我已不奢望有人能够理解我的想法。喜欢听人们讲述他们自己的故事,而将自己埋藏在记忆之中。在童话的最后,王子和公主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除了王尔德。路的最后,我终于明白这个方向是难有同路人的,抱有期望只能迎来失望,累了,于是想一个人静静。

在2011年的伊始,我有一个小女朋友,可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在一颗胆小怯弱的心面前,我试图带来希望的可能,却发现其实自己才是一无所有。所有可能的情况都可以让她充满恐惧,不安的感觉来自于她内心深深的自卑和懦弱。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克服,也不知道需要多大的努力。突破自己已是一件让自己曾经付出性命的事情,又如何能让别人去做到呢。我不知道,越是固执的想去面对,固有的执念却越是顽强。

在漫长的寒假季,我终于明白自己已无能为爱,在走了许多路以后,所有的希望都已经破灭。我曾经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为了一种可能性,哪怕这种可能性是多么的渺茫,只要有一丝可能性,我就要去努力。然而直到现在才发现,希望并不存在,只是一场自欺欺人的希望,聊胜于无。你们所希望的,对我而言,都是破灭的,我曾经期待神启,但最后发现只有顿悟。

这是应许之地,应许并不意味着付出。曾经我想了很久什么是爱,最后才发现其实很辛苦,也很容易,很简单,也很复杂,但如果不准备做出极大的牺牲,乃至付出一切,那么还是不要去谈爱一个人,至于为什么,恐怕只有自己才能体味。爱是奢侈品,我曾经渴望,但却忘了自己身上已经残留不来多少了。我太老了,已经不能动了,那个世界是你们的。在那注定的旅途上,我曾经希望自己不是独自一人前行,但现在终于明白,恐怕非得如此不可。只能用剩余的目光,凝视你们的存在,希望能够幸福。

雪,降诸大地,一片莹白,世界归于安静平和,徜徉于这个世界,有一种孤寂和冷漠,只属于自己,不可与人分享。依稀还记得在小时候,在老家的寒假里,喜欢在落雪的时候,在农田中漫游,一级一级的梯田,笼罩在白茫茫的之中,而自己,徘徊于天地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