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5日

2011年2月5日,春节七天长假很快就过去一半了,我一个人,在住的地方炒菜、做饭。

最近的生活非常的单调,每天早上起来,做一份早餐,出门13号线到西直门,转4号线国家图书馆下,一直坐到下午闭馆,然后回家做晚饭,上网聊天看看书,到夜里就睡觉。很简单的生活,也非常的惬意,用时髦的话说,也很低碳。有时候真希望,日子可以就这样一直过下去,简单,闲适,自得,朴素,有自己想要的东西,只是明白不可能,而且时候不到。

已经在国图宅了四天,自从第一次去国图,便深深的迷上了那儿,喜欢新馆阅览室那闲适的环境,宽大的桌子,舒服的椅子,还有沙发,也有电脑可以上上网。累的时候喜欢抬头看看,欣赏沉浸在书本中的人们是多么的悠然自得,困的时候,就趴在桌子上打一个盹,饿了出去吃点干粮,渴了喝点水,单纯得不需要太多的言语来形容。在望不到头的书架之间,找寻自己需要的书,摩挲着书脊,阅读别人的思想,那种感觉也是让人感到非常的自在惬意,大有一种在知识的海洋中畅游的感觉。

春节没有回家,主要是不想折腾,也想一个人在北京呆着,静静的做一些事情,想想过去,想想未来,到处走走看看。只不过没有想到的是现在的北京确实很寥落,甚至连找一个吃饭的地方都不是那么容易,也没有几个朋友留守北京,可以找出来一起玩。

不过这样也好,这样反而把时间都留下来,让自己面对自己。自从上一篇日志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每每思量这过去的时间,中间发生了很多事情,只是没有写下来,偶尔会记录一点到ohlife,只不过也只是偶尔。有时候嘴上说,以后还有很多时间,其实心里也在嘀咕,以后都是以后,也只有现在才是最重要的。

数着日子过日子的时候,总是会想,等到了那天会怎样。但是,等到了那一天,说不定什么都说不定了。不过路还是要走下去的,因为希望与理想同在。

三个月

今天是12月1日,虽然知道时间会过得很快,但等到过去的时候才发现在转眼之间,就那么闷声不响的悄然而去。尽管也是数着日子走过来的,却依然感到非常的诧异,当你知道有些东西无法挽回的时候,就会知道失去意味着一种怎样的痛苦,尽管这已经不是自己第一次有这样的感悟,但当它来临的时候还是让人感到惊讶和无法接受。

离开武汉足足有五个多月的时间了,从7月1日到公司到今天,上班也有了整整五个月的时间。这中间发生了许多的事情,是我始料未及的,直到一个月前的那一刻,我才知道生命中可以有很多我们未曾预料的可能性,尽管我不断的去寻求自身,但一些表面的意图仍然将自己的一些真实想法给掩盖了。于是我的想法得到了彻底的改变,很多曾经的计划已经不再如预期的那样能够得到执行。

也许就是因为生活充满了各种人们未曾预料到的可能性,才显得其丰富多彩,才让一切都可以成为不可预期的情况下去达成自身的希望成为了一种可能。不过这次生活的主动改变,在某种程度上说是我对于自己,对于生活有了一种新的认识和收获,才决定做出对自己预先设定的目标的更改。

不断的生活,不断的去体会这个社会,调整自己的状态。在这个不断增长认识的过程中,领悟自己,达成自己的愿景,实现自己的价值才是最终 的目标。没有众神的世界,需要做的是也只是找到自己,并重新认识自己与这个世界的关系,确定自己在这个宇宙的位置。在没有终极目标的时代,我们要做的不是盲目的去寻找目标,而是认识自己。

请给我时间吧,不用太多了,就三个月,让我收拾这一切,证明我的渴望。会不会太晚,每天总是要这样不断的问责自己。虽然做好了承受这些时日带来的苦痛,不过这些日子来已经证明这种痛楚是多么的难熬,每天不断的忍受思念的煎熬。但还是想让自己坚持下去,至少做好一个准备。我知道,前面的路,我想怎么走都可以,可是我却偏偏要选择一条颇有挑战的小径。

可我能说什么呢,但愿人长久!

此生此夜不长好

那时就太晚了吧,这种念头不断的在脑海中盘旋,如木乃伊般将自己缠绕。这是可以在那一刹那将自己赶入地狱的恐惧,即便在温暖的床上,它带来的彻骨的寒意也无法驱赶。没有可是,是我自己决定等待,决定等到那个日子,尽管我不知道在这段时间会发生什么,最终的结果又会是怎样,但还是狠心让自己停下来,于是只能战战兢兢的数着日子。

梦醒的时候,意识还沉浸在那个美妙的世界中,时间不徐不疾的慢慢走来,又悄无声息的将一切带走。窗外的天气是如此之好,在武汉很难看到这样灿烂的阳光。然而却总是在四年那个地方,尽管有种种地方让人觉得不愉快,但总是让人思念那个地方,一切不算美好,然而总是让我在梦中流连。

那些过去的故事已经成了不可言说的记忆,昨天在阳光下的惬意和夜里的恣意癫狂,即便没有物是人非,也早已经不是那个感觉。“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看”,尽管在过去的日子里曾经在很多地方做错了,但也还自己讨巧的说也曾经很认真的去做过,并将往昔深深的印刻在了脑海。不说曾经多么的美好,或者荣耀,至少且行且珍惜。

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不能说生活就多么的美好,也不能下定论说就很糟糕,只是勉力自己努力加餐饭。希望彼此看来都越来越好。在繁忙的工作之余看看书是我的一种努力,而能在读书之余对生活和工作,对我们的经历不断的认识,也是我的一点小小努力。

一路上的很多经历,未必就是痛苦,我始终相信那是上帝赐予的礼物,不断的将自己磨砺。在这个过程之中,我们获取的不是欢愉,而是通过我们对待挫折的态度,内心不断获取对于生活的领悟,重新认识到自身和这个世界。幸福的人是幸福的,但我又何尝没有得到一种独特的体验?相信生活,相信这个世界,不在于荒谬和痛苦,而在于我们内心的坚强。如果自己还能去喜欢一个人,那么至少证明我们还没有对生活麻烦,还有想法。

夜里看书太晚,本已觉得时间太晚该去睡觉,然而白天整理的《沉浮与枯荣》正在旁边,对于江平校长我还是很有敬意。“我所能做的是呐喊”,这是江平的心声,而我的意义在于,在沉痛的现实中,寻找最终和最后的灵魂归宿,重新构建自由之所在。

相信这一切,因为我还葆有自己一直以来最为珍惜的那种能力。

衣带日已缓

行走在夜里

自从西二旗修站以来,习惯赶最后一班地铁的时间,不早那么一刻,也不晚那么一会,正好可经历入夜前的最后时分,目睹这座城市进入睡眠。五道口的路上小贩们仍在借着尚未熄灭的灯光坚持,而回龙观的黑车司机们依旧在寒风中吆喝着去上地西二旗,行色匆匆的人们带着疲倦的神情缩着身子晃过,往家中赶去。从宇宙中心到睡城,从一个空间转移到另外一个空间,把劳动力贩卖时刻切换回自己掌控的阅读时间。

很喜欢行走在夜里,空荡的路上没有车马,只有恣意的空气在周遭盘旋,冷峻的空气让人格外清醒。这是最为清醒时分,那些在白天不适合思考的问题,这会儿重又回到了自己的舞台,抓紧这难得的时间表演。这一切,也只是因为远离白天那嘈杂的车马喧嚣,让人想起那句久远的歌词“只有远离人群才能找回我自己”,只是这早已经不是那首歌的年代。就如《十一度青春之老男人》中那长大的少年,早已经在重重生活重压下失去了曾经的锐利。

昨天夜里写完那东西后才发现,居然是这个博客的第四百篇日志。回顾了一下过往,已全然忘记了开始这个博客的具体日期,隐约还记得个中经历的几番折腾,而域名都换了好几次,最近才成的此番模样。最早的文章居然是转载的一些东西,第一篇日志居然是在05年6月写的一篇有关《十年》的感受,距今足足五年有余。从那段遥远文字中,隐约可以看到一些现在自己的影子。此后还有一些日志,记录了一些故事的心情,而那些故事也没有刻意去遗忘,只是如今大多已经被雪藏在记忆或者日记之中。等到再过五年,十年之后一切又会怎样,看一下这些年自己走过的路,我没有把握言说自己在五年后会有怎样一个模样。

写出来的东西,一般而言还是要给人看的,不过五年前的文字,和五个月前的心情,大概也只有自己才能够明白。对于写下文字的人来说,他人的反应便成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昨晚写就的那些东西,模模糊糊的讲了一些工作的感受,于是本来就藏在背后的那些东西就更加不为人所知了,于是大家便拿文本说话,就猪肚表述了自己的关注。我乐得扯些题外话,只是一些熟悉的朋友,还是会看透文字后的那隐藏着的心情,给我支持和鼓励。以前读不懂李义山的诗,现在每回按下发布按钮,便嘲笑自己亦不过如此,那些藏在词语和句子背后的意义只有自己才能够看出来。

很久没有使用网页来写博客了,以前的编辑器太过简单,如今Wordpress的编辑器甚至可以套用博客主题的CSS来实现所写即所见,让自己觉得很舒心,于是开始喜欢在线写日志。以前在离线的博客程序里面写了半天的文字,或许因为一时不想写,就中途搁在那儿,等到想起的时候,已经不记得要写什么了。前些日子收拾了一下live writer,里面居然已经遗留了十余篇未完的文字,而最早的那一篇甚至是在两年前的一个夜晚所写,许多东西我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而那时的心情更是荡然无存。

很感谢关注我博客的朋友,在过去的日子里,这儿更多的是我自己情绪的宣泄地,伴随着我的思考,只有那些忠实的朋友才会关注这一片蛮荒之地。有时候在Google Analytics里,可以看到哪些朋友访问了我的博客,而搜索引擎过来的绝大多数居然是五年前我曾经写下的那些关于pascal和lazarus的介绍,当他们看到我的日志的时候,是不是会感到惶惑。但在这一亩三分地上,我要努力的耕耘的自己的一份心情,其实无关其他,只是自己对于自己的一种尊重。

始终相信的一点是人与人之间的感受和思考是可以互通的,尽管在很多时候我把自己的思考和感情糅杂在一起,或许也只有我自己才能够明白在自己文字中参杂的各种词语所蕴含的意义。这一切就如同阅读一本小说,在我看《约翰·克里斯多夫》的那些夜晚,情绪激动,四肢颤抖,激情澎湃。罗兰的理念,通过激扬的文字,传达到了我的内心深处。即便那些描述克里斯多夫的激扬文字,通过傅雷的转译,也深深的将我打动。我相信,那就是文字的力量,能够将人类的经验加以分享和交流,传达我们的信仰和坚持,消灭孤独和恐惧。

行走在夜里,和属于自己的时间起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