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夜里

自从西二旗修站以来,习惯赶最后一班地铁的时间,不早那么一刻,也不晚那么一会,正好可经历入夜前的最后时分,目睹这座城市进入睡眠。五道口的路上小贩们仍在借着尚未熄灭的灯光坚持,而回龙观的黑车司机们依旧在寒风中吆喝着去上地西二旗,行色匆匆的人们带着疲倦的神情缩着身子晃过,往家中赶去。从宇宙中心到睡城,从一个空间转移到另外一个空间,把劳动力贩卖时刻切换回自己掌控的阅读时间。

很喜欢行走在夜里,空荡的路上没有车马,只有恣意的空气在周遭盘旋,冷峻的空气让人格外清醒。这是最为清醒时分,那些在白天不适合思考的问题,这会儿重又回到了自己的舞台,抓紧这难得的时间表演。这一切,也只是因为远离白天那嘈杂的车马喧嚣,让人想起那句久远的歌词“只有远离人群才能找回我自己”,只是这早已经不是那首歌的年代。就如《十一度青春之老男人》中那长大的少年,早已经在重重生活重压下失去了曾经的锐利。

昨天夜里写完那东西后才发现,居然是这个博客的第四百篇日志。回顾了一下过往,已全然忘记了开始这个博客的具体日期,隐约还记得个中经历的几番折腾,而域名都换了好几次,最近才成的此番模样。最早的文章居然是转载的一些东西,第一篇日志居然是在05年6月写的一篇有关《十年》的感受,距今足足五年有余。从那段遥远文字中,隐约可以看到一些现在自己的影子。此后还有一些日志,记录了一些故事的心情,而那些故事也没有刻意去遗忘,只是如今大多已经被雪藏在记忆或者日记之中。等到再过五年,十年之后一切又会怎样,看一下这些年自己走过的路,我没有把握言说自己在五年后会有怎样一个模样。

写出来的东西,一般而言还是要给人看的,不过五年前的文字,和五个月前的心情,大概也只有自己才能够明白。对于写下文字的人来说,他人的反应便成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昨晚写就的那些东西,模模糊糊的讲了一些工作的感受,于是本来就藏在背后的那些东西就更加不为人所知了,于是大家便拿文本说话,就猪肚表述了自己的关注。我乐得扯些题外话,只是一些熟悉的朋友,还是会看透文字后的那隐藏着的心情,给我支持和鼓励。以前读不懂李义山的诗,现在每回按下发布按钮,便嘲笑自己亦不过如此,那些藏在词语和句子背后的意义只有自己才能够看出来。

很久没有使用网页来写博客了,以前的编辑器太过简单,如今Wordpress的编辑器甚至可以套用博客主题的CSS来实现所写即所见,让自己觉得很舒心,于是开始喜欢在线写日志。以前在离线的博客程序里面写了半天的文字,或许因为一时不想写,就中途搁在那儿,等到想起的时候,已经不记得要写什么了。前些日子收拾了一下live writer,里面居然已经遗留了十余篇未完的文字,而最早的那一篇甚至是在两年前的一个夜晚所写,许多东西我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而那时的心情更是荡然无存。

很感谢关注我博客的朋友,在过去的日子里,这儿更多的是我自己情绪的宣泄地,伴随着我的思考,只有那些忠实的朋友才会关注这一片蛮荒之地。有时候在Google Analytics里,可以看到哪些朋友访问了我的博客,而搜索引擎过来的绝大多数居然是五年前我曾经写下的那些关于pascal和lazarus的介绍,当他们看到我的日志的时候,是不是会感到惶惑。但在这一亩三分地上,我要努力的耕耘的自己的一份心情,其实无关其他,只是自己对于自己的一种尊重。

始终相信的一点是人与人之间的感受和思考是可以互通的,尽管在很多时候我把自己的思考和感情糅杂在一起,或许也只有我自己才能够明白在自己文字中参杂的各种词语所蕴含的意义。这一切就如同阅读一本小说,在我看《约翰·克里斯多夫》的那些夜晚,情绪激动,四肢颤抖,激情澎湃。罗兰的理念,通过激扬的文字,传达到了我的内心深处。即便那些描述克里斯多夫的激扬文字,通过傅雷的转译,也深深的将我打动。我相信,那就是文字的力量,能够将人类的经验加以分享和交流,传达我们的信仰和坚持,消灭孤独和恐惧。

行走在夜里,和属于自己的时间起舞。

让审查来得更猛烈些吧

前两天在王晓渔的座谈会上曾经和他谈到博客关闭的事情以及中国新一轮的互联网管制的问题。对此我们的想法很一致,虽然这并不是一个好事情,但也并非坏事情,虽然管制是严格了,但是我身边的人们也开始纷纷感受到了绿坝娘的威力。

今天梁文道在博客上也写了《越多的审查,越多的自由》一文,对越来越严格的互联网审查表示非常的夸赞,因为它将原先隐藏在背后的审查制度带到前面,让人们不得不直接面对审查的问题。当人们对一个事情没有切身感受的时候,是不会明白这个事情对他有多么的重要。对于信息的获取者来说,不会在意新闻里面是否会少一条重要新闻,但是对于信息的生产者来说,则会关心自己说的一句话怎么会消失了。以前有人总是说言论自由是知识分子的事情,和普通老百姓没有关系,当现在的公权力还是侵犯到每一个人说话的自由的时候,当我们说的话不断的消失的时候,当敏感词不断的出现的时候,再也没有人开始说言论自由知识少数人的事情了。

用梁文道的话说:

“換句話說,網路時代曝露了審查機制的存在,讓它清清楚楚地呈現在每一個人的面前。過去只有,媒體業內人士才能體會得到的感受,現在卻可能是三億線民的集體經驗。這是好事,因為它使所有人都無法漠視自由的稀缺,都無法再假裝自己活在一個甜美快樂的世界。有了這種感受,才有尋求變化的動力。”

韩寒曾经说“我们见识了,我们都很害怕,但是我们也不知道,你们都在害怕些什么。”对于自由总是有人千方百计的诋毁着,总是有审查机构过来要求删除帖子,增加敏感词。让审查来得更猛烈些吧,让每一个试图说话的人看到你们的权力。然后再让房价来得更猛烈些,涨到有一天泡沫爆炸,将人们的继续都席卷一空,这时看看,到底还有谁害怕

新的开始

在没有写日志的这几个月里面发生了许多的事情,其中的一件大事就是在半个月前我本本上用了三年多的操作系统终于崩溃了。

已经记不清到底是06年4月的哪一天买的这台电脑了。从商店里面捧回这台本本的时候是如此的高兴,终于有一台自己的电脑了。平时当时的计算机知识,将电脑好好的规划了一下,也跑得很不错。中间有装过Vista,也有装过Ubuntu等,最终由于硬盘容量只有60G,只剩下了XP一个操作系统还在兢兢业业的工作,小问题也曾经出过不少,病毒也偶尔遇到,不过都不是很难。

也许是太多的积重难返,在系统崩溃前已经有一种不祥的预兆,比如出现僵死的进程,还有其他的系统残余信息。虽然运行速度还一直都很不错,但是启动速度和关机速度已经严重到了无可忍受,总感觉迟早要面临一场大的变动。没想到一切来得如此突然,当早上打开电脑的时候发现无法显示自定义的登录界面,通过winpe换成了经典的界面虽然可以登陆,却没有任何桌面,除了背景,幸运的是可以调出任务管理器,但是无法启动explorer。无法忍受,只能将C盘重要的东西都备份了,然后重装系统,正好当年也有一些设置没有搞好,这次可以推倒重来。

安装系统永远都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麻烦的只是如何让自己的数据不丢失。尽管很多资料都可以备份,但是存在系统盘的很多配置在一次重装中很有可能就没了,更何况那些写在注册表里面的配置信息。也只有当我们重装系统的时候才会想起他们吧……

一切如我所料,重装系统后虽然很多东西都还在,但还是有若干数据不幸遗失,如Zoundry Raven 的配置数据就不幸的被我所忘记保留了,若干篇写了很久没有写完的日志草稿就那样从磁盘上抹去了。倒是windows live writer的数据我还保留着,设置好以后又全部都回来了……

然而东西毕竟是丢了,生活却仍需继续,丢失的几篇日志草稿由于长期未使用而彻底的被遗忘了。遗忘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它将过去从记忆之中抹去,在某种时刻留下的空白是一种难以承受之轻。在之前以为多么大的事情,当我重新装上软件开始工作后,一切又彷佛没有发生,生活也许就是如此,爱情亦不过如此?

于是当系统顺利的跑了半个月以后,我便不再怀念之前的那个系统,尽管它陪了我三年。有些东西也许是不可替代的,但是有些东西则是可以替换的,譬如此吧。

p.s.新的博客b.freefcw.cn即将启用,只谈技术!

继续

时间就那么慢慢的悠到了5月底,再一转眼就要到61儿童节了,不过在很久以前就已经不属于我了.51的时候传闻青年节有可能放半天假,但是今年是没有放,其实对我也是无所谓吧,毕竟上课也是忙,放假也是忙,我不太在乎情形了

扫了一眼,距离上篇日志时间已经有足足1个月又18日的距离,中间并非没有过来瞅瞅,更新了一下插件,也偶尔进行一下备份.只是心情始终没有静下来,于是也就没有写什么文字出来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把码文字的感觉编程了码代码的感觉,事实觉得自己并非没有一点什么心情,只是没有去扩散开来成为认真的转变成为文字.总是想,这样会不会造成对文字的感觉的衰退,毕竟,我不是一个中文系的人,而在理性的思维中,并不注重对文字这种细节的把握.

以前总是很喜欢记日记,生怕自己会忘记什么,其实很多东西你写下来了以后会反而会忘记得更快.也许,正如以前所以为的:

有些忘不了的东西,怎么忘也忘不了,即便是黄药师的”醉生梦死”

有些不值得留下来的东西,记住也没有太多的意义

但是,又用什么来判断有没有意义呢,我也不知道

后来日记本被打入了冷宫,而日志也只是偶尔才成为了随感的倾斜场所.没有了任何概念,对于所有的,包括programming,comment,thinking,diary.在过去的两个月,某些还有依稀印象的东西,只是在校内留下来了三言两语,并没有到博客来,于是也荒芜了这里.

也许是太忙了,百度精英俱乐部成立了,08的小学弟来学校了,白云黄鹤的程序开发维护,还有姗姗来迟的期中考试…感觉很累,中间也看了很多的书,豆瓣上看过的书籍慢慢的也超过200本了,也许说不上读得多深,但我也许现在更渴望广度所能够带给我的视野.在年初的时候以为这个学期能够完结掉自己的那些书籍,可是那些书已经堆在那里,而图书馆借的书,新买的书,却不断的进入待看的序列

一直一直,做一个自己,所以,趁着些许空闲,重新反省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