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夜里

自从西二旗修站以来,习惯赶最后一班地铁的时间,不早那么一刻,也不晚那么一会,正好可经历入夜前的最后时分,目睹这座城市进入睡眠。五道口的路上小贩们仍在借着尚未熄灭的灯光坚持,而回龙观的黑车司机们依旧在寒风中吆喝着去上地西二旗,行色匆匆的人们带着疲倦的神情缩着身子晃过,往家中赶去。从宇宙中心到睡城,从一个空间转移到另外一个空间,把劳动力贩卖时刻切换回自己掌控的阅读时间。

很喜欢行走在夜里,空荡的路上没有车马,只有恣意的空气在周遭盘旋,冷峻的空气让人格外清醒。这是最为清醒时分,那些在白天不适合思考的问题,这会儿重又回到了自己的舞台,抓紧这难得的时间表演。这一切,也只是因为远离白天那嘈杂的车马喧嚣,让人想起那句久远的歌词“只有远离人群才能找回我自己”,只是这早已经不是那首歌的年代。就如《十一度青春之老男人》中那长大的少年,早已经在重重生活重压下失去了曾经的锐利。

昨天夜里写完那东西后才发现,居然是这个博客的第四百篇日志。回顾了一下过往,已全然忘记了开始这个博客的具体日期,隐约还记得个中经历的几番折腾,而域名都换了好几次,最近才成的此番模样。最早的文章居然是转载的一些东西,第一篇日志居然是在05年6月写的一篇有关《十年》的感受,距今足足五年有余。从那段遥远文字中,隐约可以看到一些现在自己的影子。此后还有一些日志,记录了一些故事的心情,而那些故事也没有刻意去遗忘,只是如今大多已经被雪藏在记忆或者日记之中。等到再过五年,十年之后一切又会怎样,看一下这些年自己走过的路,我没有把握言说自己在五年后会有怎样一个模样。

写出来的东西,一般而言还是要给人看的,不过五年前的文字,和五个月前的心情,大概也只有自己才能够明白。对于写下文字的人来说,他人的反应便成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昨晚写就的那些东西,模模糊糊的讲了一些工作的感受,于是本来就藏在背后的那些东西就更加不为人所知了,于是大家便拿文本说话,就猪肚表述了自己的关注。我乐得扯些题外话,只是一些熟悉的朋友,还是会看透文字后的那隐藏着的心情,给我支持和鼓励。以前读不懂李义山的诗,现在每回按下发布按钮,便嘲笑自己亦不过如此,那些藏在词语和句子背后的意义只有自己才能够看出来。

很久没有使用网页来写博客了,以前的编辑器太过简单,如今Wordpress的编辑器甚至可以套用博客主题的CSS来实现所写即所见,让自己觉得很舒心,于是开始喜欢在线写日志。以前在离线的博客程序里面写了半天的文字,或许因为一时不想写,就中途搁在那儿,等到想起的时候,已经不记得要写什么了。前些日子收拾了一下live writer,里面居然已经遗留了十余篇未完的文字,而最早的那一篇甚至是在两年前的一个夜晚所写,许多东西我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而那时的心情更是荡然无存。

很感谢关注我博客的朋友,在过去的日子里,这儿更多的是我自己情绪的宣泄地,伴随着我的思考,只有那些忠实的朋友才会关注这一片蛮荒之地。有时候在Google Analytics里,可以看到哪些朋友访问了我的博客,而搜索引擎过来的绝大多数居然是五年前我曾经写下的那些关于pascal和lazarus的介绍,当他们看到我的日志的时候,是不是会感到惶惑。但在这一亩三分地上,我要努力的耕耘的自己的一份心情,其实无关其他,只是自己对于自己的一种尊重。

始终相信的一点是人与人之间的感受和思考是可以互通的,尽管在很多时候我把自己的思考和感情糅杂在一起,或许也只有我自己才能够明白在自己文字中参杂的各种词语所蕴含的意义。这一切就如同阅读一本小说,在我看《约翰·克里斯多夫》的那些夜晚,情绪激动,四肢颤抖,激情澎湃。罗兰的理念,通过激扬的文字,传达到了我的内心深处。即便那些描述克里斯多夫的激扬文字,通过傅雷的转译,也深深的将我打动。我相信,那就是文字的力量,能够将人类的经验加以分享和交流,传达我们的信仰和坚持,消灭孤独和恐惧。

行走在夜里,和属于自己的时间起舞。

重新提笔

生活并不如我们所期待的那样。的确,这一切并不是我所期待的,然而2009年的第一个光头就这么开始了。或许从刚刚还一团乱发到目前这样还很是让人不习惯这种变化,这其中也包括了我自己吧。希望自己的生活从乱糟糟的情况中重新清理或许是我的一个小小期望。但生活也许就像阿的巧克力盒子里面的巧克力,在没吃到之前永远都不知道会是什么滋味。

已经很久没有认真提笔写下一点文字,如果这也能够称的上文字的话。也不清楚自己究竟处在一种怎样的纠结状态,或者说是丧失了言语的能力。太久的沉默以致于朋友都开始提醒我这些日子没有任何声响。也许我该为这些日子的无所作为负责吧,可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过去的日子就如一团乱麻复杂而不堪回首,直到自己有了勇气一刀断开,才发现生活已经支零破碎,无法拼凑出一副完整的印象。

提起笔来,感到颇为的沉重,一阵阵的恍惚中闪现生活中破碎的镜头。如果说这几个月是一场梦,我毫不怀疑其虚幻性。生活永远比小说精彩,但是我们更喜欢读小说,究竟是它的不可接近,还是它的真实呢?我不知晓。十几个小时能够在乔伊斯的笔下演化为一本恢弘著作,而我只能够选择让过去在尘封中腐朽,然后贴上几个不知所以然的标签,证明曾经存在但是已经消弭的日子。

回头开头提到的光头,在我理发的时候,理发师很是不厌其烦的再三询问我是否真的确定一定要将头发都给离掉,而我很确定的说:“是的!”。然而,在确定下却是内心的不断冲突:做,或者不做构成了我的抉择,并非一如嘴上的坚持,心里还是不断的徘徊于其间。事实上思维并不是简单的做或者不做,还有一种深刻的背景使得行动被赋予了独特的意义,就在这种背景中,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很难想象我在前一天的晚上心情是如此的沮丧,以致于从抽屉里翻出了两个月前买的那包未开封的烟,在阳台上看着闪亮的灯火我无从寻觅。究竟是怎样的原因我似乎无从知晓,归咎于巨蟹座的神经质似乎是过于简单的解释。而我唯一可以做的,便是给我的朋友打一个电话,寻求他们的帮助。

焦灼的灵魂要怎样才能够得到抚慰?当习习的晚风吹在我和朋友的身上时,感到是如此的欢畅,彷佛之前的沮丧是如此的遥远而不真实。缓行,不需要太多的安慰,只要有一个身影,便让我感到生活是那样的淡定,纯真而美好。一切或许就只是需要一个凌波丽的微笑,便能让人觉得生命突然变得积极而有意义了。

夜里的校园是如此的静谧,失去了白天的喧嚣和浮华,沉浸到了灵魂的深处。而我们正行走其间,在昏黄的路灯下,有树的阴影摇曳,脚步的清脆是如此与心的节拍相合,一切彷佛在小步舞曲下,轻盈而飘逸。如果此刻正在月光之下,我无法幻想那份唯美的景色。隐约透过时间看到白天人们行色匆匆的身影,可以看到什么东西正在悄悄的流逝,那不是我们所能够挽留的,但是或许可以珍惜。

立夏已过,尚未小满。时节已经不再熄灯,于是韵院的寝室还露出昏黄的灯光,隐约可以感觉到人们的忙碌。但路上的空寂已经证明这已是深夜,人们即将要进入睡眠。而我庆幸能够在这个时分闲庭信步于校园,享受朋友陪伴的快乐,如果白天有什么烦恼,那么在此刻那都不能妨碍我享受这份美妙的感觉。于是想打一个电话告诉朋友们此刻的快乐,无需幸福的闪电,只要宁静的夜晚与朋友的相随,生活就不再是充满苦涩与艰辛,就为了这一刻的愉悦,值得承受所有一切的苦难。

不需要太多的慰藉,才能够让不安宁的心平静。只需要片刻的美好,证明生命的意义,于是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所有的苦难带来的痛苦随之烟消云散。蛙鸣响起,我怀念初中的岁月,在月光下独自欣赏摇曳的树木,众人安眠在宁静的夏夜而我选择了欣赏夏夜的宁静。只是回不到那从前的过去,于是我和朋友一起缓慢远行……

当我在理发师的再三询问时,明白过去的生活将会如剪去的头发,一丝丝的掉落在地上,然后扫掉。新的生活也将随着新的头发将重新生长出来,我相信,生活中将会有什么值得我为之受难,就像那晚的夜色,如此的美妙,一生都值得去铭记。

感谢小北,在我低落的时候陪我,感谢多多,让北陪我。@2009.5.17

在这个季节

在一个人的时候,时常会想起《东邪西毒》中洪七那灿烂的笑容,纯如孩子般的面庞,很是让我着迷

走在路上,有时会低声从口中吐出Beyond的《海阔天空》:原谅我这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也怕有那天会跌倒,被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

喜欢蝉声,走在树荫下,可以听到它们在上面放肆的鸣叫,疯狂而执着

路边笑着的情侣打闹着从身边走过,有一种莫名的快乐

喜欢1900站在船梯上,看着面前的那座城市,然后回走,琴键太大,音乐无从而生;城市太大,我们无从而生……

喜欢看爱德华在他那小小的城堡里面用自己双手塑造一个又一个心中的美丽

喜欢《燕尾蝶》中雅并倔强的眼神,喜欢狼朗和春梅一起的组合,喜欢刘梁魁的那句话”找回磁带,赚一笔,回上海”

一个人的深夜,只有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安静的机箱,默默的,像一个熟悉的老朋友,彼此什么话都不说,相互依偎

没有蝉声,会觉得格外的孤单,就像小时候,一个人在房子里,会格外地害怕

在这个季节,什么都不想做…只想躺着,做梦

07年2月6日

天阴,有些小雨,空气中弥漫着尘土的气息,涤去了前些日子的喧嚣

离放假也有几天了,学校里依稀可以看到几个人,和暑假俨然不同,很冷清,连梧桐也落去了满身的树叶,光秃秃的枝干更为显得萧瑟,静静的校园偶尔传来两声幽远的声音,那些学生也是校园的叶子吧…今也落叶萧条了

西一食堂关门了,西二也贴上封条,开水房树了牌子,百景二楼的营业员在互相鼓励坚持最后两天…总让人有些失落,独自徘徊在校园里,抬头望不到几个人,找不到可以藏身的地方,人,直挺挺的立着,面对这一切

入夜,黑漆漆的寝室楼格外寂寥,只恐窗外寒鸦一声凄厉的惨叫,走道黑不见头,偶有灯光透到,更增添几分诡秘莫测.空气,夹着湿冷的雨水的气息,让人浑身打个冷颤,头顶的灯,黯然的发出冷冷的光,落在惨白的墙壁上

窃以为,夜晚是最好的时候,没有了白天的喧嚣,阳光下的浮尘都已经飘落.这个时候,寒冷入侵肌肤,寂寞笼罩周围…这个时候,我们的自我意识才会恢复,才会看到自己,没有人会来打扰思索.这一刻,才真正属于自己,不再为社会所迷失自己,拥有独立的个人意识.

天雨,10日火车归家.回到熟悉却在渐渐陌生的地方,面对那些我不能不面对的人事物…为何犹豫?为何放不开?为何而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