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轮滑

我在北京上班的时候,部门新进了一个同事,瘦瘦的北大研究生。那天没事看他的简历,发现他也喜欢玩轮滑,就觉得很是亲切。交流了一下,才知道居然是北大轮滑的元老级人物,于是彼此更是惺惺相惜,互相约定什么时候有空一起在北京大街小巷穿行。

彼时我刚到北京不久,还在适应新的城市和新的工作环境,整天忙于熟悉手上的工作。而他也刚刚开始工作,还在被导师和和学校之间的事情所羁绊。时间一下就是两个月过去,我们也只能是在工作之余勾勒该去哪些地方转悠,他说要带我去北大看那些小孩玩平花,而我也一直憧憬着能在北大和清华游荡。

等到十月的时候,漠漠的事情震动了武汉,北京,合肥三地,在我的周转奔波之下,整个事情居然也算是安定下来。在这个事情之后,T和我聊天的时候说,既然你那么喜欢那个姑娘,为什么不回武汉呢。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如雷灌顶,醒悟到原来自己一直没有破开心结。在漠漠的事情刺激下,我才明白,其实这北京说所有的一切都是空的,与其在那儿诉说自己的思念,倒不如行动起来,回武汉去。

很久以前我一个朋友诉苦的时候给我说了一句印象深刻的话“见他会伤心,就想和他在同一个城市,呼吸他呼吸过的空气。”直到我打定注意离开北京的时候才明白过来,这句话背后到底有多深的情感,隐藏着怎样的悲伤。有些事情,真的只有自己体验过了才能够明白隐藏在背后的那种深切情感。

于是,在工作了四个月后,我开始了各项工作的筹备,打点行装收拾东西准备回武汉。而为了攒生活费,买轮滑鞋在北京穿行的计划也就被我放弃了。于是这件事情就变成了同事不时和我提起在北京穿行的安排,而我却一心惦记着那遥远的南方的城市,以及在那个遥远的城市的她。

最终,在北京、清华校园里也没有出现我踩轮滑的身影。而北京轮滑就这样成了同事对调侃我的话题。

 

辞职两个月

看一下日历,已经到了6月的时候了。在2个月前的那些日子,我还像沙丁鱼一样每天挤着地铁,在五道口的高楼里和每一个正常的IT民工一样敲着键盘,写着那些自认为还不错的代码。不过在3月31日那天,一切都改变了,出于种种理由,我离开了搜狗,也离开了北京。坐在熟悉的Z12上,我很忐忑,对于将来会发生的事情,尽管每天都如下棋一样演算了很多道,依然还是什么感到十分的茫然。但我并不害怕,毕竟是自己做出的决定

若干天后,我踏上了天府之国成都的土地,开始行走川藏线。在路上我不断的遇到各种朋友,他们来自天南海北,有着各自的身份和工作,大家傍晚相遇,在夜里一切聊天喝酒,交流彼此的见闻,天明之后各自踏上彼此的旅程。在以前,我绝然不会明白可以如此的经历一种人生,但在路上,我才发现其实有更多的事情是可以去做的,有许多风景是可以去认识的,有许多朋友可以遇到,有许多故事可以聊,

在结束旅途后的好长一段时间,我还处在一种神迷的状态,时间彷佛凝滞着,但也在飞舞着,一切彷佛还在昨日,却已然是今天。直到有人离开武汉,我才慢慢调整回状态。很多年以后我肯定还会想起那一段旅程,对我的人生有着怎样的影响

在白驹过隙间,西藏之行也已经结束有一个月的时间了。在这一个月里面,也会充斥着睡觉,饭局,无聊以及各种应酬,没有了强制的生活,人总是很容易懒散。努力的尝试在这种自在的情况下,逐渐掌握自己的生活,于是慢慢发现生活的条理逐渐清晰,也会去设定一些计划,比如读书,比如写字,比如锻炼早已经被工作毁了的身体。以为只有在自由的情况下才能够真正掌控自己,一如康德认为只有自由意志下,才有善和恶。努力之间,慢慢的读完了一些一直拖着的书,也开始恢复锻炼身体,还玩起了滑板。在接下来的日子,应该会尝试着努力坚持一些事情,去做一些事情。

离开北京后,走了许多路,遇到了很多人,也发生了很多事。自己在在努力的去做很多东西,希望一切都会朝好的方向走吧

三个月

今天是12月1日,虽然知道时间会过得很快,但等到过去的时候才发现在转眼之间,就那么闷声不响的悄然而去。尽管也是数着日子走过来的,却依然感到非常的诧异,当你知道有些东西无法挽回的时候,就会知道失去意味着一种怎样的痛苦,尽管这已经不是自己第一次有这样的感悟,但当它来临的时候还是让人感到惊讶和无法接受。

离开武汉足足有五个多月的时间了,从7月1日到公司到今天,上班也有了整整五个月的时间。这中间发生了许多的事情,是我始料未及的,直到一个月前的那一刻,我才知道生命中可以有很多我们未曾预料的可能性,尽管我不断的去寻求自身,但一些表面的意图仍然将自己的一些真实想法给掩盖了。于是我的想法得到了彻底的改变,很多曾经的计划已经不再如预期的那样能够得到执行。

也许就是因为生活充满了各种人们未曾预料到的可能性,才显得其丰富多彩,才让一切都可以成为不可预期的情况下去达成自身的希望成为了一种可能。不过这次生活的主动改变,在某种程度上说是我对于自己,对于生活有了一种新的认识和收获,才决定做出对自己预先设定的目标的更改。

不断的生活,不断的去体会这个社会,调整自己的状态。在这个不断增长认识的过程中,领悟自己,达成自己的愿景,实现自己的价值才是最终 的目标。没有众神的世界,需要做的是也只是找到自己,并重新认识自己与这个世界的关系,确定自己在这个宇宙的位置。在没有终极目标的时代,我们要做的不是盲目的去寻找目标,而是认识自己。

请给我时间吧,不用太多了,就三个月,让我收拾这一切,证明我的渴望。会不会太晚,每天总是要这样不断的问责自己。虽然做好了承受这些时日带来的苦痛,不过这些日子来已经证明这种痛楚是多么的难熬,每天不断的忍受思念的煎熬。但还是想让自己坚持下去,至少做好一个准备。我知道,前面的路,我想怎么走都可以,可是我却偏偏要选择一条颇有挑战的小径。

可我能说什么呢,但愿人长久!

这个季节在北京

这个季节的北京并没有觉得很冷,一点都不像预期的那样面临严寒,有些时候我甚至会觉得有些热。也许只是还没有到更冷的时节,或者是室内供应的暖气让我觉察不出。早上出门的时候,还是能够感觉到有些许寒意,但不刮风的话,一切都还是可以接受的。只是冬天的北京确实挺干的,让人觉得有些不待喜欢,多喝水便成了自己不断提醒自己的事情。

这些天帮猫子折腾了一下她的新博客deay.me,动了心思把博客主题也换了一个。一直觉得之前的那个字体有些小,版式也不是很好看,现在也换了一个更为简洁的主题。还有一些很久没有动信息,比如自我介绍什么的,还是四年前我在数学系的那个懵懂,于是也换了几个字。

不过这些活都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干的,就像这会儿写这些文字。工作依旧还是那样的忙碌,不过已经不像刚开始那样没有头绪了。加班也没有之前的频繁,多了很多时间,躺在客厅的沙发上面看书,买的台灯便成了多余的饰品,只不过还是很喜欢那种皮克斯的造型,于是晚上一个人的时候,便会打开它,坐在桌前看一会儿书,再去睡觉。

忙碌间已是要进入十二月,写了一个脚本算了一下时间,到北京也将近有150天了。恍恍惚惚的就这样就过去了五个月,一切正如自己早先预期的那样。工作开始进入正轨了,虽然并不如预期的那样富有激情和魄力,但从中学到的东西确实自己却远非自己所能想到的,曾经的抽象的设想,在这儿开始了细节的搭建。虽然在工作中也被很多的坑折腾到抓狂,带来的独特体验却让我受益匪浅。有时候暗自嘲笑说这五个月过的是一种怎样颠沛流离的日子,但正是这种过程让自己有了更多的体悟。

不过生活的道路却和预想的偏差越来越大,其实在暗地里揣摩,大概也是一种必然的进程。总还是会有几个人,能够理解我的想法的,“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开始习惯倒数着过日子,让自己学会忍耐。于是每天吃饭,工作,看书,聊天,只不过在一个人行走的时候,会更加明白自己在向何方行走。

然而生活,在自己的手上,用昨天和今天,不断的写成。自己的行动,将构造一个证明,证明这一切都是有意义的,温暖生命的每一种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