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且行且珍惜

夜里做梦,梦到在经历了各种乱七八糟的混乱之后,我居然和某人在一起了。在梦的最后,将喝得不省人事的她送到家,正打扫房间的时候,梦却醒了。

醒了,感觉却是如此的匪夷所思。我是如此的不能理解,居然做了这样一个梦,居然梦到和她在一起……究竟是自己太过饥渴,或者是另一种幻征,我不得而知。只是梦境的如此真实,有时让人陷入种种幻象和思考之中。

在恍惚间想起,曾经也有人玩笑着要撮合我和她,被我一笑而过,嘲笑丫乱点鸳鸯谱。想着小米好像是如此说的某某挺好的,你可以考虑下啊然后我不屑一顾的鄙夷这家伙都已经老成这样了,没解决自己的问题却要瞎掺和我的事情。小米同学的单身问题像是迷一样被大家所不能理解,我倒是懒得去揣测,反正丫的年龄都已经妇女节了,没啥好担心的

人是挺好的,可那有怎样呢?在金庸的《白马啸西风》结尾写道: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即便用比较严苛的标准来看,我也觉得身边有那么一些人挺好的,也很珍惜几个朋友。这么多年来一直不学无术,别的没有学会,就是看人的能力稍微有点长进。在经历很多人以后,慢慢发现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并没有预想中的那么大,但或多或少还是有一些不同的,而这些不同中最为表现其特征的便是其对世界的态度和性情,有的人比较有自我一点,有的人会比较努力一点。而在认识的人中间,即便用慎而又慎的态度来看,好姑娘也还是有的。她们各式各样,形态各异,可她们就真的就只是那么好的姑娘。换做曾经,也许我还会很喜欢。但现在也只是不愿意罢了,而愿意的,人家却又不要。

倒是越行越远,随着对自己的了解越多,在面对事物的时候越是诚惶诚恐。恐怕也是因为知道自己有怎样的想法,会坚持什么,会去做些什么事情,明白什么是我需要的,因此才更加谨慎。曾经认为自己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人,但现在还是怀疑是否可能达成当初的期望。在看透所谓爱情之后,已丧失了去为别人做出改变的意愿,同样也没有什么动力去维系自己的努力。只能告诉自己,假如没有遇到一个自己愿意的人,倒不如克制自己的欲望,保持自己的单身,免得对别人造成伤害。

喜欢一个人,总会在TA的身上投射自己的期望,带着我们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包含着对生活的憧憬和期待,对他人的幻想以及渴望,以及自我完善的渴求。选择一个人,也是选择一种生活,一个怎样的人,做什么样的工作,有什么样的朋友,怎样的性情,以及怎样的志趣,都决定着TA的品味和生活情趣。所谓在一起,无非是选择一种生活的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中,两个人在一起生活,彼此之间会相互影响,需要去习惯对方的行为,会要改变自己来适应对方。

很多时候,所谓爱与不爱,无非是愿不愿意,借口总是很多,归根到底只是不愿意而已,看多了分分合合后,总是无奈。也被撮合过很多次,但每次都一笑付之,心里明白她们都是很好的人,只是那并不代表就适合我。和人相处久了,多少总能看到他们的爱与恨,内心的渴望与坚持,对于世界的认知和态度,对于理想和信念的判断(话说回来,我倒是很少看到有男人对女人的人格保持足够尊重的,也很少看到有女人有足够的自我)。但我也明白,自己需要什么,大概希望和怎样的人结伴行走。

很多年前,唱水木年华的“爱是什么,我不知道……”而现在,已经对爱啊爱什么的,很烦,其实也就那么一回事,不值得那么拿出来说

K说,你寂寞了。我笑了,其实孤独是我的归宿。

 

不能沉默

有时候我会觉得,昨天会在某个偏僻的小巷里,或许是前一个拐角处,他在低声絮语,当你听到这份游荡在世间的吟唱时,便也形成了自己的记忆。

王小波说,沉默的大多数,我说,而且沉默的记忆。有人醉生梦死,有人恣意的莽撞,有人寻寻觅觅,无非只是想把过去的那首歌给遗忘在知觉的迷失域。有人从不说什么,有人从不做什么,无非是想让自己能够活下去。那些试图去遗忘的人,也只是想把自己掩埋掉。

我始终相信记忆是会说话的,它将言说一些你不得不面对的事实,你可以存活下去的依据,你将称之为自己的凭证。我相信哪怕一切都离我而去了,只有记忆,也唯有记忆会与我分享同在的快乐。

当我拒绝第二个女孩子的时候,我感到非常的惶恐,我试图去找寻所有能够依赖的东西,来证明我的拒绝的是一种无比自然的行为。而我发现,这些日子的忙碌和荒淫,无非是为了掩饰某种事实的存在,是的,我只在夜里才会感到一种无以言语可以名之的寒冷。所有的倦怠无非是掩饰的借口,让自己逃脱这一切的存在。

然而无论怎样,路始终是走下来了,不管今天,明天,或者后面的日子,我会有怎样的选择,这事实就是,骨子里的信念与我同在,与希望同在

生活在这个世界,不能沉默,因为信仰同在

北国的雪

经过一个漫长的夜晚,醒来,窗外是白茫茫一片。时间停止在7点23分,猛烈的咳嗽似乎要将五脏六腑吐出。

喜欢落地窗,躺在床上的时候,侧着就能欣赏这个世界,尽管头痛难忍,可还是觉得这纯白的世界很恣意。还在昨天的时候,上一场雪尚在地上挣扎,半夜的时候,这一场雪赶过来凑热闹,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了。本以为在帝都的日子里看不到雪了,转眼也已经立春了,可还是在这最后的日子里赶上了她们莅临人间,尽管这第一场雪是人工降下来的。于是还可以想象,会在余下的日子里面遇到多少不曾预期的事情。

从去年毕业到现在,来北京已经8个月了,这其中发生了许多的故事,给我带来很多感受,不管是来自生活的打击或者朋友的帮助以及其他各种刺激,我都给予诚挚的感谢,是他们让我更加坚强,可以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生活是无目的的行为,旅途的重点不在于终点,而是路上的风景。尽管我没有完全做到,但希望至少珍惜了在的状态。

有经历过一段很艰难的日子,数着日子过日子的时候,在无望和希冀之间徘徊,最后恐怕还是归于绝望。但毕竟不可能大彻大悟了,只是因为无法摆脱红尘俗世的牵挂。感谢T和漠漠,在我彷徨的时候让我明白了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也找到了通往心路的方向,尽管未来并不可能完全如此,但我也明白了自己的希望。

T和漠漠最后的分手,也是最理想不过的情况。作为一个周转于T,漠漠,漠漠父母及漠漠同学之间的协调人,能够让这件事情最后走向一种颇为完美的结局,让我感到很是幸运。常常说,人要在失败后爬起来,才能走得更好,希望T和漠漠今后能各自幸福。

现实的状态总是要改变的,尽管许多人觉得我现在过得挺不错的,但这并不是我所希望走的路,我能明白他们的希望,但我已不奢望有人能够理解我的想法。喜欢听人们讲述他们自己的故事,而将自己埋藏在记忆之中。在童话的最后,王子和公主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除了王尔德。路的最后,我终于明白这个方向是难有同路人的,抱有期望只能迎来失望,累了,于是想一个人静静。

在2011年的伊始,我有一个小女朋友,可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在一颗胆小怯弱的心面前,我试图带来希望的可能,却发现其实自己才是一无所有。所有可能的情况都可以让她充满恐惧,不安的感觉来自于她内心深深的自卑和懦弱。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克服,也不知道需要多大的努力。突破自己已是一件让自己曾经付出性命的事情,又如何能让别人去做到呢。我不知道,越是固执的想去面对,固有的执念却越是顽强。

在漫长的寒假季,我终于明白自己已无能为爱,在走了许多路以后,所有的希望都已经破灭。我曾经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为了一种可能性,哪怕这种可能性是多么的渺茫,只要有一丝可能性,我就要去努力。然而直到现在才发现,希望并不存在,只是一场自欺欺人的希望,聊胜于无。你们所希望的,对我而言,都是破灭的,我曾经期待神启,但最后发现只有顿悟。

这是应许之地,应许并不意味着付出。曾经我想了很久什么是爱,最后才发现其实很辛苦,也很容易,很简单,也很复杂,但如果不准备做出极大的牺牲,乃至付出一切,那么还是不要去谈爱一个人,至于为什么,恐怕只有自己才能体味。爱是奢侈品,我曾经渴望,但却忘了自己身上已经残留不来多少了。我太老了,已经不能动了,那个世界是你们的。在那注定的旅途上,我曾经希望自己不是独自一人前行,但现在终于明白,恐怕非得如此不可。只能用剩余的目光,凝视你们的存在,希望能够幸福。

雪,降诸大地,一片莹白,世界归于安静平和,徜徉于这个世界,有一种孤寂和冷漠,只属于自己,不可与人分享。依稀还记得在小时候,在老家的寒假里,喜欢在落雪的时候,在农田中漫游,一级一级的梯田,笼罩在白茫茫的之中,而自己,徘徊于天地之间。

放弃与不放弃

C说,我要是你早放弃了。。

我笑了一下,敲下了这么一句话:“毕竟你要知道,我是喜欢她的,而不仅仅是得到她”

当输完这些字时,忽然醒悟了很久以来的许多坚持。

所以我放弃不了。

也许,会因此放弃,谁知道呢!

Z说,我觉得你无所谓放弃不放弃都一样,她还是在你心上。

事情无非就这么简单,那些叫我放弃的人都弄错了对象。不管是可能与不可能,合适与不合适,对我来说,都只是表面的一层泡沫。

往后的日子里,很多东西将变得更为干净,因为本来就很简单,只不过我们把生活弄复杂了而已。

我将继续走我的路,因为这是我想走的,至于你们的世界,我继续旁观

感谢晚上和我说话的M,L,C,Z,以及S诸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