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8.9

这是我在武汉度过的第六个夏天,如果一切从06年的那个8月开始算起的话。

似乎有些令人难以置信,我和武汉已整整有五年的纠结,就如同在一个长长的梦,遇到了一个陌生的女子,之间产生了许多奇妙的故事,充满辛酸苦乐。这些故事或许并不能用美好来形容,但总是让人不时回想起经历,尽管略带苦涩。

在那个8月之前,我在湘潭度过了我的童年,小学,以及中学,除开长沙,我和那个城市以外的世界没有其他的接触。和许多人一样,从出生以来的记忆,整整十九年的时间,都是有关于那座城市的故事,尽管它们大多处在一种遗忘和半遗忘的状态,或者记录在我的日记里面。他印刻着我的祖辈们在田间劳作的身影,记录了我父辈们奔波劳碌的足迹,我茫茫然的四处窥望,但对我来说,这一切似乎并不那么令人满意,萌动的心总是希望能够走出去

过去常常是一种好东西,在回忆的时候,总是会觉得很美好。即使再糟糕的过去你也知道无非如此,更何况都已成过往,木已成舟让我们毋须再承担任何责任。最吸引人的莫过于所有你现在遇到的麻烦,在那时还远未出现他们的魅影。

在那个8月来临之前,我无限憧憬着自己的大学生活,一半来自于高中老师的谆谆教导和父辈们的言辞,另一半则来自于对那个并不怎么令我满意的家庭的逃离。所有的过去对于躁动不安的我来说,都是一种过于沉重的包袱,我迫不及待的来到了武汉,期待着能够有一段新的生活,尽管我对它一无所知。

尽管我始终无从明白,对武汉为何有一种强烈的离弃的欲望,但我却明白此生注定会有无法摆脱的纠结在其中。在这过去的五年时间,我看到了自己面对变化时的成长,也遭遇了措手不及的打击,但值得庆幸的是居然一路走下来了,还收获良多。

2006年8月9日,我永远清清楚楚的记得那个日子,我离开了生活19年的城市,来到了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大学生活的帷幕就这样缓缓拉开……一切很奇妙的是,我当年是那么的想去武大学读工科,最后却在一个华科这样工科学校以文科生的身份毕业。这究竟是怎样一种命运?

未来的不可知,也许这也就是命运的可期待之处

归校

回到学校.午饭,吃了很多很多,好似刚从沙漠中出来的旅人.学校和家有什么区别我一直都没有发现,也许只是概念的不同,抑或还有感情的差异,但都是我安歇的地方

绿色的田野飞驰而过窗外,微微蓝的天空,有点低低的感觉.茫然的,好似周围的空气都已经逃逸.看着留学的仕途-李斯与秦帝国,陷入二千年的那片时空,咸阳城的政治天气,六国的纵横风云.列车缓缓的驶在静默的铁轨上,带着我渐渐的远离那座熟悉却陌生的城市,夹着隆隆的压轨声音…

但是思绪却还在那儿,那座不知道是蔚蓝天空抑或黑云压城的小城,还依稀带着我的残念.那趟车依然风雨无阻行驶,那些花儿还在自在的开放,那些建筑物日复一日的矗立.也许今天又会推倒新的房子,建立新的大楼,也许那些路将会修好,那座山已经被挖平了,停留在那片天空下的记忆却始终无法褪色,只是再也无法找寻

同学聚会是一种快乐,快乐中依然带有一种淡淡的伤,满面春风,笑语嫣嫣,总看得见将来和过去,还有现在的捧杯畅谈.扯起我们永远扯不完的那些话题,干一杯,今朝醉…

彻夜的失眠是夏天的雷雨,秋天的落叶,无可奈何.魂牵梦绕无法忘怀那天的美丽,尽管如此颠倒生命,抗拒着生理的疲惫,却丝毫无悔,只为一笑

笑容是可以有很多的,天真的,虚假的,诚恳的,无意间的,带着苦涩的,遍历一次是十分痛苦,在这些日子都曾有过,却是一种煎熬,

我知道,每一次回家,总会要带些伤痕回来,一如昨日的记忆飘逝的风中.碎碎的念着快乐,却无法抹去心中失落带来的痛苦.害怕伤害,于是不愿归去,有些东西总归要去要面对

叶子,一年四季都有飘零~~

没有遗憾了…

明天高二的就开学了,今天早上Anlin回来了,带了礼物…

一起去吃了顿饭,hz给冷在旁边了…下午Anlin要回学校,而且要和哥哥一起…很久没有看到她又要分别了…..

1点多,一个人在外,沐浴着阳光,不想回家,但是一个人却又实在是无聊.去KFC叫了一杯可乐,一个人做下来,看着那本5月的《青年文摘》,买了很久了,但是一直没有看,都是电脑害的…有电脑在我几乎很少能够做什么事,特别在家都是上网了…无聊的逛啊,聊天..在学校可能还能够做点题目

一边看着基建营路口上的滚滚人潮,我很想知道哪些人匆匆的为何而奔走…匆匆的花儿也谢了,飘零了落叶,弥散了青春…..喝着冰可乐,我很期待有一个人也能够这么想…不知道我是否在别人眼中也如街上的行人一番?其实我和行人有什么区别呢,都是一样的而已…芸芸众生啊..讨厌物理…一想到宇宙…就绝对人渺小得可以忽略了…想到6billion人类..也是很渺小的..但是相聚与此,便是缘分

一个人静静的做了一个多小时,走到了老市政府那里..这条路我走了很多次了,不知道今后还会走么…想搭3路车..再次经过东站..经过那条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地方….虽然不能远眺学校…

啊..又是离别的时候,诸位..恕我早一步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