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祝我一路单身

那天,收到一张大红请柬,很惊讶居然是壮壮的。很难想象这么一个喜欢走南闯北的人,居然要结婚了,而且是如此之突然的事。小龙在送请柬的时候说,也许这是家里的要求。然而不管怎样,请柬都已经到手上了,便也成了一种既定的事实,作为朋友的我只能说不论怎样也要去参加他的婚礼。

只是真的没有想到,半年前我出行西藏,在西宁的时候,曾经去看他。那时我们聊着过去的惬意生活,畅想着将来日子是要如何闯荡,未来的生活似乎就握在那时我们的手中,一切感觉是那么的容易。尽管我要回武汉证明我对一个人的感情,但走过西藏之后,也知道那不过是一种回光返照,在结束之后还得再上路去继续我的希望和梦想,而他也忙碌了好一段时间,想着12年能够找机会出国学习游玩。然而不曾料到现在他却要成家了,我实在不知道在今后的日子,又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况。

在毕业的这一年多的时间里,身边有好些个朋友也已经结婚了,还有一些朋友正在踌躇满志的迈入婚姻的殿堂。参加了好些次婚礼后,总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早先年曾经充满希冀与幻想的婚姻,逐渐被现实的残酷所打破,而自己似乎也和里面的许多东西格格不入。也是在见证了许多情人,经历了一些人以后,发现自己已渐渐的不再相信爱情。也许是对于他人的失望导致的热情丧失,也有一种可能是不断的历练让自己对自己更加明了,总之宁愿自己独自一人行走,也不希望自己沦陷到生活中去。

两个人之间产生的关系,以及随之而来的责任,既是相遇,便是缘分。我已经明白生活是怎样的一回事,也明了两个人会给生活带来怎样的变化,但我不希望如此。在过去的一年里,我最大的收获其实是增进了对自己的了解,明白自己到底希望怎样,也明白生活是怎么一回事,在不断的磨砺过程中让自己愈发的独立并强大。也非常的感谢胡征带来的那次西藏之旅,那一趟旅途让我的心灵得到了一次净化。

在业已过去的这一年里,我尝试兑现自己曾经许下的诺言,想吧以前没有做的事情做完。谢谢朋友们,一切似乎都还不错。但我知道我还有很多西康发藏在心里,他们等待许久,而实现他们需要更多的时间,也需要更多的努力,我希望能够坚持自己的理想,依稀还依稀记得高中的时候同学在KTV里面唱光良的那首《少年》:

那是我们都回不去的从前,幸好还可以坚持当时的信念。

我不相信一切梦想都可以实现。但是我明白我想去做什么,应该坚持什么东西,对于生活绝对不能妥协。接下来的路会很辛苦,我需要更加强大,在过去的半年里面我努力的锻炼身体,希望在将来的日子能够发挥作用。

在 2012年,我希望生活能够给我更多的苦难,来磨砺自己的灵魂,让自己坚强得能够实现梦想!

辞职两个月

看一下日历,已经到了6月的时候了。在2个月前的那些日子,我还像沙丁鱼一样每天挤着地铁,在五道口的高楼里和每一个正常的IT民工一样敲着键盘,写着那些自认为还不错的代码。不过在3月31日那天,一切都改变了,出于种种理由,我离开了搜狗,也离开了北京。坐在熟悉的Z12上,我很忐忑,对于将来会发生的事情,尽管每天都如下棋一样演算了很多道,依然还是什么感到十分的茫然。但我并不害怕,毕竟是自己做出的决定

若干天后,我踏上了天府之国成都的土地,开始行走川藏线。在路上我不断的遇到各种朋友,他们来自天南海北,有着各自的身份和工作,大家傍晚相遇,在夜里一切聊天喝酒,交流彼此的见闻,天明之后各自踏上彼此的旅程。在以前,我绝然不会明白可以如此的经历一种人生,但在路上,我才发现其实有更多的事情是可以去做的,有许多风景是可以去认识的,有许多朋友可以遇到,有许多故事可以聊,

在结束旅途后的好长一段时间,我还处在一种神迷的状态,时间彷佛凝滞着,但也在飞舞着,一切彷佛还在昨日,却已然是今天。直到有人离开武汉,我才慢慢调整回状态。很多年以后我肯定还会想起那一段旅程,对我的人生有着怎样的影响

在白驹过隙间,西藏之行也已经结束有一个月的时间了。在这一个月里面,也会充斥着睡觉,饭局,无聊以及各种应酬,没有了强制的生活,人总是很容易懒散。努力的尝试在这种自在的情况下,逐渐掌握自己的生活,于是慢慢发现生活的条理逐渐清晰,也会去设定一些计划,比如读书,比如写字,比如锻炼早已经被工作毁了的身体。以为只有在自由的情况下才能够真正掌控自己,一如康德认为只有自由意志下,才有善和恶。努力之间,慢慢的读完了一些一直拖着的书,也开始恢复锻炼身体,还玩起了滑板。在接下来的日子,应该会尝试着努力坚持一些事情,去做一些事情。

离开北京后,走了许多路,遇到了很多人,也发生了很多事。自己在在努力的去做很多东西,希望一切都会朝好的方向走吧

夜有梦

醒来,怎么都没想到,居然会在梦到遥在大洋彼岸的小花,还有过去一些年的生活。

在郁郁葱葱的校园,那栋待了将近三年的大学生活动中心,小吃城的汤煲与果冻,二楼有番茄炒饭,其实我比较喜欢集锦园的饭菜。偶尔在集贸的水果商那儿驻足,或者去买点别的什么果蔬,带两杯四季花的奶茶。一起吃饭,聊天,听她的感情故事,谈论我们共同的朋友。偶尔也一起出去逛街,那时的光谷大洋才刚开业不久,路过让我拘谨的内衣区,偶尔她会调皮的指着某件说,我现在穿着这个,让我面红耳赤。

在大活去喻园的那条路,我送她回家许多次。东九到大活的路,她也来往过很多回。那时我还住在紫菘,总觉得一切是那么的自然,如同躺在浅水中的身体感受水流的缓缓流动,微风拂过前额带来的丝丝清凉。生活安静的坐在角落里面,她为GT而在东九忙碌,而我则在那间不小的办公室享受自己的阅读世界和代码空间,有时她也会在我那儿自习,我们会坐在各自的角落看各自的书,欢乐时也会彼此逗乐。

那年的生活很恬静,我们不徐不疾的走过了大学最滋润的一段生活但却不知道。而后的日子里她认识了男朋友,而我搬到了韵院开始新的生活,尽管距离并没有差别太多,但两个人也开始渐行渐远,偶尔聚聚一起吃饭,问候下彼此的生活,谈论一下感情上的问题,也不再有那年的安静。毕业的时候,忽然发现时间悄悄间将我们最后的美好时光悄然带走,剩下天南海北的遥祝。

等到时间飞逝而过,我已经在帝都工作了一年,而她在遥远的美利坚合众国攻读自己的硕士。我们的时间颠倒,于是只能趁着彼此作息相交时发出一声问候,于是总是在中午的时候和她说一声晚安,或者夜深人静的时候听她去做午饭。

只是在梦里,我们还是一样的,走在斑斓的树荫底下,享受微风的清凉,没有时间的安静夏日,飘荡着她的微笑,还有她的牢骚。我们欢闹,我们漫走,我们吃着喻园的饺子,在喧嚣的人群中穿行,在时间中分享着彼此的欢乐和烦恼,一点一滴。

于是,趁着她还没有睡觉,和她说起那段路,那些时间,那些人,那些事,于是我们现在想来,才发现那是多么美好的一段时间,只是那时沉浸其中,未能注意是那么的美丽。如今我们隔海相望,彼此之间却只能问候什么时候能再相见。

朋友你说,只有失去,才会懂得珍惜。我知道,我们是在不断的改变,我们也流落异乡,不过我们也一直在那儿。

憧憬

我大概已经不会憧憬了。

在昨天悄然逝去的时候,我猛然发现对于明天,已经没有太多的期待。你知道它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况,人们会在大地碌碌无为的生活,并在茫然中走向死亡。你知道春耕是在什么季节开始,双抢要在什么时候抓紧,秋天会带来怎样的收获,怎样的付出会有怎样的粮仓,只要天地并不给予我们苦难,生活是可以预期的,只要我们努力。

只是有一种说不出口的苦涩,是自己曾经的青葱。我曾经很是憧憬过未来的生活,那是在我还没有进入大学的时候,我不知道会有怎样的一种生活,因为我从来没有离开过那座待了十九年的城市,但我毕竟远离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

最后一次憧憬,应该是在大四那一年。签了工作以后,明白自己终于可以过上独立的生活,摆脱来自父母和周围的种种束缚。只是那很憧憬的那一刻,在最后的生活中,开始逐渐瓦解,在不断的错乱中消散于那座遥远的城市。

我不知道当一个人开始回忆的时候,是不是就开始老了。但我明白,自己只是希望葆有一些东西,不让其时间逝去。有这么一说,人年轻的时候,应该是一个改革者,中年以后,应该是一个保守者。是否,我也已经过了那个年头。

诚然,对于生活还是有一些希望,然而却没有激情与之而来。或许已经明白,生活无非如此,不值得激荡,也不应气馁,走在脚下的路,是一个脚印又一个脚印,只是感到丧失了好多欢乐。

许多年以后,也许我会继续嘲笑自己,但希望那时能够有资本来嘲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