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我自己

企图探究活着的意义注定只能成为一个笑话。人只是一种存在,它与天地万物一样毫无意义。

三年前我是这么说。直到今天,比当年走更多的路,我依旧还是认为这句话并没有错,只是在不断的前行中渐渐的将自己的想法逐渐明晰了:去做自己。但这似乎和萨特的主张一致,但我更愿意肯定康德的坚持:把人当做目的,而不是手段。

走自己的路,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在那毫无顾忌的年代,我们肆意的说着这话的时候,只是还不知道将要面临多少艰难困苦的抉择。那是还处于可以挥霍青春的岁月,在一切都还未知的迷雾中,我们肆无忌惮的去言说,去幻想自己的未来,憧憬将遇到一个怎样美丽壮阔的世界。而这一切只因为我们太过天真,看不到前面是黑暗的沼泽。

曾经我以为世界很简单,梦想很单纯,人生是可以走到的,但我没有看到前途的凶险难测。当我们步入了黑暗沼泽,不管你如何谨小慎微,仍然随时都有可能陷入泥淖中,被污泥给吞噬。终究在那么一天,我曾经的幻想还是破灭了。挣扎,挣扎,逃出生天是一个多么艰辛的过程,只有经历过死亡的人才能够理解那种恐惧。但在沼泽中挣扎只会越陷越深。已经无从想起,究竟在窒息的那一刻,我是如何走过那段时间。

但即便是沼泽,也要前行,只不过在前进的道路上要更加小心暗坑。有时很羡慕那些安然渡过而不觉的人们,但毕竟也只有自己知道这一份经历是如何的难得,只是过于凶险。很久以后才想明白,其实黑暗沼泽并不可怕,只是我们没有足够的认识,做好充足的准备就迈出了自己的脚步,最后难免陷入沼泽中,破灭了梦想。现在我总是会想起塞林格在《麦田里的守望者》中写的那些话:

我一直在脑子里想像很多小孩在麦田地什么的玩游戏。有几千个小孩,没别的—没别的大人,我是说,除我之外。我就站在这破悬崖边上,我要做的,就是抓住每一个跑向悬崖的孩子——我是说他们不看方向的话,我就得从哪出来把他们抓住。我就整天干这种事。我就当个麦田守望者得了吧。我知道这很疯,但这是唯一一件我想做的事了。我知道这很疯。

塞林格已死,霍尔顿永生。那些经历过幻想破灭的人们,还是要继续前进。只不过身上要披着荆棘前行,痛苦会让他们时刻记起自己曾经经历的苦难,不忘前行的目的。那不是虚无的幻想,而是实际的努力,不是尘世的角色,而是超越的生命的追求,只有用此生的血肉才可以去追寻的存在

在《德米安:埃米尔•辛克莱的彷徨少年时》中赫尔曼•黑塞写道:

我常常幻想未来的景象,梦想自己可能会成为的角色,或许是诗人、预言者、画家等等。然而这些都不算什么。

我存在的意义并不是为了写诗,预言或作画,任何人生存的意义都不应是这些。这些只是旁枝末节。

对每个人而言,真正的职责只有一个:找到自我。

无论他的归宿是诗人还是疯子,是先知还是罪犯——这些其实和他无关,毫不重要。

他的职责只是找到自己的命运——而不是他人的命运——然后在心中坚守其一生,全心全意,永不停息。

所有其它的路都是不完整的,是人的逃避方式,是对大众理想的懦弱回归,是随波逐流,是对内心的恐惧。

是的,花了很长的时间,我才渐渐的摸清楚自己,才明白自己想要去做什么,应该要承担什么责任。我知道在今后的许多日子里,我需要更加努力的去践行自己的想法,因为那就是我存在的意义。我辛苦的工作,我努力的读书,我疯癫,我好人,游荡在深夜的城市或者周末宅在家里上网,这一切都是在努力的去尝试做自己。不管今后怎么走,继续读书,出国,或者工作搞IT,抑或参加NGO,做教师,也无非是想去更多的了解这个世界。

阿伦特在写给玛丽·麦卡锡的信中说道:“我始终信奉这一格言:经历造人”。而我也只是想去更多的经历我们的生活世界,认识周遭的事物,去和身边的人打招呼,去感受万物存在的存在,以及你和我的接触。

所以,我所做的一切,只是想去认识这个世界,了解自己,理解身边的人和事,解决我的疑惑,让我们的生活能够更好一些。

08.3.27

我从来不认为学哲学是一件快乐的事情,隔三差五自己总会要绝望一把,而更多时候则会无法释怀对于生命的种种无言.所以经常选择逃离沉思而迷恋于其他的东西,有时候寻根究底的确不是一件好事,如果你无法承受最后的结果的话

21日百度的笔试还是没有出任何消息,基地有人收到了拒信,白云上面也有人收到了面试的通知.而我,依旧在慢慢的等待最后的通知.也许正如大家所说的no news is the best news.

被百度的笔试恨恨的鄙视了一番,不得不承认自己太挫了,并且选错了实习职位.所谓的Web研发实习工程师和Web开发工程师,其实可以看做一字之差,但是工作的范围却是有着天壤之别.Web研发实习工程师负责的是后台数据的数据处理,和cache以及数据库等方面结合很紧密,Web开发工程师则负责的是前台的页面处理,html,js等内容…也许是语文没学好吧

其实两个我都有那么一点熟悉,但是都不精通,说起来也许Web开发工程师我更为擅长一点吧,也许不应该想着投我师兄在的部门,不过也许现在一切都没用了…

算法已经很生疏了,数据库也只是很懵懂,以为自己会一点,其实只是一些小应用而已.当然,不得不承认百度的要求很高,的确是企业级的应用.还好以前关注了一下Cache,Hash,Database方面的应用,不然光是看着题目我都会要昏阙的:(

也许这只是生活的以部门,更多时候我在想:我是一个怎样的人呢?我到底在干什么呢?

是一个程序员还是一个在大学里面学哲学的?是喜欢创造点东西满足自我那么一点点虚弱的感觉还是不断反思自我探求确定的的渴望?

也许只是一个文学爱好者,抑或能够被称之为一个代码偏执狂.一个Geek?充满无限的激情用来探索?一个叛逆者,始终无法归家而浪迹天涯的孩子?

我什么不知道,只是在这里玩,如同一个孩子,生命在这里,没有任何意义被给予,我不喜欢虚无主义,虽然自己就是一个此类中人,生命的意志让我继续玩下去

一无所有的生命,能够前行到何方?也许,需要的只是,前行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