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桂花香

这一场深秋的雨带来的骤然降温,让人感到严冬即将莅临。于细雨蒙蒙中,漫步在夜色的街道上,略带萧瑟。路上的小贩们裹着严实的衣物,在寒风中坐着,也不吆喝,只是静静的观望着路人。然而在这个时节,居然还能在苏州河畔问到一缕桂花的清香,实在是一种非常的奇特的惊喜。

其实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学校的桂花,每年的九十月期间,漫步在校园中,便会沉醉在浓浓的桂花香中。倘若行走在夜晚,那香味更是浓郁。还能记得初入学校时有军训,会经常于夜里往返于中操和紫菘,那条紫荆路便是经常要走的,一路沉湎于桂香之中,不觉路途之遥远。璇儿又说,有时夜里坐车回家,风从车窗进来,带着桂香,十分的舒服,令人忘却一天的疲惫。

桂花香气浓郁而花小叶茂,欣赏性远不如樱花。武大也有桂园,但未曾去过,不曾知晓是否有那一份沁人心脾的感觉。武大的名声是樱花的,每年四月间去武大看樱花的人总是络绎不绝,以至于武大不堪重负要收门票。有幸去武大观赏过樱花,走在樱花大道自然是漂亮的,但未到九点便闪人了,实在是游人太多,不爱热闹者如我便悄然离去。独爱夜里漫行,虽没有什么美色可看,却在宁静中收获一份芬芳,自是一份惬意。

老家的房子旁有一颗大桂花树,也不知道是哪一年值下,如今已是根繁叶茂,比我家的房子还要高,数次有人想买,家人亦都不愿意。每到秋天,院子也是桂香四溢。秋收之后,在院子里的谷堆上玩耍,躺在竹床上看满天的星星,那时的月亮还很亮,夜里家人都会纳凉。而今那种日子成为了记忆中的一种滋味,终日在这忙碌里偶尔回味一下。

也不知道很多年以后我会如何想起苏州河畔的这些桂香,也许还会记得,曾经在那些寒冷的夜里,曾经给过我一丝清香。

2011.8.9

这是我在武汉度过的第六个夏天,如果一切从06年的那个8月开始算起的话。

似乎有些令人难以置信,我和武汉已整整有五年的纠结,就如同在一个长长的梦,遇到了一个陌生的女子,之间产生了许多奇妙的故事,充满辛酸苦乐。这些故事或许并不能用美好来形容,但总是让人不时回想起经历,尽管略带苦涩。

在那个8月之前,我在湘潭度过了我的童年,小学,以及中学,除开长沙,我和那个城市以外的世界没有其他的接触。和许多人一样,从出生以来的记忆,整整十九年的时间,都是有关于那座城市的故事,尽管它们大多处在一种遗忘和半遗忘的状态,或者记录在我的日记里面。他印刻着我的祖辈们在田间劳作的身影,记录了我父辈们奔波劳碌的足迹,我茫茫然的四处窥望,但对我来说,这一切似乎并不那么令人满意,萌动的心总是希望能够走出去

过去常常是一种好东西,在回忆的时候,总是会觉得很美好。即使再糟糕的过去你也知道无非如此,更何况都已成过往,木已成舟让我们毋须再承担任何责任。最吸引人的莫过于所有你现在遇到的麻烦,在那时还远未出现他们的魅影。

在那个8月来临之前,我无限憧憬着自己的大学生活,一半来自于高中老师的谆谆教导和父辈们的言辞,另一半则来自于对那个并不怎么令我满意的家庭的逃离。所有的过去对于躁动不安的我来说,都是一种过于沉重的包袱,我迫不及待的来到了武汉,期待着能够有一段新的生活,尽管我对它一无所知。

尽管我始终无从明白,对武汉为何有一种强烈的离弃的欲望,但我却明白此生注定会有无法摆脱的纠结在其中。在这过去的五年时间,我看到了自己面对变化时的成长,也遭遇了措手不及的打击,但值得庆幸的是居然一路走下来了,还收获良多。

2006年8月9日,我永远清清楚楚的记得那个日子,我离开了生活19年的城市,来到了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大学生活的帷幕就这样缓缓拉开……一切很奇妙的是,我当年是那么的想去武大学读工科,最后却在一个华科这样工科学校以文科生的身份毕业。这究竟是怎样一种命运?

未来的不可知,也许这也就是命运的可期待之处

夜有梦

醒来,怎么都没想到,居然会在梦到遥在大洋彼岸的小花,还有过去一些年的生活。

在郁郁葱葱的校园,那栋待了将近三年的大学生活动中心,小吃城的汤煲与果冻,二楼有番茄炒饭,其实我比较喜欢集锦园的饭菜。偶尔在集贸的水果商那儿驻足,或者去买点别的什么果蔬,带两杯四季花的奶茶。一起吃饭,聊天,听她的感情故事,谈论我们共同的朋友。偶尔也一起出去逛街,那时的光谷大洋才刚开业不久,路过让我拘谨的内衣区,偶尔她会调皮的指着某件说,我现在穿着这个,让我面红耳赤。

在大活去喻园的那条路,我送她回家许多次。东九到大活的路,她也来往过很多回。那时我还住在紫菘,总觉得一切是那么的自然,如同躺在浅水中的身体感受水流的缓缓流动,微风拂过前额带来的丝丝清凉。生活安静的坐在角落里面,她为GT而在东九忙碌,而我则在那间不小的办公室享受自己的阅读世界和代码空间,有时她也会在我那儿自习,我们会坐在各自的角落看各自的书,欢乐时也会彼此逗乐。

那年的生活很恬静,我们不徐不疾的走过了大学最滋润的一段生活但却不知道。而后的日子里她认识了男朋友,而我搬到了韵院开始新的生活,尽管距离并没有差别太多,但两个人也开始渐行渐远,偶尔聚聚一起吃饭,问候下彼此的生活,谈论一下感情上的问题,也不再有那年的安静。毕业的时候,忽然发现时间悄悄间将我们最后的美好时光悄然带走,剩下天南海北的遥祝。

等到时间飞逝而过,我已经在帝都工作了一年,而她在遥远的美利坚合众国攻读自己的硕士。我们的时间颠倒,于是只能趁着彼此作息相交时发出一声问候,于是总是在中午的时候和她说一声晚安,或者夜深人静的时候听她去做午饭。

只是在梦里,我们还是一样的,走在斑斓的树荫底下,享受微风的清凉,没有时间的安静夏日,飘荡着她的微笑,还有她的牢骚。我们欢闹,我们漫走,我们吃着喻园的饺子,在喧嚣的人群中穿行,在时间中分享着彼此的欢乐和烦恼,一点一滴。

于是,趁着她还没有睡觉,和她说起那段路,那些时间,那些人,那些事,于是我们现在想来,才发现那是多么美好的一段时间,只是那时沉浸其中,未能注意是那么的美丽。如今我们隔海相望,彼此之间却只能问候什么时候能再相见。

朋友你说,只有失去,才会懂得珍惜。我知道,我们是在不断的改变,我们也流落异乡,不过我们也一直在那儿。

不能沉默

有时候我会觉得,昨天会在某个偏僻的小巷里,或许是前一个拐角处,他在低声絮语,当你听到这份游荡在世间的吟唱时,便也形成了自己的记忆。

王小波说,沉默的大多数,我说,而且沉默的记忆。有人醉生梦死,有人恣意的莽撞,有人寻寻觅觅,无非只是想把过去的那首歌给遗忘在知觉的迷失域。有人从不说什么,有人从不做什么,无非是想让自己能够活下去。那些试图去遗忘的人,也只是想把自己掩埋掉。

我始终相信记忆是会说话的,它将言说一些你不得不面对的事实,你可以存活下去的依据,你将称之为自己的凭证。我相信哪怕一切都离我而去了,只有记忆,也唯有记忆会与我分享同在的快乐。

当我拒绝第二个女孩子的时候,我感到非常的惶恐,我试图去找寻所有能够依赖的东西,来证明我的拒绝的是一种无比自然的行为。而我发现,这些日子的忙碌和荒淫,无非是为了掩饰某种事实的存在,是的,我只在夜里才会感到一种无以言语可以名之的寒冷。所有的倦怠无非是掩饰的借口,让自己逃脱这一切的存在。

然而无论怎样,路始终是走下来了,不管今天,明天,或者后面的日子,我会有怎样的选择,这事实就是,骨子里的信念与我同在,与希望同在

生活在这个世界,不能沉默,因为信仰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