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轮滑

我在北京上班的时候,部门新进了一个同事,瘦瘦的北大研究生。那天没事看他的简历,发现他也喜欢玩轮滑,就觉得很是亲切。交流了一下,才知道居然是北大轮滑的元老级人物,于是彼此更是惺惺相惜,互相约定什么时候有空一起在北京大街小巷穿行。

彼时我刚到北京不久,还在适应新的城市和新的工作环境,整天忙于熟悉手上的工作。而他也刚刚开始工作,还在被导师和和学校之间的事情所羁绊。时间一下就是两个月过去,我们也只能是在工作之余勾勒该去哪些地方转悠,他说要带我去北大看那些小孩玩平花,而我也一直憧憬着能在北大和清华游荡。

等到十月的时候,漠漠的事情震动了武汉,北京,合肥三地,在我的周转奔波之下,整个事情居然也算是安定下来。在这个事情之后,T和我聊天的时候说,既然你那么喜欢那个姑娘,为什么不回武汉呢。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如雷灌顶,醒悟到原来自己一直没有破开心结。在漠漠的事情刺激下,我才明白,其实这北京说所有的一切都是空的,与其在那儿诉说自己的思念,倒不如行动起来,回武汉去。

很久以前我一个朋友诉苦的时候给我说了一句印象深刻的话“见他会伤心,就想和他在同一个城市,呼吸他呼吸过的空气。”直到我打定注意离开北京的时候才明白过来,这句话背后到底有多深的情感,隐藏着怎样的悲伤。有些事情,真的只有自己体验过了才能够明白隐藏在背后的那种深切情感。

于是,在工作了四个月后,我开始了各项工作的筹备,打点行装收拾东西准备回武汉。而为了攒生活费,买轮滑鞋在北京穿行的计划也就被我放弃了。于是这件事情就变成了同事不时和我提起在北京穿行的安排,而我却一心惦记着那遥远的南方的城市,以及在那个遥远的城市的她。

最终,在北京、清华校园里也没有出现我踩轮滑的身影。而北京轮滑就这样成了同事对调侃我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