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预期

我一直如此认为:对于这个荒诞而冰冷的世界而言,其最令人期待之处在于未来的不可预测。每当看到生活中发生的各种始料未及的事情,或是遇到难以言语的情况,尽管很难以理解,但还是会觉得生活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可能性,这个世界也因此不那么单调和枯燥。

所以身边发生的很多故事,包括自己身上发生的一些事情,我会淡定的面对。大概是明白有些事情就是那么神奇,而我们对此却无能为力,于是我选择了乐知天命。

但这个世界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没有被预先设定,于是我们可以努力的去做一些改变。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了一个乐观者,是不是因为觉得与其做悲观者,不如乐观的看待事物。

写在一些令人难以理解的事情之后

做我自己

企图探究活着的意义注定只能成为一个笑话。人只是一种存在,它与天地万物一样毫无意义。

三年前我是这么说。直到今天,比当年走更多的路,我依旧还是认为这句话并没有错,只是在不断的前行中渐渐的将自己的想法逐渐明晰了:去做自己。但这似乎和萨特的主张一致,但我更愿意肯定康德的坚持:把人当做目的,而不是手段。

走自己的路,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在那毫无顾忌的年代,我们肆意的说着这话的时候,只是还不知道将要面临多少艰难困苦的抉择。那是还处于可以挥霍青春的岁月,在一切都还未知的迷雾中,我们肆无忌惮的去言说,去幻想自己的未来,憧憬将遇到一个怎样美丽壮阔的世界。而这一切只因为我们太过天真,看不到前面是黑暗的沼泽。

曾经我以为世界很简单,梦想很单纯,人生是可以走到的,但我没有看到前途的凶险难测。当我们步入了黑暗沼泽,不管你如何谨小慎微,仍然随时都有可能陷入泥淖中,被污泥给吞噬。终究在那么一天,我曾经的幻想还是破灭了。挣扎,挣扎,逃出生天是一个多么艰辛的过程,只有经历过死亡的人才能够理解那种恐惧。但在沼泽中挣扎只会越陷越深。已经无从想起,究竟在窒息的那一刻,我是如何走过那段时间。

但即便是沼泽,也要前行,只不过在前进的道路上要更加小心暗坑。有时很羡慕那些安然渡过而不觉的人们,但毕竟也只有自己知道这一份经历是如何的难得,只是过于凶险。很久以后才想明白,其实黑暗沼泽并不可怕,只是我们没有足够的认识,做好充足的准备就迈出了自己的脚步,最后难免陷入沼泽中,破灭了梦想。现在我总是会想起塞林格在《麦田里的守望者》中写的那些话:

我一直在脑子里想像很多小孩在麦田地什么的玩游戏。有几千个小孩,没别的—没别的大人,我是说,除我之外。我就站在这破悬崖边上,我要做的,就是抓住每一个跑向悬崖的孩子——我是说他们不看方向的话,我就得从哪出来把他们抓住。我就整天干这种事。我就当个麦田守望者得了吧。我知道这很疯,但这是唯一一件我想做的事了。我知道这很疯。

塞林格已死,霍尔顿永生。那些经历过幻想破灭的人们,还是要继续前进。只不过身上要披着荆棘前行,痛苦会让他们时刻记起自己曾经经历的苦难,不忘前行的目的。那不是虚无的幻想,而是实际的努力,不是尘世的角色,而是超越的生命的追求,只有用此生的血肉才可以去追寻的存在

在《德米安:埃米尔•辛克莱的彷徨少年时》中赫尔曼•黑塞写道:

我常常幻想未来的景象,梦想自己可能会成为的角色,或许是诗人、预言者、画家等等。然而这些都不算什么。

我存在的意义并不是为了写诗,预言或作画,任何人生存的意义都不应是这些。这些只是旁枝末节。

对每个人而言,真正的职责只有一个:找到自我。

无论他的归宿是诗人还是疯子,是先知还是罪犯——这些其实和他无关,毫不重要。

他的职责只是找到自己的命运——而不是他人的命运——然后在心中坚守其一生,全心全意,永不停息。

所有其它的路都是不完整的,是人的逃避方式,是对大众理想的懦弱回归,是随波逐流,是对内心的恐惧。

是的,花了很长的时间,我才渐渐的摸清楚自己,才明白自己想要去做什么,应该要承担什么责任。我知道在今后的许多日子里,我需要更加努力的去践行自己的想法,因为那就是我存在的意义。我辛苦的工作,我努力的读书,我疯癫,我好人,游荡在深夜的城市或者周末宅在家里上网,这一切都是在努力的去尝试做自己。不管今后怎么走,继续读书,出国,或者工作搞IT,抑或参加NGO,做教师,也无非是想去更多的了解这个世界。

阿伦特在写给玛丽·麦卡锡的信中说道:“我始终信奉这一格言:经历造人”。而我也只是想去更多的经历我们的生活世界,认识周遭的事物,去和身边的人打招呼,去感受万物存在的存在,以及你和我的接触。

所以,我所做的一切,只是想去认识这个世界,了解自己,理解身边的人和事,解决我的疑惑,让我们的生活能够更好一些。

从何而来,去往何方

要记住我们从何而来,去往何方,哪怕我们离开这个世界,也要奔向最后的归宿

 

在过去的一段日子里,我一直在思考一些问题,用更确切的话来说,是回味自己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的经历。这种回味就如同爬山到了一半回望自己走过的路,有一种让自己再次走过这段旅途的感觉。

我是怎样成为现在的我,在回忆中,在对过去的重构中,我才发现曾经的那些事情,是如何的将自己潜移默化。尽管很多改变是细微的,无关乎他人的,尽管在当时我感觉不出来,但现在回忆起来,很多东西在那时就已经定了,甚至有很多东西是兵行险招,我都无法理解自己是怎样渡过了那样的一些岁月,怎样走出当时的阴霾的

在国庆的假期里,我回到了久违的故乡,也去了朝思暮想的武汉。在这不短不长的时日里,我再次路过了在过去二十年里走过的地方,一路上彷佛看到了自己曾经的身影在晃荡。从那无知的小孩,到懵懂的少年,经历了如梦一般的青葱岁月,直到离湘赴汉求学。在武汉的那四年,才有了一些真正意义上的成长,生命开始充盈着力量,让自己不再恐惧

尽管很多日子是苦涩的,有些经历失去了色彩,生活也不是一帆风顺,在家乡的那浓密的桂花树下,记忆也带着一丝香气,摆脱了些许无味。躺在家里的床上,想着自己经历过的那些岁月,看着自己是如何一步一步的走过来,这险峻的道路实在有些令人生畏。在未来的许多日子里,我需要继续一个人前行,也需要更多的努力和谨慎,才能够让自己拨开迷雾,看清楚脚下的路。也只有时刻铭记着自己从何而来,去往何方,才能够坦然的面对未知的险途。

在未来的道路上,充满着诱惑与陷阱,需要小心前行。也只有始终铭记为何而来,才能够让自己在未来的道路上不迷惘。很感谢一路上陪伴我的同学和朋友,是你们给了我莫大的支持和鼓励,使我能够坚持走下来。

给自已一份心情

很想给自己一份心情,来慢慢雕琢,而不是大片的时间,沦为荒芜.

心情在梦里凋零,谁又知道,悄无声息的逝去.当许多年以后,面对空白的生命,又会想起那个思绪万千的时刻,只是再也回不去.钟爱着每一刻的心情,从不敢奢望永恒的持有,只是自私的享有.偶尔走走停停,没有狂欢的孤单,一个人吃饭睡觉看书,飘啊飘,慢慢的渐渐迷失了方向……

一堆堆的书籍,看过的和没有看过的,还有正在看的,缓慢而执着的模糊在眼前.里面的世界,外面的世界,真的,假的?假的?真的?于无声处听寂寥,于雷鸣中闻呐喊.现实的惨酷同书本的残忍是如此的一致,生命的痕迹划过思想的残骸,剩下枯骨一堆.依旧许多的书荒废在那里,等待再次临幸,只是那双曾经在纸张上面摩挲的手,是否依旧光洁?

守在灵魂的窗外,怎么也无法释怀对生命的恐惧,对自身的迟疑.欲望如此的激烈唯恐生命沦为飘扬的尘土,无法略去为人的本质,终日惶惶不安的揣测自身的存在.谁持真理的烛光在前面引路?那是魔鬼的幻火还是天使的光环?抑或只是瞎子的灯笼…就用双眼来评测昼夜的变化?!还是习以为常的生命身陷囹圄?

9月的金桂再次飘香,恍似昨昔一身绿色着装整队蔓延其中,只是,不如往昔的那份香飘十里.或许,只是少了那份心情,堕入了无声的黑洞.恐惧时光的流转,再多的收获依旧换不了对昨日的怀念,对拥有的失去的手足无措.很任性的留在记忆,越多的行走只是带来更多需要面对的事,不管愿不愿意,蜂拥而至.

也许,始终无法摆脱一个孩子的想法,是自身变化带来的默默抵触.其实只想盘腿坐着,看花开花谢,云飘云散,拥有这短暂的美丽

惟有有一份心情,可以安心的摩挲着那些芳心暗许的书,静静的徜徉于思想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