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感一篇

早些日子在读张大春的《小说稗类》时,我随手写下了“小说中的世界”。后来发到人人网的时候被北斗网的编辑看到了,想转载过去,出于一点点的小虚荣,我同意了。

按照我的要求,昨天北斗网的编辑pingback了回来。出于好奇,我今天过去看了一下,当看到评论的时候,心里很是受伤。其实对于这篇文章,我自己也很虚,我所学并非文学相关,文学也并非我的主要兴趣爱好,只不过闲暇的时候看了一点相关的书,肚子里面确实不能说有多少东西。这样的一篇感想,其实是拿不出手的,当时很是犹豫了一番,最后还是小虚荣了一下。虚荣并不是一种好东西,在北斗网的评论中就有人很是一针见血的指出个中的混乱与空泛。其实对于这些我倒是并不意外,内容确实谈不上有什么东西,况且自己读别人的时候也会评判别人如何如何,对于文学和小说这东西得花多少功夫才能够修炼到昆德拉,卡尔维诺,博尔赫斯那样呢?关于小说这东西,还是小说家说来最为鞭辟入里,因为他们从作者的角度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而批评家的文字往往只是从欣赏者的角度判断事物,就如同搔痒,中间始终隔着什么,而这种视角的差异也将使得读者获得不同的阅读感受和认知。

不过被人挖苦讽刺还是会感觉不爽的,对于作者来说,这个世界上存在这么几种人,无意义者,赞扬者,批评者,讽刺挖苦者。赞扬者能够给予作者以信心但要小心陷入其中,批评者虽然看似不佳但实质上是在帮助,至于讽刺挖苦者,不管出于善意的本能抑或恶意的诋毁,则在另一个方面激励作者。不管是对于文字抑或人来说,一个真正的阅读者和批评者是难得的,忠言逆耳,诤友难寻,那就且把敌人当诤友吧。留下来的评论不管怎样,至少都是曾经读过并且有心才留下,无心者早已经远去,所以不管怎么样还是很谢谢这些评论。在以后我会更加注意,对于这种内容并不好把握的东西,我还是应该谨慎为之。

至于北斗网的编辑在新浪围脖上面的推荐,确实是不太负责任,“美女撰稿人”我实在无法忍受从何谈起,至于“旁征博引”、“探讨了卡尔维诺、张大春、卢梭”,我不得不面红耳赤。就这些言辞来说,编辑需要努力的恐怕不只是自身的素质,更是一种态度问题了。

相关链接

http://ibeidou.net/?p=10311

http://weibo.com/1791546053/eC43EppslMK

我们知道什么

问自己,你知道什么

低下头,无言以对

如同深夜中举着蜡烛前行,照亮的只是身边一小块。在无际的黑暗中,却并没有生成畏惧,只在这一丝光芒下,自得其乐。我们无知,囿于自己的方寸天地,却生得一副狂妄,为那蝇头小利而争执,却以为天下尽在手中

我也并不知道我所知道的又是否可以称的上是真正的知识,Guttier用两个小小的问题审问自柏拉图以来的知识,而我,颤栗的站在门外,感到是如此的卑微,却不敢匍匐下去。万物,用什么证明我们的存在与未来?

资讯愈加发达的年代,信息传递也愈加迅速,然而人们却感到倍加寂寞,包裹得严严实实之下的,藏着怎样孤寂的心?没有神来牺牲的年代,我们又该如何去寻求自己的救赎?

我们懦弱,让自己陷于泥泞沼泽,无法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我们贪婪,贪恋于遥不可及的东西虚妄,却不知道珍惜现在拥有

我们恐惧,害怕伤害和打击,而不敢去面对狂风和暴雨

我们狂妄,自以为是这个世界的主人,却沦落成了现实的奴隶

我们无知,以为世界是如此,却沉沦在生活中无从自拔

在这天和地之间,我们用什么立足?闪电之下,四野无言。我不知道,如果没有那星之火,该如何在这个堪比地狱般残忍的世界继续生存。而这世界如果没有你,我该如何去补上失去的颜色……我知道有些人可以在这样的世界自得其乐,匍匐于权力之下在这个时代并不算是一件羞耻的事情

然而,生活毕竟是有意义的,我们向往着美好,却在现实的污泥中挣扎,破灭了的,不是我们的理想,而是我们自己。这世界有如此多的分化来告诉我们如何成功,却没有几个让我们去明白自己,成为自己

而我,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置身于在阳光与苦难中

鹰的眼睛

印象中小时候有一个美国动画片,里面讲西部的一个警探受到了印第安人的祝福,有着鹰一样的眼睛,豹一样的速度等等……和大多数动画片一样,有着鹰一样眼睛的警探以抓坏蛋为生,也从来都是好人抓住了坏人

当然,抓住坏人后的事情向来不是动画片所描述的,好莱坞的娱乐大片也一向是不探讨事后怎么办的。娜拉可以出走,但出走了以后怎么办却并没有一个说法。坏人们往往得到的是一个“应有”的下场,这却是往往没有人质疑的

其实我之所以想到这个是觉得自己的眼光还是不错的,虽然带着两个二百五的镜片。眼光不错并不代表什么,不能说这人会买菜就一定能做出好菜……

但眼睛好的鹰没有爪子是没用的,抓不住目标在畜生界始终都只有一个出路,那就是死。好吧,我瞎想了很多

怎么办?车尔尼雪夫斯基说。娜拉出走以后该干嘛?我觉得很有意思,但纸上谈兵终究还是徒劳的

身份的焦虑

之所以用这个标题是我太懒了,所以借用了阿兰德波顿的那本书的标题来阐述自己的想法.我曾去图书馆借阅德波顿的《身份的焦虑》,因为我很想看看他是如此来看待身份的焦虑这个东西.看完了这本书后发现果然只是和那些所谓的中产阶级们,对于我来说,也只是看看罢了而已.其实这篇文章和德波顿的书没有太大的关系

在某种程度上说也是自己对身份或者说存在产生了某种疑问,所以才会去看看那本书.而这篇日志是对生活是一场电影的继续.时间依旧还是停留在11/7/2008-11/14/2008之间

我从不怀疑自己是一个孤独的人.我的灵魂在深处也如此对我说.这并不是身边的喧嚣和周围的繁华能够排除的寂寞.这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处境,也是一种难以求得的可能.于孤寂中塞尚说道:”孤独对我是最合适的东西.孤独的时候,至少谁也无法来统治我了.”我并非艺术家,至多而言只是希望成为一个思考者.但仅仅那样也还好,只是生活往往并不随人意愿

尽管在湖北版聚的时候有众多熟人让我感觉还是人事,但依旧还是感到一种无法用语言叙述的无力.因此当我在河北版聚的时候只能尽可能的和yaker在一起,试图避免隔离感的产生,每个人都在笑语靥面,而我却发现自己手足无措.闪电生日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原来和那群03级的人相处的时日更多,但他们或多或少离开了学校走上自己的生活道路

快乐吗?罐子说”你是个黑暗笼罩的小孩”.让我想起了在入大学之前对笑鱼说”永远要做一个孩子”.其实我只是希望自己还能够保留一份孩子的心,不被世俗和平庸.也许正是这样让我才会有机会选择哲学.《苏菲的世界》里面一直在强调哲学需要孩子般的好奇心,而哲学家们,恐怕就是那群永远长不大的孩子吧

我记得我离开了湖北版聚而回来,但无法记起后来为何要再去一个人K歌,那个感觉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我留下了泪水.一种惶然无措的感觉无时无刻萦绕在自己身边,告诉自己是如此的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所以我想去KTV,我想去唱出自己的感觉,但我也不知道是怎样的感觉.如果说一直以来我试图追逐自由的话,那么现在我却对自己这个没有一个确切目的的生活感到一种彷徨.追逐自由也是为了什么,但我现在却无所希冀

在德波顿的《身份的焦虑》中,人们因为太过在乎他人的看法,而自己所处的身份而感到焦虑.但在我的世界里,他人并没有对我的存在产生威胁.这并非一个好的境遇,当我和我的上帝面对面时,却发现我并不知道他是怎样的,换而言之,似乎陷入了一种虚无主义的存在

而在与人的交往过程中,我丢失了身份的归属.这种丢失一方面是自己造成的,一方面也是活动的结果.勒庞在《乌合之众》中探讨了大众心理学,尽管是十分模糊的.但却让我无法不产生一种对自身的担心,是否就这样有时在生活中刻意与他人保持一种距离,从而导致了这种状况我也不是很清楚

无可否认的是,现实生活中我确实是成为了一个落单的人而失去了群体的所在感觉.在生活中诸多行为造成的一种后果,我退了ACM,我转到了哲学,我选择了独处,虽然我还和数学系的人住在一起,但是我却无可避免的走向了一种一个人的存在的方式,有时候,失落感就这样伴随而来了.

现实的我以一种边缘人的情况而存在:远离OI,却有无处不在的影响;告别ACM,却又众多的人际关系;不在数学系,却又和他们住在一块儿;处在哲学系,却又没和哲学系住在一起.在白云黄鹤的技术组,却对白云黄鹤感到绝望;不管身处何方,总会对所在感到一种不合群,对过去总会有一些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便是我真实的生活状况…

事实上边缘意味着一种不安定,不安全的存在.这种不安定的存在对于一个习惯于安定生活的人而言是不习惯的,是一种痛苦的存在.然而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追寻的依旧是一种确定的安全感.对于确定性的丧失,总会导致人心惶惶的…也许这也是为何科学和数学都害怕丧失一个根基,这个根基就是确定性

从某种角度上说,身处边缘者,更能体会到一种叫做主流之外的滋味.他们接触了更多的信息,但不得不面临他们无处为家的流浪和漂泊的感觉

p.s.

我已经不想写太多关于这个了…在断断续续的一个月中间,不断的反思与下笔,最终还是发现很多东西不能写出来.也许便是那样吧

昨天去K歌,感冒的嗓子又唱到了谢霆锋的因为爱所以爱,恍恍惚惚又回忆起了某次唱歌时的感觉,对”那些想太多的人,有生之年都不会明白,因为爱所以爱”的体悟:我便是那种想得太多的人,所以我注定无法明白何种为爱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