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国的雪

经过一个漫长的夜晚,醒来,窗外是白茫茫一片。时间停止在7点23分,猛烈的咳嗽似乎要将五脏六腑吐出。

喜欢落地窗,躺在床上的时候,侧着就能欣赏这个世界,尽管头痛难忍,可还是觉得这纯白的世界很恣意。还在昨天的时候,上一场雪尚在地上挣扎,半夜的时候,这一场雪赶过来凑热闹,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了。本以为在帝都的日子里看不到雪了,转眼也已经立春了,可还是在这最后的日子里赶上了她们莅临人间,尽管这第一场雪是人工降下来的。于是还可以想象,会在余下的日子里面遇到多少不曾预期的事情。

从去年毕业到现在,来北京已经8个月了,这其中发生了许多的故事,给我带来很多感受,不管是来自生活的打击或者朋友的帮助以及其他各种刺激,我都给予诚挚的感谢,是他们让我更加坚强,可以面对这个残酷的世界。生活是无目的的行为,旅途的重点不在于终点,而是路上的风景。尽管我没有完全做到,但希望至少珍惜了在的状态。

有经历过一段很艰难的日子,数着日子过日子的时候,在无望和希冀之间徘徊,最后恐怕还是归于绝望。但毕竟不可能大彻大悟了,只是因为无法摆脱红尘俗世的牵挂。感谢T和漠漠,在我彷徨的时候让我明白了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也找到了通往心路的方向,尽管未来并不可能完全如此,但我也明白了自己的希望。

T和漠漠最后的分手,也是最理想不过的情况。作为一个周转于T,漠漠,漠漠父母及漠漠同学之间的协调人,能够让这件事情最后走向一种颇为完美的结局,让我感到很是幸运。常常说,人要在失败后爬起来,才能走得更好,希望T和漠漠今后能各自幸福。

现实的状态总是要改变的,尽管许多人觉得我现在过得挺不错的,但这并不是我所希望走的路,我能明白他们的希望,但我已不奢望有人能够理解我的想法。喜欢听人们讲述他们自己的故事,而将自己埋藏在记忆之中。在童话的最后,王子和公主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除了王尔德。路的最后,我终于明白这个方向是难有同路人的,抱有期望只能迎来失望,累了,于是想一个人静静。

在2011年的伊始,我有一个小女朋友,可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在一颗胆小怯弱的心面前,我试图带来希望的可能,却发现其实自己才是一无所有。所有可能的情况都可以让她充满恐惧,不安的感觉来自于她内心深深的自卑和懦弱。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克服,也不知道需要多大的努力。突破自己已是一件让自己曾经付出性命的事情,又如何能让别人去做到呢。我不知道,越是固执的想去面对,固有的执念却越是顽强。

在漫长的寒假季,我终于明白自己已无能为爱,在走了许多路以后,所有的希望都已经破灭。我曾经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为了一种可能性,哪怕这种可能性是多么的渺茫,只要有一丝可能性,我就要去努力。然而直到现在才发现,希望并不存在,只是一场自欺欺人的希望,聊胜于无。你们所希望的,对我而言,都是破灭的,我曾经期待神启,但最后发现只有顿悟。

这是应许之地,应许并不意味着付出。曾经我想了很久什么是爱,最后才发现其实很辛苦,也很容易,很简单,也很复杂,但如果不准备做出极大的牺牲,乃至付出一切,那么还是不要去谈爱一个人,至于为什么,恐怕只有自己才能体味。爱是奢侈品,我曾经渴望,但却忘了自己身上已经残留不来多少了。我太老了,已经不能动了,那个世界是你们的。在那注定的旅途上,我曾经希望自己不是独自一人前行,但现在终于明白,恐怕非得如此不可。只能用剩余的目光,凝视你们的存在,希望能够幸福。

雪,降诸大地,一片莹白,世界归于安静平和,徜徉于这个世界,有一种孤寂和冷漠,只属于自己,不可与人分享。依稀还记得在小时候,在老家的寒假里,喜欢在落雪的时候,在农田中漫游,一级一级的梯田,笼罩在白茫茫的之中,而自己,徘徊于天地之间。

雪落无声

今年的第一场雪,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落下,除了一场风,没有任何的征兆。

直到雪停了,我恍惚感到雪已经下了,人们都在银装素裹的世界里欢乐,而我看着雪花一片片飘落,心里在想是否有一个什么人在某个地方和我一样的看着雪花飞舞,不知是一种闲愁,还是一种相思。

一年的冬天就这么来了,悄无声息。离开北京的时候,心里有一种热切的期望与喃喃的不舍,却不料以一场暴雨告别。等不及的回到尚在秋日的晴川,刚换下北方的衣服,就听闻北京换上了新装。尚兀自庆幸之前已去香山看遍山红叶,给几位业已工作而未能成行的师兄给予同情,不料大家趁雪登山,不由为安全担心,及到照片分享,不由感到银装素裹的香山也是别样一番神韵。

姗姗来迟,晴川之前也曾有落下一次,但不及两天便已经全化了。那时正巧感冒发烧,浑身无力不能外出,整天宅在寝室里清理硬盘中的电影,最后发现想看的电影依旧是那么庞大,看过的电影依然少得可怜,和几个朋友比完全是惨不忍睹,暗地里安慰自己数量和质量没有必然的关系,但也只是怅然,心境早已不如之前,更何况又到了大四的日子。

在元旦去往咸宁的路上,言及时间才发现自己已经回汉两个月。当初期盼的热切,已然在晴川的寒冷中灭去,冷寂的一如墓地,只是还没有刻上墓志铭。不知不觉,时间就在恍惚中度过,也许是什么都没做,隐约记得的就只剩下ICPC武汉赛区,生病发烧,ACM校赛,上过几节课,考了四级,以及去了若干次武大和电影还有几本书。似乎在北京的时候说要做的事情,最后都只是成了口头上说说而已,等到再想有所作为,却发现已然是期末的日子,再看日历。才发现已是大学的最后阶段,想着这些年似乎什么都没做就过去了,不由感到一种怅惘。

回头看看周遭同学朋友,不是出国即是深造,剩下我这工作的人无法安宁的四处寻觅。出国,GPA烂,英语更烂,读研,已是无心在国内继续煎熬,其实是知道自己已经静不下心来继续读书,只能先去外面漂泊若干岁月。明明知道自己被自己关在自己的心屋,却始终不曾有想过走出的念头,我只愿在这里陪你老去,直到老去。走在路上,看着人们是那么的熟悉,却又那么的陌生,就像卡夫卡的小说一般。丧失了重心的世界就如同灵魂溢出后的四处漫游。找不到方向,寻所谓的天堂,一直挣扎着仰望上帝,却明白只能够依赖自己的力量来寻找光明。

《城堡》中的K似乎被邀请过来做土地测量员,却发现到来的理由成了最为荒谬的存在,于是他堕入了一个陷阱,在这个陷阱中不断的挣扎,试图去重新建立这个理由的K最后在不断的尝试中放弃,并沦为了村民的一员。其实我一直想不通的是,为何K从来就未曾想过离开,直到最近才恍然大悟,原来《城堡》就是生活的隐喻,我们本无所从来,自然无从谈起离去。K以为城堡操作一切,进入城堡就能够解答他的疑惑,其实城堡也不过是在执行它的使命,一切都没有理由,我们只能在生活中沉沦,解答存在的意义

雪落无声,岁月喑然度过。我依然携着我,在窗边看着日出日落。面朝大海,春暖,是否花开。

今年的雪

武汉这一场雪下得淅淅沥沥的不徐不疾.也许连绵数天也许已经称不上是一场雪了.

大概有很久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雪景了,印象中的大学已经不知道消融到了何方.

只是天冷得有些令人发指而已.从未遇到这种天气,武汉今年的这场雪.

早上醒来便可见银装素裹的世界,此时唯一可以想到的是继续躲在温暖的被子里面享受一刻的温暖.倘若有二三室友一通苏醒同侃更是倍感舒适.

扫了雪,身体又热乎乎起来了.但是连绵的雪天已经让我把车子摔坏了,裤子也摔破了.人也摔得不行了

想着每天起来,走四五公里的路去东边上课,便觉得有些汗颜,但是每天都走了.而且很幸运晚上都有车回来~~~

另:

对于悲观者而言,譬如叔本华,觉得:

我们无法超越我们所经验到的表象,只能在自己的思维中打转,这便是全部嘛?仅此而已?!

一个悲观的答案:”是”,可是还能怎样呢?

在西哲的论文上最后我附上了加缪的那句话: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只有一个:”自杀”.

其实,这只不过是我们的存在~

最近看科学哲学,觉得挺有意思的,对于我这个原来对自然科学便极为感兴趣的人来说

来武汉的第一场雪

室友兴奋的叫声,让我莫名其妙,揉揉眼睛,窗外似乎真是一片白花花的世界.有些兴奋…

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的飘着,天地间一片雪白.不记得多久没有看过雪景了,也许只有一年吧,但是我感觉很久了很久了.

也许真的很久了,对我来说.一年过得很快,也很慢,快到一眨眼就溜走了,慢到我受不了的速度.我想得太多了,自以为掌握太多了,所以疲惫不堪

天地间一片银妆素裹,还有漫天飞舞的雪花,想起”雪是最薄的精灵”,曾经给我很多感动的文章,只是现在已经麻木了,生命是何其的脆弱、无力、短暂.就像雪花飘落到手上,转瞬间融为了雪水…

我喜欢这片雪白,不为什么,只为能给我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