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感一篇

早些日子在读张大春的《小说稗类》时,我随手写下了“小说中的世界”。后来发到人人网的时候被北斗网的编辑看到了,想转载过去,出于一点点的小虚荣,我同意了。

按照我的要求,昨天北斗网的编辑pingback了回来。出于好奇,我今天过去看了一下,当看到评论的时候,心里很是受伤。其实对于这篇文章,我自己也很虚,我所学并非文学相关,文学也并非我的主要兴趣爱好,只不过闲暇的时候看了一点相关的书,肚子里面确实不能说有多少东西。这样的一篇感想,其实是拿不出手的,当时很是犹豫了一番,最后还是小虚荣了一下。虚荣并不是一种好东西,在北斗网的评论中就有人很是一针见血的指出个中的混乱与空泛。其实对于这些我倒是并不意外,内容确实谈不上有什么东西,况且自己读别人的时候也会评判别人如何如何,对于文学和小说这东西得花多少功夫才能够修炼到昆德拉,卡尔维诺,博尔赫斯那样呢?关于小说这东西,还是小说家说来最为鞭辟入里,因为他们从作者的角度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而批评家的文字往往只是从欣赏者的角度判断事物,就如同搔痒,中间始终隔着什么,而这种视角的差异也将使得读者获得不同的阅读感受和认知。

不过被人挖苦讽刺还是会感觉不爽的,对于作者来说,这个世界上存在这么几种人,无意义者,赞扬者,批评者,讽刺挖苦者。赞扬者能够给予作者以信心但要小心陷入其中,批评者虽然看似不佳但实质上是在帮助,至于讽刺挖苦者,不管出于善意的本能抑或恶意的诋毁,则在另一个方面激励作者。不管是对于文字抑或人来说,一个真正的阅读者和批评者是难得的,忠言逆耳,诤友难寻,那就且把敌人当诤友吧。留下来的评论不管怎样,至少都是曾经读过并且有心才留下,无心者早已经远去,所以不管怎么样还是很谢谢这些评论。在以后我会更加注意,对于这种内容并不好把握的东西,我还是应该谨慎为之。

至于北斗网的编辑在新浪围脖上面的推荐,确实是不太负责任,“美女撰稿人”我实在无法忍受从何谈起,至于“旁征博引”、“探讨了卡尔维诺、张大春、卢梭”,我不得不面红耳赤。就这些言辞来说,编辑需要努力的恐怕不只是自身的素质,更是一种态度问题了。

相关链接

http://ibeidou.net/?p=10311

http://weibo.com/1791546053/eC43EppslMK

发布者:巫山霏云

巫山霏云,87年生巨蟹,文科生,IT男,喜读书,不求甚解,

加入对话

2条评论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