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着北的豆瓣

依稀还记得,很多年钱我来豆瓣的时候,那是06年的事情了。Web 2.0刚开始兴起,O’Relly 那本Web 2.0 Principles and Best Practices刚出来不久。那时的我并不明白什么叫做Web 2.0,但是对于这个浅绿色的素朴网站充满好感,并沉迷于阅读一篇又一篇书评。

豆瓣一直有的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功能是喜欢xxx的人也喜欢xxx,很长一段时间里面我就不断的在这些喜欢中转来转去,认识了许多新书,了解了许多世界。当然,还有豆瓣电影,也是我非常喜欢的东西,尽管我对看电影并不如读书那么感兴趣,但也帮助我发掘了众多有意思的电影。这种推荐功能也是豆瓣引以为傲的“个性化推荐”。

长期以来,我把豆瓣当做一个书影音的地盘,但显然豆瓣并不仅仅想把自己限制在这方面。正如阿北在博客(http://blog.douban.com/douban/2011/06/01/1437/)里面写的豆瓣试图做的是“生活发现”,而书影音不过是切入点。08年的时候豆瓣推出了我去的旅行分享,但那时的lbs等各方面都不成熟(事实上旅行并不是lbs,而旅行也不是那么日常),但同城却是很成功,不过恐怕还是没有小组来得活跃。依稀记得很多年前豆瓣小组的pv就已经占据了整个豆瓣的绝大部分,不过那时候我还没有怎么混小组,很多年后我从小组中抽身出来发现,其实对我最重要的并不是小组,而是读书和电影在帮助我发现和认识世界。

毫无疑问,豆瓣的小组功能确实是非常的独特,但我不知道阿北是否想通了豆瓣的根本是什么。豆瓣的历次改版都不断的强化SNS功能,但我却发现主页上却越来越混乱,当然这与我的友邻质量下降有关系,但一个显著的方面是各种我并不需要的信息也逐渐多了。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但豆瓣却未曾在这方面有过努力。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我们缺乏的不是信息,而是如何从这泛滥的资讯中寻找有用的信息。帮助用户从海量信息中提取有用的信息,将是未来互联网网站必须要做的,因此我将一直看好Google这样的服务。

豆瓣试图做一个无所不包的“生活发现”,但当它从简单的书影音扩大到其他的方面以后,人们开始发现自己不感兴趣的信息越来越多,反而找不到自己和豆瓣的定位。有很多次我比较豆瓣和人人,发现除了维系朋友之间的关系和八卦,我其实在人人上得不到什么其他的附加价值,或者人人的价值就在于人。

在很长一段时间我试图重新认识豆瓣,我想豆瓣的目的是什么,为了这个目的应该怎么去做。当阿北提出“生活发现”的目标以后,我开始明白豆瓣的一系列作为,但同时也感到了惶恐。这惶恐来自于豆瓣团队对于自身的定位以及对于内容的掌控不清晰所引发的担忧,这种担忧来自于豆瓣长期的尝试中所展现出来对自身的不明晰。我不能说“生活发现”是不是一个很好的目标,但我希望这种目标能够落到实处。

一直以来,对于Web 2.0我的核心理解是用户创造内容,但并不是什么内容都有价值,或者我们该重新明晰目标,究竟是如何为用户服务。对于中国互联网而言,抄袭,互殴成风,豆瓣的存在已经是难能可贵,我并不愿意失去这样一个优秀的网站。

http://www.douban.com/note/156020615/

开了一张书单

近日发奋把《世界文学史纲》这本书给翻完了,之所以说是翻完了,纯粹是因为这本书并不值得细读。对于大陆出的教材一向不是很有感觉,且不说装帧设计等表面因素,文字与内容也不过一般,何况如今学术如此,难得期待一本不错的书。虽然说是如此,但拿来按图索骥也还是不错的主意,于是就参考这本书,再加上平日里的一些积累,大致列了这么一张作者和书目的清单,希望能够在促进自己阅读上有所进步。

当年豆瓣的推出,着实促进了我的阅读,同时也扩大了视野。平心而论,与传统媒体的杂志报纸相比较而言,互联网媒体在更新速度和内容广度上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并且不再有权威和编辑的选择。从阳春白雪到下里巴人,不管有没有需求,各种层次的知识在互联网上都能够畅通无阻的得到发布与传播。尽管有诸多的所谓管制,但总是无法限制信息的传播。诚然有作品如《寂静之城》描绘一种被禁语的世界,然而这种世界是否会出现还是值得探讨的,假如真的出现了不知道是人类的悲哀还是幸运。然而,不管怎样,信息的交流是不可遏制。虽然萨特有云“他人即是地狱”,但从海德格尔的存在角度来说,他人与自我的存在是一种必然的关系。人既然存在就需要交流,交流的形式不仅仅限于文字,还有表情与动作,无法禁止人的行为也就无法将信息沟通的渠道全部阻塞。总而言之,信息的交流是与人一同存在的,要想阻断信息的交流就得让人消失,虽然让人消失的事情见得多了,但这种反人类的行为是否会继续出现,直到让人类灭绝我到真是拭目以待。

一下子扯远了,前阵子的种种境遇再次让自己从一种虚无的状态中挣扎起来。哈姆莱特的做还是不做,不论在哪个时代都会面临,然而一个问题是:想死是很容易的,活着才是更有挑战的事情。这些日子听闻跳楼或者事故的新闻太多了,生命在这个年代的价值究竟是怎样,依旧是众人在探讨的问题。一切正如狄更斯在《双城记》里所描述的:“这是最美好的时代,这是最糟糕的时代;这是智慧的年代,这是愚昧的年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充满希望的春天,这是令人绝望的动态;人们面前似乎什么都有,可是又什么都没有;我们仿若直登天堂,却又像堕入地狱。”

现实的生活让我有时候面临一种严重的精神分裂的感觉,人和现实,和他人总是处于一种紧张的关系,或许这就是萨特所言的“他人即地狱”。我或许能够理解自由主义,对社群主义抱着一种怀疑的态度,但人这种东西,终究以其缺陷而存在。穷究确定性和完美是如此的虚妄,妄图以人之力达到上帝的可能恐怕是这个时代最为妄自尊大的一件事情,随着社会的发展还在不断的演变中。而这种追求在我看来,恐怕也是一种对权力的渴求。善与恶,美与丑,造成怎样别致的生命体验,我不知晓。

是否还有一种坚持能够让我们在这个年代信仰,这是我在这个时期思考的问题。它不藏在自然科学中,也许它也不藏在哲学中,可能是藏在我们的文学,或者是我们的生活,藏在我们的心里,我不知晓。是否可以通过对前人的阅读来找到自己的上帝,我不知晓,但如果我不去尝试恐怕永远也不知道

买书如山倒

豆瓣有一个小组的名字叫做”买书如山倒,读书如抽丝“.颇为贴切的将一批广大的爱书同志们的心情准确的用文字表述出来.近来亦颇为惆怅的发现自己也如此一般,看书的速度似乎远远跟不上自己买书的速度.而就更加不用说那些书痴了,更说不上《嗜书瘾君子》们

买书的时候总囤积着一种感觉,那是一种热情,对于书籍所带给自己的知识的快感的期待,所以琳琅满目的书架上给人的总是无限遐想.《查令十字街84号》虽然只是薄薄的一个小册子,却将每一个读书人和爱书之人的感觉一字一词的勾画出来,所以一直被誉为”读书人的圣经”,而其中快乐大概只有每个爱书人自己才知道

倘使自己未压下数十本书在那里静静的等待宠幸,也不会如此的紧张.年前曾说未读完之前不再买书,可经过书店的时候总是会忍不住想瞅一瞅,一旦误入其中只能暗自希望自己没有带钱,否则又可能柴米油盐无处支出了.转眼间这个学期开学还不到一个月,已经购入了数百元的书籍,只能暗地里安慰自己,把money拿去买书总比被花费于他处要更为值得

书放在那里,却总是没时间,或者是没机会,有时候是没耐心,更多的实惠哦恐怕是没心情来阅读,唯恐玷污了自己心中的那片神圣之地.所以有时候不敢多看几眼书桌,唯恐和满架的幽怨所对视

虽然未到痴迷的地步,但抚摸着书脊总有一种愉悦总指尖蔓延到心头.装帧的好坏定然会影响阅读的心情,好的纸张带有的独特质感可以和油墨香气一起令人沉醉其中.而电子书,始终无法具有纸所有的独特质感,无法带来翻阅时那种舒适的质感

慢慢的桌子,柜子,抽屉已经装不下了自己所有的书籍,于是从一张桌子蔓延到另外一张桌子.有时候LBB取笑说哪个女孩子嫁给你就幸福了,有那么多书,我只是笑笑,心里却也颇为暗自期待.而倘使真有女孩子能够读过大部分我读过的书,我便颇为欣赏,也许在我心里,这读书已不仅仅是读书,而更是一种对待生命的态度

有时候被人看来读书颇杂,但只有自己方才明白几多斤两.即便书山有路,但恐怕也只是前行了一小步,尽管知道无法阅尽天下书.慢慢的看着豆瓣上自己已经读过的书(170)慢慢的超过目前想读的书(110),知道这虽然不多,但是却是一个慢慢的进步

于是期待下一个时间,能够有一个更好的心情,将自己融入到一片天空.那里,没有喧嚣,没有浮华,没有利益冲突,可以安静的,在一片淡蓝的天空下,和清风一起拂动书页,安静的珍惜每一页的心情,于是希望,我有一所房子,拥抱大海,面向书山,装载人生

丧失语言的乐趣

最近也许又开始陷入了话语的低潮,譬如看了电影却不想写出自己的感受,看了书无法把自己受到的触动化为文字.上了一些课却不想有什么动作,于是时常感到一阵惶惶然.没有再把日记本带在身上的习惯了,但是希望不会遗忘了将自己的想法,所以希望自己慢慢的写下来

也许可能是因为看书变得有些神经质了吧,譬如对于弗雷格的人工语言和分析逻辑看了好几天还是云里雾里.又如何看后面的罗素,维特根斯坦等人?虽然对当代哲学比较容易理解,但是进入分析哲学领域却又是另外一番风景.注重语言分析的维特根斯坦和摩尔哲学让我再次感觉到我应该重新修习自己的语文,还不说对于语言的熟练运用,就是对语言的了解,时常令我感到一种被”书到用时方恨少”的感觉

读书,看电影,看博客,豆瓣将我生活中三大乐事全部给囊括了,所以每天在豆瓣流连已经成为了我的习惯,正如当年每天写日记一样.不小心和朋友聊起生活的时候才恍然发现自己的生活其实也就是那么简单,在教室上课,在办公室看书,上网,写代码…生活如此的简单,并且少于人交往,难怪我的言语能力会严重的下降

和我的沉默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垃圾评论,他们再次活跃起来了.早先的Raven’s Antispam尽管号称100%不会抵挡spam,为保护我不受侵袭做出了大量艰苦绝伦的工作,但是在08年也已经被spam攻下来了.值得庆幸的是Akismet在我回到学校不久就被解封了,于是我又可以再次过上安宁的生活.

从您初次安装 Akismet 起,Akismet 已经为您截获了1,079条垃圾评论。

情况似乎很严重,启用似乎还不到1周的时间.但不得不相信Akismet,因为我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由于我的博客长期更新不频繁,或者不再有广大人民群众喜欢的东西了,所以Google PR从3降到了2,我倒是很期望能够降到0,如果能够没有spam的话

从图书馆借来了林达的《历史深处的忧虑》,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薄薄的一本书,一天之内读完了还感到不尽兴.尽管很早就知道了这样一套书,但是直到自己读完才知道究竟怎样.话说第二天上课公共管理学,老师说了好几个美国的案例,这书上都有…看来,老师是读过这本书了